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李景仁
 发表日期: 2011/3/17 6:39:00
 阅读次数: 10985
 文章标题: 精品原创好书分享 →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一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一

1教会——基督的净配与新娘

 

本章所要阐述的是教会是基督的净配与新娘这一图像,首先是从圣经基础开始,从圣经中寻找关于这一图像的启示,其次是教父与神父家著作中的理解,以及教会训导中的应用,最后是结论和对这一图像的评价。

 

1.1 圣经基础

  

1.1.1 先知书中的应用:以民是背离上主的淫妇,上主是忠信的丈夫和夫君

 

依撒意亚

依撒意亚先知对以色列子民的背叛批评得最为严厉。在整部书中,先知一次次地把以色列子民比作女子。

首先,先知称熙雍为“她”,在先知的眼中是不忠的荡妇:“忠贞的城邑,怎么变成了荡妇!”(依121)。先知也形象地描绘出她的形象:“熙雍的女子趾高气扬,走路挺直颈项,媚眼惑人,行路装腔作势,脚步铃铃作响”(依3:16),上主必会对她加以严厉的惩罚(参 10:1619)。先知严厉责斥他们,称他们为“巫女的儿子,奸妇淫女的后裔”(依573),因为当以色列子民朝拜偶像时,他们犹如妓女般瞒着上主而与她喜欢的人同寝、苟合(参 578)。

其次,依撒意亚先知也在这段时期中宣布上主的施恩和拯救,上主将会比以前更加爱护她。尽管她的罪好似朱红,红得发紫,仍要变成雪一样洁白,像羊毛一样皎洁(参 118)。从此以后,她将成为上主所爱慕的,她在上主眼中是珍贵的,贵重的(参 434)。到了那时,上主必会把装饰品穿戴在她身上,把她装扮得有如新娘,给她穿上救恩的衣服,披上义德的外衣,使她有如头戴花冠的新郎,有如佩戴珍珠的新娘(参 49186110)。上主要迎娶她:“就如青年怎样娶处女,你的建造者也要怎样娶你;新郎怎样喜爱新娘,你的天主也要怎样喜爱你”(依625)。“在依撒意亚看来,青年娶处女正象征上主和以色列间的默西亚婚礼”。[1]熙雍再也不是被遗弃的或荒凉的,相反她要成被称为“我可爱的”,“已婚的”(参 62412)。从此以后,熙雍必要享受天伦之乐,因为上主说:“不生育的石女,欢乐罢!未经产痛的女子!欢呼高唱罢!因为被弃者的子女比有夫者的子女还多”(依54:1)。的确,“雅威的净配耶路撒冷在充军时,像一个被遗弃的妻子,因而未能生育子女,但是现今上主又以她为自己的净配,重归旧好,她生育子女比充军之前还要众多”。[2]

厄则克耳

耶路撒冷在厄则克耳先知笔下被写成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女婴,而上主看见了仍在血污中的她,就领回了她,照顾了她,养育她,直到结婚的年龄,上主便迎娶了她。于是上主说:“你遂成了我的”,如此,她成了上主的妻子,上主与她建立了夫妻关系(参 1618)。在上主的怀中,她得以享受幸福,她应有尽有,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之下,因为上主“我用水洗净了你,涤除了你身上的血污;……你实在美丽绝伦,堪登后位”(则16913),因为她是上主的净配,是上主所心爱的。

但是这以色列却背离了上主,如同娼妓般违背了她的天主。“然而你仗恃你的美丽,凭着你的名声去行淫,与任何过客纵情淫乱”(参 16:1520)。上主爱了她,照顾了她,并迎娶了她,把她打扮好,而她却用这一切去向所有的路人卖弄风情,因为她随从了别的神,去向别人那里寻求上主能给予她的。以色列子民朝拜了外邦人的邪神和偶像,在先知眼中就是背叛上主而去行淫。先知感叹说:“你行的这一切,简直是无耻娼妇之所为”(则1630)。先知把赫特人比作她的母亲,把撒玛黎雅比作她的姐姐,把索多玛比作她的妹妹,她们都如同以色列一样朝拜了外邦的偶像(参 164546),但是以色列的罪行远比撒玛黎雅和索多玛更为深重。在先知看来,撒玛黎雅和耶路撒冷犹如行淫的姐妹,于是先知一一例数她们的罪行,为此她们必要受到上主极为严厉的处罚。尽管以色列犹如娼妓般违背了上主,但在上主眼中,她仍是上主的净配,上主仍然会伸出援手,打击她的敌人。故此,先知宣讲了许多上主复兴以色列的讯息,并且上主重建了耶路撒冷,洁净了她,因为她是他的净配,上主将永远忠于自己的盟约。

