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95部圣经真实震感故事电影大片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献县教区
 作    者: xianxiancc
 发表日期: 2018/2/1 9:05:00
 阅读次数: 23
 文章标题: 福传脚步圣人传记 → 青年主保 伟大的圣若望鲍思高神父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青年主保 伟大的圣若望鲍思高神父

属于天主的非凡人物

天主不时在教会内兴起一些男男女女,为引导和鼓励祂的子民,使他们更接近祂。

鲍思高神父是宗座辖下两个国际性修会的会祖,亦创立了慈幼会第三会(Salesian Third Order)、慈幼协进会(the Pious Association of Salesian cooperators)。他是伟大的教育家及建造教会者,在动荡时代担任教廷与意大利政府的中介,亦是多位教宗的挚友、曾派遣十一个传教团的热心传教士、作家、伟大的圣母使徒,更是圣人和圣德的导师。

他是居于偏远村庄的牧童,未满两岁已丧父,亲历贫穷,须面对家庭问题。少年若望要为筹募学费而奔波,他在九岁时,善牧耶稣在梦中告诉他,他的终身使命就是拯救及教育青少年,但“并非靠暴力,而是靠温良和规劝”。

在圣母玛利亚的助佑下,他首先照顾一名孤儿,其后扩展到成千上万遭遗弃的孩子,提供他们食物、居所、信仰指导及健康的余暇活动。他受同侪排斥,被视为圣职人员的耻辱、社会的威胁、行为异常的人,亦曾多次遭人暗杀,教会长上也误解他多年。

他创立的修会须由教宗行使权威和发生多次奇蹟,方可获得批准。他是个理想主义者,缔造具体的现实,已获教会列入圣品。

01早年生活


鲍思高神父在教宗碧岳九世的要求下撰写回忆录,并以童年生活开始。若望麦基奥(John Melchior)生于一八一五年八月十六日。滑铁卢一役在该年发生,意大利和欧洲自此进入新时代,积极修复拿破仑时代的遗害,并透过王朝复辟,达致国家团结和推翻奥地利统治。此外,秘密组织、共济会(Freemasonry)及反教权运动亦如雨后春笋般冒起。

若望鲍思高在距离杜林(Turin)约二十里的亚斯底新堡(Castelnuovo dAsti)现为鲍思高新堡(Castelnuovo Don Bosco)的碧基(Becchi)小村庄出生和长大。他父亲方济类斯(Francis Louis)与前妻育有一子一女,分别为安东尼(Anthony) 及幼年夭折的德兰(Teresa)。第二任妻子是来自加比利奥(Serra Capriglio)的丽达奥其纳(Margaret Occhiena, 1788-1856),婚后再添两个儿子,分别为若瑟(1813-1862)及若望(1815-1888)。若望生于八月十六日,于翌日在圣安德肋堂由副本堂若瑟费斯特神父(Don Joseph Festa)付洗,代父母为加比利奥的奥其纳麦基奥(Occhiena Melchio)与新堡的玛达肋纳鲍思高(Magdalene Bosco)。 若望家境清贫,家里的产业只有一座小屋、一幅土地及一个小葡萄园。父亲为养活妻儿,在地主毕安纳(Biglione)的农场工作,却不幸于一八一七年五月十一日病逝。

小若望当时只有二十一个月大,但日后将成为“孤儿的慈父”。他的祖母丽达朱克(Margaret Zucca)卒于一八二六年。

若望的母亲丽达奥其纳虔诚过人,为人细心、谨慎、冷静、宽容、善待贫苦者。她不会读书写字,却熟悉教理,对反叛的继子安东尼非常忍耐。鲍思高一家经历了比哀蒙(Piedmont)的经济危机和艰难时期。安东尼经常违抗继母,使家里永无宁日,与小若望的关系亦日趋紧张。