欧瑟亚:

欧瑟亚先知以自己的婚姻来象征天主与以色列子民的盟约。《欧瑟亚先知书》的中心思想就是说明天主与以民的关系,“先知为说明这点,引用了两个比喻:一个最普遍而又最透彻的是婚姻的比喻,即夫妻的爱,夫妻的关系——上主比作丈夫,以以民为妻子(218);另一个比喻就是父子关系——上主为慈父,以民为爱子(111)”。[3]

“你去娶一个娼妇为妻,让她生淫乱的子女,因为此地淫乱放荡,背离了上主”(欧12),在先知书的开始,先知就用这样的句子来描绘上主与以色列子民的关系,以色列子民就是这个娼妇。这个娼妇的行为遭到了欧瑟亚先知的厌恶,同样,上主也抛弃了以色列,“因为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也不是她的丈夫”(欧24)。在这长达几章的篇幅中,先知用自己的婚姻作比,也是上主借先知的口表达了自己对不忠的妻子以色列的控诉。以色列犹如娼妓般抛弃了自己的丈夫另找新欢,她不忠于自己的丈夫,反而去找别的男人,她一心梦想着自己的情人能满足她的一切:“我要追随那些给我饼、水、羊毛、麻布、油和饮料的情人”(欧27)。上主的义怒来临了,“以色列!我要摧毁你,有谁能援助你﹖”(欧13:9)。但是上主仍要怜悯她,召回她,医治她。“为此,看,我要诱导她,领她到旷野和她谈心”(欧216),并且“我要永远聘娶你,以公义、公平、慈爱、怜悯聘娶你;以忠实聘娶你,使你认识我是上主”(欧22122)。到了那一天,上主要和她订立新的盟约,而她则要称呼他为“我的丈夫”。上主要重新召回这个不忠的以色列,让她重新坐在王后的宝座上,犹如欧瑟亚先知重新娶回了不忠的妻子一样。

在《依撒意亚先知书》、《厄则克耳先知书》和《欧瑟亚先知书》中,以色列是个不忠的妻子,她一次次地背叛了上主,但是,上主是忠信的丈夫和夫君,他永远忠于自己的盟约。旧约的以色列是新约天主的子民的预像,是教会的预像。新约中的教会必要成为一个忠信的妻子、净配、新娘,而她的丈夫和新郎就是基督。

 

1.1.2 智慧文学中的应用:新郎与新娘的恋曲

 

《圣咏》

首先,在圣咏中,熙雍被称为女子:“好使我在熙雍女子门口,宣扬你的美誉,欣享你的助佑”(咏9:15)。在圣咏中,熙雍也被称为母亲,圣咏87篇的标题即是“万民的母亲熙雍”,“论到熙雍,人要称她为母亲,人人都是在她那里出生;至高者要亲自使她坚定。”(咏87:5),熙雍也被称为“她”,是一个必要蒙受上主怜爱的“她”。

其次,《圣咏》中把默西亚视作新郎,而最著名的是圣咏45篇。“这是一篇祝婚歌,但是以色列从一开始,就把这篇圣咏视为‘默西亚的祝婚歌’,君王是默西亚,新娘是以色列”,[4]对于这篇圣咏的解释,“不如依照古犹太经师以及古圣教会圣师们的意见,认为君王寓言默西亚,而新娘则影射默西亚神国,圣教会而言”,[5]这场婚礼是“天主圣神藉了达味后裔君王的婚礼,……用预言似的赞美,光荣了默西亚和他的教会”。[6]

最后,圣咏也用类似的描述表达天主对以色列子民的惩罚。“烈火并吞了他们的青年,处女见不到婚嫁的喜宴”(咏78:63)。以色列子民一再地背叛天主,天主借他们的敌人来惩罚他们,以致于全国更是长期没有婚嫁。由此看来,默西亚的婚礼则应当是最为隆重的婚礼,它不仅是天主赐福人类和平幸福的时刻,更是天主主动与人缔结盟约的时刻,而这场婚礼的主角则是默西亚——基督和他的新娘——教会。

《雅歌》

《雅歌》,这篇描写爱情的名篇,为历代教会圣师名家理解为描写天主对以色列子民、基督对其净配——教会的忠贞与爱情,是名实相符的天人恋曲。在这篇名著中,新郎与新娘互相倾慕,他们经历了互相追求、爱情成熟、爱情的试探和巩固,最终达到了享受爱情和爱情的圆满。诗中的新娘被新郎描写成一个既腼腆羞涩,却又大胆、奔放和敢爱敢恨的女子,这一切均是出自新郎对新娘的爱。新娘也对新郎有一番赞美,把他刻画成英俊、潇洒、威武、雄健的美男子。

这篇不朽的传世佳作,圣教会传统上认为是描写天主对人、基督对其净配——教会的爱。著名的拉比亚吉巴(Rabbi Akiba,50—150)运用寓意法作出阐释:《雅歌》对世俗爱情的描写,实是象征神人之爱,新郎象征天主,新娘象征以色列。[7]亚历山大的奥利振认为“该书讲述了一个神圣的爱情故事,其主角是上帝和灵魂,或基督和教会,或者二者兼而有之”。[8]圣盎博罗削同样视之为“基督爱教会或信徒的寓言”。[9] “在基督徒群体中,经常将雅歌理解为基督——良人/新郎,对于他的教会——佳偶/新妇,以及对于个别的信徒之爱的眷顾”。[10]有名的改革宗神学家麦锐(John Murray)也说:“如果雅歌是描写最高层次之操练与献身的婚姻之爱与关系,那么它当然可以用作说明存在于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婚姻超越之真实性的例子”。[11] “雅歌最大的目的是论教会当她在天上,她身为旅客时,在地上黑暗中她应处的地位”。[12]雅歌中,新郎对新娘的完美爱情,恰恰完美地表达出基督对于其净配——教会的爱情,“圣传时常在雅歌一书里,看到人类爱情的独特表达,也是天主之爱的纯真反映——那「猛如死亡」之爱, 「洪流也不能熄灭」之爱的反映 (86-7)”。[13]而基督正是以那“猛如死亡之爱”来爱他的净配——教会的,终有一日,他们的爱情会达到圆满,他们必会享受到爱情的甜蜜,那一刻必要在羔羊的婚宴上实现。

在智慧文学中,尤其是在《雅歌》中,未来的君王默西亚被比作新郎,在他的婚宴上,真正的主角将是羔羊和他的新娘,而基督就是这新郎,教会就是这新娘。

 

1.1.3 新约中的应用:基督是新郎,教会是净配、新娘

 

对观福音

在对观福音中,耶稣的自我意识就是“新郎”:“伴郎岂能当新郎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悲哀﹖但日子将要来到,当新郎从他们中被劫去时,那时他们就要禁食了”(玛915,参 21920,路53435)。耶稣的许多比喻和言论是与婚宴或宴席有关的。他把天国比作一个国王为自己的儿子举办婚礼宴席,但是这些蒙受邀请的人竟然拒绝,甚至是拿住国王的仆人凌辱、杀了。国王发怒,派军队消灭了他们的城市,因为他们都不配参加这样的婚礼。最后,能出席婚礼宴席的人是路边的人,对于那没有穿礼服的人,主人也让人把他捆了,丢在有哀号和切齿的黑暗中(参 22114),在路加福音中也有着类似的比喻。十个童女的比喻给人更大的震撼,因为基督就是那即将来到的新郎。在这场婚礼中,只有那准备好了灯,又准备好了油的精明的童女,才能见到新郎,才能与他一起去赴婚宴(参 251——13)。正是因为如此,主耶稣才提醒每个人要把灯点着,像等候主人从婚宴上回来的仆人一样,等候他的到来(参 123540)。

关于婚姻,耶稣讲了很多。他强调夫妻二人成为一体,永不可再分离,这也正是天主在创造之初而给予人的使命和圣召:“为此人应离开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为一体。”(创2:24),有些人为了天国的缘故而自动放弃婚姻的权利,但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参 19:112)。在对观福音中,耶稣往往也从另一个角度提醒人,切勿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迷失了自己,使自己的心为宴饮沉醉,因而看不出救恩来临的那一天(参 243641,路2134等)。他也多次提醒参加婚宴或宴席的人要明智地选择座位,因为当你被朋友请上尊位时,你才更有光彩,因为最后能参加天国宴席的人才是有福的(参 1415)。