小若望年仅八岁,便要在家里和农田干活,帮忙牧放牛羊。他与村童一同嬉戏,身手敏捷,性格坚强,喜欢到市集观看和模仿小丑、魔术师和杂技员,获得同辈甚至更年长朋友的爱戴。他富于想象力、敏锐、认真,有时显得沉默寡言。他的启蒙老师是村内一个农夫。当时丽达的姊妹玛利安纳(Mariane)在加比利奥的拉克神父(Fr. Lacqua)家里当管家。在她帮助下,丽达约在一八二四年至一八二七年把小若望送到神父开办的学校读书,但为时只有数月。

 

02九岁奇梦


小若望九岁时,梦见一位衣履华贵的神秘人物,劝导他以“温良和爱德”对待那些惹事生非的男青年。这位男士亦要求小若望教导那些顽童“罪恶的丑陋和德行的美善”。

接着,一位尊贵的女士出现了,她是那位男士的母亲。她温柔地拉着小若望的手,让他看着一群野兽化为羔羊。

她对小若望说:“你应谦卑、坚强和健壮。发生在这些野兽身上的事,你也要为我的孩子实行。”小若望认为,耶稣和圣母藉这个奇梦告诉他,他的终身使命就是照顾被遗弃的孩子。

圣母对他说:“在适当时候,你自会明白一切。”六十年后,在他辞世前八个月,他在罗马耶稣圣心堂的圣母祭台举行感恩祭,多次因激动而落泪。他后来解释说,当时他鲜明地忆起童年的梦境,而且已明白一切,一切都是圣母的作为!


03困难重重的学习生活

安东尼和若瑟从没有机会到学校读书,因此安东尼反对小若望上课,要求小若望跟他和若瑟到农田干活。

小若望年少时喜欢聚集其他男青年,为他们讲寓言故事,表演杂技,走拉紧的绳,然后与他们一起祈祷,以及向他们重述本堂神父讲过的道理。这些活动全获得母亲的准许。
一八二六年三月二十六日,他在新堡初领圣体,由施蒙多神父(Don Sismondo)主持礼仪。丽达协助他妥善准备自己,向天主感恩。
他回忆说:“自那天起,我似乎有点改进了。”
分割线

II. 司铎培育


天主的司祭

他在神学院时,经常放弃早饭,每朝到圣斐理伯堂(St. Philip’s church)领圣体,然后准时回去上课。他只要专心听课便可熟记内容,因此每天可用四至五小时阅读书籍,尤其是有关圣经历史及教会史的著作。在第三学年的暑假,他已修毕第四学年的科目,获特别批准入读第五学年。一八四O年九月十九日,他获授五品,并于翌年三月二十九日领受执事职。若望鲍思高于一八四一年六月五日圣三主日前夕晋铎,由弗森尼总主教(Archbishop Fransoni)在他的私人小堂主持晋铎仪式。他当天所立的决志包括严格善用时间、学习圣方济沙雷(St. Francis of Sales)的温良、晚上只睡五至六小时、日间不休息。他在圣三主日于杜林圣方济亚西西堂(St. Francis of Assis)的护守天神祭台(Guardian Angel’s altar)举行首祭。他称这天为“一生最美妙的日子”(参阅BM, I, 386)。

吸引的职务

新晋铎的若望神父比以往更渴望为青年献身。在贾发束神父建议下,他拒绝接受三个职务:在热那亚(Genoa)一个富裕家庭担任家庭教师,年薪一千里拉;比一般薪俸高两倍的年薪在家乡莫里亚多任职本堂神父;以及在他颇受欢迎的新堡,在辛泽诺神父担任本堂的堂区出任副本堂。在贾发束神父建议下,他选择到杜林圣方济亚西西堂附近的司铎培养院(Convitto),进修为期三年的牧民课程,研习伦理神学和宣讲,“学习如何当司铎”。丽达早已警告他说:“若你不幸发了财,我绝不会再见你。”(MB I, 222)鲍思高神父在一八四一年十一月入读司铎培养院,逐渐摆脱基爱里神学院严苛训练的阴影。除了上课外,他亦在杜林的多个中心讲道、听告解和讲授教理。

III. 青年的使徒

了解青年处境

有一次,鲍思高神父探访高登伦哥神父管辖的“天佑小舍”(Little House of Divine  Providence)。高登伦哥神父以先知的直觉对鲍思高神父说:“你的会衣太薄了,换一件更坚韧耐用的吧,这样孩子才不会把会衣扯破。”他走在大街小巷,了解青年的实际生活处境,并发现市郊有许多不同年龄的孩子到处蹓跶,惹事生非,亵渎天主。这些孩子无家可归,亦已离开堂区,陷入困境,使人惋惜。

一八四四年,比哀蒙约有七千一百四十八名十岁以下的孩童受雇于丝厂、羊毛厂和棉厂,亦有些是地盘的建筑工人、泥水匠、工匠、油漆工人。鲍思高神父的青年中心聚集了青年技工、学徒、石匠及每天清洁多至十五个烟囱的烟囱清洁工人。工业革命迫使他们每天工作十三至十四小时,但收入微薄,六至七个月的薪酬只有二十五至三十里拉,而欧洲其他地区的情况同样恶劣。

 

这位热心的年青司铎与本堂贾发束神父一同探访监狱后,尤其难过。他看见许多年届十二至十八岁的青年,身体健康,心智聪明,但懒惰肮脏,缺乏精神和物质的食粮,使他怵目惊心。他探访“高登伦哥机构”(Cottolengo Institute)时亦感难过,那里收容了一千八百名无父无母的青年。鲍思高神父邀请他们说:“你们离开这里后,请来圣方济堂,我会协助你们在社会找到立足之所。”

伟大事业的开端

一八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圣母无玷始胎节,鲍思高在圣方济亚西西堂的祭衣房准备举行感祭恩时,看见祭衣房主管高木底(Comotti)虐打一个孩子,只因为他不懂辅弥撒。这名十六岁的少年就是禄茂夏来理(Bartholomew Garelli),是个砌砖工人。神父与孩子攀谈,发现他还没有初领圣体,亦不认识教理。感恩祭结束后,鲍思高神父与少年成为朋友,为他讲授教理,而且“在他身上,看见所有贫苦无依的青年在求助”(方济维伊奥Francis Veuillot),从而开始了他的伟大事业。夏来理在下一个主日带来了六个同伴,来访的少年在二月初增至二十人,在三月则更增至三十人,很快因为地方有限,须把人数限制在八十人。

迁徙不定的青年中心

这些男青年来自遥远的村庄,冬天返回家乡,或住在鲍思高神父的青年中心。他开办教理班,举行礼仪,一同游戏及唱歌。他在圣方济亚西西堂附属的房间讲授教理,并在司铎培养院的庭院玩游戏。卡巴诺(Carpano)、庞德(Ponte)及德维鲁(Trivero)等年青神父亦协助他。由于青年数目日增,鲍思高因此把青年带到广场、大街及郊外。他们急需更合适的地方。一八四四年,鲍思高神父离开司铎培养院,在巴罗洛侯爵夫人(Marchioness Barolo)开设的“济良所”(Refuge)出任斐洛美纳小医院(St. Philomena Hospital)的院牧。济良所收容了四百名少女,鲍思高神父的工作是协助包莱神父(Don Borel),为她们讲道和听告解。自十月十三日起,他开始在圣方济沙雷小堂两个空置的大房间举行聚会。然而,顽童使“济良所”的住客感到困扰。七个月后,巴罗洛夫人要求他在她的事业与男青年之间作出抉择。虽然她给鲍思高神父时间考虑,但鲍思高神父毫不犹疑地选择服务男青年。


然而,鲍思高神父的健康日渐衰退,甚至领受了傅油圣事。男青年及其他人士为他献上牺牲和祈祷,使他恢复健康。这位良善的神父怀着感激之情,决志以余生服务男青年。他在碧基疗养数周后,在圣德昭著的母亲陪同下,于一八四六年十一月三日返回杜林。丽达当时已经五十八岁了。她在人生最后十载陪伴自己的司铎儿子,勇敢面对各种困难,照顾数以百计的孤儿,作他们的母亲。