耶稣在福音中也用了“她”来指一些城市。他在责斥诸城市的时候说:“苛辣匝因,你是有祸的!……如果行在索多玛,她必会存留到今天”(玛112123)。在临近受难的时刻,面对着耶路撒冷,他也哀哭“她”(参 1941),因为“她的荒凉近了”(路2120)。但是,最应当留意的是在耶稣立伯多禄为教会的磐石时,耶稣用了“她”指教会:“我再给你说:你是伯多禄(),在这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阴间的门决不能战胜她”(玛16:18)。经圣经学者分析,这段经文一定不是耶稣亲自说的,而是出自福音作者的反省,也就是说,是教会最初期的神学反省。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时,就可以知道早在教会初期,宗徒时候,教会就被称为“她”,那么,在以后的历史中,称教会为慈母、基督的净配也就不足为怪了。由此可以看出,在耶稣的生平与宣讲中,他将自己比作新郎,对婚姻、婚宴有许多言论和比喻,也表达出他多么重视这一点,即——教会是基督的新娘,他们的婚宴将在天国举行,而能参加他们婚宴的人才是有福的。

保禄作品

保禄讲得最多的是教会是基督的奥体,但是教会是基督的净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图像,这两个图像是分不开的,因此,必须在基督奥体这一图像的基础上来看基督的净配这一图像。

“你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吗?我岂可拿基督的肢体作为娼妓的肢体﹖断乎不可!”(格前615)。故此,在保禄看来,信友应当保持圣洁,因为信友是基督的身体、圣神的宫殿,每个信友都因着分享同一个饼,同一个洗礼而成为一个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每个信友都是这身体的一部分,所不同的是每个信友所领受的神恩不同,在教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所担任的职务不同,“神恩虽有区别,却是同一的圣神所赐;职份虽有区别,却是同一的主所赐”(格前12: 45)。教会是身体,基督是教会的头(参 118),圣保禄宗徒更是甘愿受苦,好能“为基督的身体──教会,补充基督的苦难所欠缺的”(哥1:24)。

首先,保禄讲到“因为我是以天主的妒爱,妒爱你们。原来我已把你们许配给一个丈夫,把你们当作贞洁的童女献给了基督”(格后11:2)。“犹太《默示录》中,以色列将是‘有如佩带珍珠的新娘’(依6112),这导致保禄非常顺畅地说出‘基督净配’的教会学”。[14] “所以,圣保禄想及基督为新郎,及把自己当作新郎的朋友,又把格林多教会当作为基督准备好了的新娘;而且保禄认为自己有本分把格林多教会如同毫无瑕疵、玉洁冰清的新娘献给基督”。[15]在圣保禄眼中,教会与基督的关系是丈夫与妻子关系的最完美的标准(参 5:2224),基督为夫妻们立了很好的榜样。基督“为她舍弃了自己,以水洗,藉言语,来洁净她,圣化她,好使她在自己面前呈现为一个光耀的教会,……而使她成为圣洁和没有污点的”(弗5:2527)。而新娘也积极在回应了新郎基督的召唤:“当新郎被劫,受人排斥时,教会甘愿为他殉道流血,如同基督爱了她一样(参 525)”。[16]因此圣保禄感叹道:“这奥秘真是伟大!但我是指基督和教会说的”(弗5:32)。基督必定会如同新郎迎娶新娘般迎娶教会,因为他如此深深地爱了她,以致他们已成为一体了。

其次,在圣保禄的眼中,耶路撒冷的教会是母亲教会,这一点也在《宗徒大事录》中表现出来。保禄的三次行程都以是耶路撒冷为终点,因为他感到有责任向母亲教会汇报各地方教会的情况。此外,他也努力地把地方教会与母亲教会联系起来,这在他敦促格林多教会为耶路撒冷教会的捐款事件上可以看出来(参 格后8——9)。他称赞马其顿教会的慷慨与大方,因为他视这一行动是联结耶路撒冷教会和地方教会的纽带,耶路撒冷教会是普世教会的母亲教会。同时他也注视着天上的耶路撒冷,“天上耶路撒冷是自由的,她就是我们的母亲”(迦426)。因此,在保禄眼中,教会就是基督的净配与新娘,也是万民的母亲。