主日时间表

鲍思高神父向毕纳地租用房子后,开设三间工作室,让青年在这里安顿下来。十二月一日,他以年租七百里拉租用全幢房子。参加晚间课程的男青年约有三百人。鲍思高神父把他的工作交托给温良及有涵养的圣方济沙雷,认为他的爱德方法、使徒热忱及中庸之道都适合鲍思高神父充满挑战的工作。

主日和节日的时间表包括告解、感恩祭、讲解福音、玫瑰经、圣体降福、反省圣经史或教会史、余暇活动、演说、唱歌等。鲍思高神父尽量抽时间陪伴这些男青年,他们的数目约为四百至五百人。他也在平日到处找寻其他男青年,邀请他们到青年中心,教他们读书写字、数学和绘画,并提供他最重视的信仰培育。他为青年找工作,到工厂探望学徒。他与雇主订立合约,而合约条款是工会多年所期望的。于一八五一年十一月,他为若瑟波东尼(Giuseppe Bordone)与玻璃厂的嘉禄艾梅诺(Carlo Aimino)订立一份开创先河的合约。鲍思高神父或许是意大利首位为青年工人举行退省的神父。各种组织开始成立,男青年借此参与自我培育。一八四七年,他为青年中心拟定详细守则。一八四八年,有人企图透过窗户射杀他,但他逃过大难,其后亦多次遇上类似的袭击。

他最杰出的学生之一就是道明沙维豪一八五四年十月二日,这位年仅十二岁的良善少年在碧基遇上鲍思高神父,并在十月二十九日加入庆礼院,其后于一八五七年三月九日逝世,享年十四岁,一九五四年六月十二日,他获教宗碧岳十二世列入圣品,成为教会最年青的精修圣人。


自办学校

一八五五年,鲍思高神父请方济夏神父(Francesia)担任教师,于毕纳地一个房间开办学校。约在一八五九年至一八六O年,这间中学已全面营运,男青年及合资格教师人数合共约二百人。鲍思高神父孜孜不倦地工作,希望这些男青年学有所成。因此,一位大学教授曾评论说:“在鲍思高神父这里,你必须认真学习。”自修室弥漫着严肃宁静的信仰气氛。


培育教会圣召

比哀蒙政局动荡,以致圣召短缺。鲍思高自推行他的事业开始,已重视培育司铎和修道圣召,尤其在贫苦阶层推行培育,不仅是为了他的工作,亦为教区及其他修会的发展。除了培训工艺生外,他在一八四九年开始收录读书生。这些读书生有意领受圣职,就读于市内的私校。最初,鲍圣只挑选了四名青年。他们领了会衣,但其后全都离开了,其中两名加入教区。然而,他并没有失望。单单在一八六一年,鲍思高神父的青年中心有三十四名读书生晋铎。事实上,比哀蒙神学院的圣召主要来自青年中心。他设立的“玛利亚之子”成年圣召计划,培育了不少信德坚强的伟人,尤其是远赴传教区服务的传教士。根据估计,鲍思高神父为教会培育了二千五百个圣召。马赛 Marseilles)修士会(Congregation of Brothers)的会院大事年表在一八七七年记述:“我们当中有个伟人,在三十四年内为教会培育了六千位司铎,我们深感荣幸。”(CDB, 97)

IV. 慈幼会

创立修会的想法

天主透过神梦启迪鲍思高神父,若瑟贾发束神父亦鼓励他说:“你绝对需要一个修会。”(BM V, 452)。因此,他早在一八四七年便开始构思成立修会。他明白,为延续他的工作,他需要助手,而且这些助手须充满他的精神。外聘教师并不可靠,他们经常剥削学生,而非帮助他们。他希望组织一群为他献身及服务青年的修道者。鲍圣收录学生入读寄宿学校,亦是为了在贫苦阶层当中培育司铎和合作人,共同推行他的使徒工作。事实上,这也是他每年与男青年探访碧基的原因之一。

然而,当时的政局绝不利于成立修会。政府甚至宣称有权提名主教,政教之间亦有公开冲突。一八五五年,反教权的拉达济(Rattazzi)通过“有关修道者的法例”(Law regarding the Friars),借此镇压三十五个修会,关闭了三百三十四个会院,驱逐五千四百五十六位司铎、修士和修女,剥夺他们的公民权利。“在那个时代要创立修会,好比在地震时建屋。”(戴雷樵卜斯可Teresio Bosco)然而,难以置信的奇蹟发生了。反教权的拉达济竟然建议鲍思高神父成立修会,而且教他各种绕过法律的方法。鲍思高神父的学生卢华、贾烈劳(Cagliero)、方济夏(Francesia)、安琪沙维豪(Angelo Savio)、罗吉第(Rocchietti)、杜尔基(Turchi) 及其他学生选择“留在他身边”。鲍思高神父开始为可能加入这个修会的候选人作出“训勉”(conferences),但他们并不知道鲍思高神父的计划。他们不喜欢“出家”。贾烈劳愿意留下,并不是因为他渴望修道,而是因为他深爱鲍思高神父。一八五九年,鲍圣明言要成立修会,并请他们作出抉择。犹豫良久后,贾烈劳说:“我决定了,一如以往,我绝不会离开鲍思高神父……不管是否『出家』,为我没有分别!”(BM VI, 181)

一八五四年一月二十六日,鲍思高与贾烈劳、卢华及其他两名男青年倾谈时,向他们暗示将成立修会,以延续他的青年工作。他们先会作出许诺,期望日后可以发愿。他们采用温良的日内瓦(Geneva)主教的姓氏,取名为“沙雷会士”(译按:原文为Salesiani,中文起初称为撒肋爵会士,其后改称“慈幼会会士”)。一八五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卢华矢发圣愿,是慈幼会历史中首位发愿的会士。阿拉索纳底(Alasonatti)及方济夏亦在一个月后发愿。一八五六年十二月九日,鲍思高神父开始讨论成立修会的事宜。

慈幼会的成立

一八五八年三月,碧岳九世批准成立修会,并给予建议。经深思熟虑后,鲍思高神父在十二月九日拟定有关计划的大纲,并分发给他的十九名助手,让他们思量及作出决定。一八五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晚上,曾参加上次会议的助手只有两名缺席,他们组成修会团体,宣发圣愿。他们选出干事后,正式成为慈幼会成员,团结一心,追求个人成圣,继续服务青年,“尤其是极需要指导和教育的青年”(BM. VI, 182)。一八六二年五月十四日,共有二十二名会士宣发三年圣愿,包括两名辅理修士。鲍思高神父对他们说:“上主一直助佑我们,若祂继续眷顾,在二十五至三十年内,将会有一千名会士。”一八六九年三月一日,慈幼会获教会正式批准。若非有奇蹟相助,这事几乎不可能实现。


圣母进教之佑大殿

鲍思高神父除了设立慈幼会会院外,亦在一八五二年建造圣方济沙雷氏圣堂,并在一八八二年建成圣史若望堂。一八四四年十月十二日,当青年中心仍迁徙不定时,他梦见一处种满玉米和马铃薯的田园,建有一座宏伟庄观的圣堂。十八年后,他对神职修士保禄欧培拉(Paul Albera)说:“我身无分文,但既然这是天主的意愿,我们必须实行。”(MB 7, 334)

一八六三年,他意外地获得四千里拉,并以此购入该幅土地。一八六五年,大殿奠基。承建商嘉禄蒲切底(Charles Buzzetti)是他的旧生。鲍思高神父把所有积蓄交给他,只有八个铜币。然而,虽然困难重重和经费紧绌,但圣母显发许多奇蹟,大殿终于建成,并在一八六八年六月九日祝圣,所需的建筑成本为八十九万里拉(相当于一九八六年的二十亿)。鲍思高神父可确实说:“这座圣殿的每一块石头也是圣母的恩宠。”(MB 18, 388; 9, 201)“圣母为自己建造一座殿宇。”他对贾烈劳说:“至圣之母创立和支持我们的工作。”(M.B. 7, 334)