若望著作

在若望的作品中非常明显地提到新娘要和新郎在天国里共同出席婚宴,而这新郎就是基督、羔羊;新娘就是教会、新的耶路撒冷。

在福音的开始,基督就应其母亲的要求在婚宴上行了他的第一个神迹,祝福了婚姻,而这圆满无缺的婚宴正象征着天上新郎新娘的婚宴。在若翰的宣讲中,可以看出耶稣就是那真正要来的新郎:“有新娘的是新郎;新郎的朋友,侍立静听,一听得新郎的声音,就非常喜乐:我的喜乐已满足了”( 3:29)。在这里,若翰自比为新郎的朋友,他为能听到新郎的声音而充满喜乐。为若翰而言,真正应当强大的是新郎,而自己应当衰微(参 330),因为这位新郎是如此的尊贵。因此,不禁要问:谁是新娘呢?若望在《默示录》里给出答案。

在《默示录》中,若望受到邀请:“你来!我要把羔羊的净配新娘指给你看”(默219),而这新娘就是新的耶路撒冷:“我看见那新耶路撒冷圣城,从天上由天主那里降下,就如一位装饰好迎接自己丈夫的新娘”( 21:2)。她穿上了华丽而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指圣徒们的善行(参 198)。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巴比伦,她被比作一个大淫妇,她身穿紫红和朱红色的衣服,全身点缀着金子、宝石和珍珠,她的衣服正是用圣徒的血染红的(参  1746)。上主严厉地惩罚了这大淫妇,在她内再也听不到新郎与新娘的声音(参 1823)。但在天上的耶路撒冷中,却有无数的人欢欣舞蹈、欢呼雀跃,因为羔羊的婚期来近了,他的新娘也准备好了,而被召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参 1979)!这位盛妆以待的新娘就是教会、新的耶路撒冷。在这里举行的是羔羊的婚宴,新娘在圣神的陪同下,一起呼喊说:“你来吧!”(默2217),“这是期待基督新郎光荣来临的呼声”,[17]教会就是这位新娘。

在新约的著作中,耶稣就是那即将来到的新郎,他会迎娶新娘,与她一同出席天国的婚宴,即羔羊的婚宴。但是,新娘教会还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所以她和圣神一同呼喊说:“你来吧”(默2217)。



[1] 《圣经神学辞典》,第72条。

[2]  思高圣经学会编译,《依撒意亚先知书》,上册,(香港:思高圣经学会,1951118出版),第490页。

[3] 《圣经辞典》,第2390条。

[4] 佘山修院改编,《神学丛书——圣秩、婚姻圣事》,(上海: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199411月),第46页。

[5] 韩承良著,《圣咏释义》,(香港:思高圣经学会出版,19882月再版),第327页。

[6] 韩承良著,《圣咏释义》,(香港:思高圣经学会出版,19882月再版),第332页。

[7] 参梁工、郭晓霞等著,《诗歌书—智慧文学解读》,(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11月第1版),第170页。

[8] 梁工、郭晓霞等著,《诗歌书—智慧文学解读》,(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11月第1版),第170页。

[9] 梁工、郭晓霞等著,《诗歌书—智慧文学解读》,(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11月第1版),第170页。

[10] 卡洛德著,潘秋松译,《丁道尔旧约圣经诠释——雅歌》,(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7年初版二刷),第22页。

[11] 卡洛德著,潘秋松译,《丁道尔旧约圣经诠释——雅歌》,(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7年初版二刷),第19页。

[12] 丁立介著,丁振德编,《雅歌书讲义》,(香港:种籽出版社,19861月再版),第111页。

[13] 《天主教教理》,第1611条。

[14] 张春申著,《基督的教会》,(台北:光启文化事业,20032月增修版),第248页。

[15] 黄建国著,“保禄教会观的探讨”,《神学年刊》,第8期,(香港:圣神修院神哲学院神学部,香港明爱印刷训练中心,1984年),第48页。

[16] 张春申著,《基督的教会》,(台北:光启文化事业,20032月增修版),第217页。

[17] 张春申著,《基督的教会》,(台北:光启文化事业,20032月增修版),第218页。


上一篇: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二
下一篇: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前言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6篇]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四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三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二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正文之一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前言
  教会——基督的净配和新娘图像对中国教会的启发目录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