尽管病弱疲惫,鲍思高神父仍遵从教宗良十三世的意愿,同意在一八八O年建造罗马耶稣圣心堂。一八八三年,他在一月至五月这四个月期间到访法国,四处奔走,为这座罗马教堂筹募经费。耶稣圣心堂于一八八七年五月十四日祝圣。他还在杜林及瓦利西亚(Vallecrosia)另外建造了两座圣堂,亦在拉斯佩齐亚(La Spezia)、尼斯及马赛设立三间会院。他为了筹募这一千五百万里拉(相当于一九八六的四十亿)经费,身体越来越虚弱。一八八六年,他前往西班牙,答应在一座俯瞰巴塞隆纳市的山上建造国家大殿。这座山风景优美,名为“我要给你”(Tibi Dabo)(译按:魔鬼诱惑耶稣时,把他带到一座山上,将世上的国度及荣华指给他看,对他说:“你你若俯伏朝拜我,我必把这一切交给你。”故有此名。)他承担这任务,表示他对耶稣圣心的敬爱。

圣人的导师

鲍思高神父启发和培育了许多学生、合作人和圣人度圣善生活,他们包括玛利亚玛沙利罗、道明沙维豪、类斯雷鸣道、弥额尔卢华、斐理伯李纳德、玛达肋纳莫兰诺、安德肋白德美、奥古斯多查托里斯基、潘德兰等等,均获列入圣品或正待列品。他亦与许多圣人合作,包括若瑟贾发束、若瑟高登伦哥、圣理纳蒙利亚多 (St. Leonard Murialdo),真福真福路易斯瓜内尔(Bl. Guanella)及真福类斯奥廖内(Bl. Aloysius Orione)。到了今天,他的理想、精神和神恩仍鼓舞许多人完全献身上主。

教育家

鲍思高神父的主要工作是以圣方济沙雷的精神为青年提供基督徒教育。他的“预防教育法”正显示他的智慧,以及他在心理和超性方面的直觉。“预防教育法”基于理智、信仰、仁爱、神工、勤领圣事、弃用体罚,并重视亲切、有益及关爱的临在。一八八四年,他在罗马寄出一封九页的信函到杜林的青年中心,概述他的教育法和灵修。“我的教育法建基于爱德和敬爱天主”;“预防胜于治疗,时刻保持温良”。“男青年不仅需要获得关爱,亦须知道自己被爱。这里是个家,我们像家人般生活。应尽量付出时间陪伴男青年。”“对待充满怨恨的青年,应更加温良。父母把孩子送来受教,而天主把他们送来,是让我们照顾他们的灵魂。”

鲍圣亦称为“青年的使徒”、“慈父及青年良友”。他在辖下的青年中心和学校运用他的教育法,培育青年为虔诚的基督徒和良好公民。据称,他一生教育了三万名青年,其中有些成为主教、伟大的传教士先驱、司铎、圣人。他亦是勇敢的圣体使徒,勤领圣体,提倡恭敬玛利亚进教之佑,她亦称为鲍思高的圣母(Don Bosco’s Madonna)。圣母在他生命中所行的事及他以圣母之名所行的奇蹟,不胜枚举。他亦发了许多神梦,约有一百五十九个。

当时很少人注意传媒的影响力,但这位比哀蒙圣人明白传媒的重要,且尽力推行传媒工作。一八八三年,他对碧岳十一世说:“鲍思高神父希望成为传媒工作的先锋。”


V. 最后阶段

与世长辞

一八八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蒙彼利埃大学(University of Montpellier)的孔巴医生(Dr. Chambal)为鲍思高神父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并诊断说:“鲍思高神父,你是积劳成疾,好比一件穿得太多次的衣服,不管是平日也好,或是庆节也好,都穿在身上。如果还要保存它,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藏在衣橱内。我的意思是,你最需要的药物就是好好休息。”鲍思高神父说:“医生,这是我唯一无法吃的药。”

这位青年的圣人确实是心力交瘁。一八八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他最后一次举行感恩祭,在二十日晚上卧病在床。一八八八年一月十五日,他感到呼吸困难,并开玩笑说:“请找个懂得修理风箱的人,让他来修理我一下。”一月三十日,他说:“愿你的圣意奉行。”在早上四时四十五分,当圣母进教之佑大殿的三钟经钟声响起时,鲍思高神父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二岁五个月十四日。他的遗体于二月六日下葬于瓦沙利切(Valsalice)会院。

圣德昭著

一八八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发行的《世界报》(Le Monde)论及鲍思高神父说:“许多人追随他,渴望见他一面,碰碰他的衣服,因为感到他散发特殊的圣德芬芳。”

雅里达枢机称鲍思高神父为“本世纪的圣化者”,教宗碧岳九世更称他为“意大利的珍宝”。碧岳九世与女伯爵马蒂尔德(Countess Matilde)谈话时提起鲍圣,问她说:“你见过意大利的珍宝吗?”一八六七年,内政部长拉达济说:“我认为鲍思高神父或许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奇蹟。”(MB, 8,795)他的妻子玛利亚莱蒂希亚(Princess Maria Letizia)探访鲍圣后,称他为“世纪奇蹟”(MB, 8. 797)一八八一年月十六日,良十三世对部分慈幼会会士说:“鲍思高神父是位圣者。”比利奥枢机(Cardinal Bilio)说:“没有人在世时获列入圣品,但鲍思高神父是位活生生的圣人。”当时,教宗微笑补充说:“确是对的,鲍思高神父确是圣人。”(MB XV, 759-760)鲍思高神父的雕像在圣伯多禄大殿隆重揭幕,放置于专属修会创办人圣像的圣龛。这尊重二十二吨、高5.87米的意大利大理石雕像由帕切利枢机(Card Pacelli)祝圣。圣像两旁是道明沙维豪及泽菲林‧拿蒙古拉的雕像,象征鲍圣的青年使徒工作及传教工作(MB19, 363)。一九五九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到辛纳西提(Cinecitta)向鲍圣的遗体致敬。他在讲道时高呼:“鲍思高神父,全世界景仰你,全世界敬爱你。”

光荣列品

鲍思高神父的葬礼结束后不足二十四小时,卢华神父及他的议会已开始商讨是否可能尽快展开列真福的程序。教区的调查工作于一八九O年六月四日开始,并于一八九七年四月一日完成。一九O四年九月三日,于第十届全会代表大会举行期间,鲍思高神父的坟墓首次开启,杜林的里基米枢机(Card Richelmy)当时亦在场,发现他的遗体仍然完好。教宗碧岳十世在罗马颁令就鲍思高神父与罗伦斯嘉斯塔迪总主教(Lawrence Gastaldi)历时十载的争议进行调查。调查程序顺利结束后,若望鲍思高获教宗碧岳十世列入可敬品,其后于一九二九年六月二日获碧岳十一世列入真福。碧岳十一世仍为拉提蒙席时(Mgr Ratti)时,曾到青年中心作客,而碧岳十世仍为萨尔托蒙席(Mgr. Sarto)时亦然。教宗在荣列圣品的仪式上说:“圣多玛斯亚圭纳(St. Thomas Aquinas)的封圣诏书指出,《神学大全》的每篇文章都是一个奇蹟。现在我们可以说,鲍思高神父一生的每一年、每一刻都是个奇蹟,而且是一连串的奇蹟。”(BM X, 1)一九三四年四月一日复活主日,鲍思高神父获这位教宗列入圣品。一九四六年,教宗碧岳十二世称他为“公教刊物的主保”。若望保禄二世宣告他为“青年的慈父与导师”。


上一篇: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篇:圣人传记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青年主保 伟大的圣若望鲍思高神父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8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