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xianxiancc
 发表日期: 2009/2/19 21:49:00
 阅读次数: 6092
 文章标题: 精品原创好书分享 → 圣召 心理与恩宠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圣召 心理与恩宠

分辨以实行追随基督的志愿:三种同样重要的方法

分辨的最后目的,是帮助一个人加深对生活的适当抉择,使他清楚知道自己愿意改进,并不是想得到一时的满足,必须持之有恒,且非出自虚伪的冲动,而是由于确知自己还没有过到的。

分辨的主题是价值和心理上的不一致,是为追随基督,所以我们可以说,传统的神修指导,只提示一些价值,而分辨却帮助人,使他内心能够吸收这些价值。由于这个问题涉及个人的心理状态,所以也可以把现代的心理学,予以基督化的理解后,加以利用,因而得到极大的益处。

为此,在培植圣召的时候,必须采用三种方法,或利用相连的工具,即:神修教育、实际经验和心理学这三种方法。它们分别帮助人认识价值、接受价值,以及考查是否怎样接受。

(一)教育的方法,在于提示并阐明圣召的价值,即利用讲授神学、训话、避静、神修指导等等。其中以来自团体生活和兄弟友爱的教训最为优异(修会12)。如果一个团体不注意兄弟友爱的内在价值,如果人人「各行其是」,那么圣召已经蒙受损害,对一个青年来说,他就无法使那些圣召价值内在化;对成人来说,则很难保存他内心已经吸收的价值。

(二)经验的方法,在于实习各种角色,即从事各种社会活动,实行使徒工作,吸取堂区经验等等。教育和实际经验这两种工具,都很重要而不可或缺;可是,只靠它们还不足以达到培植圣召的目的。它们本身就留在不属人有的阶层上,因为它们不理会接受者怎样聆听讯息,怎样反应经验;或者它们只看蒙召者的个人,却不触及那最重要的部分,即潜意识的动机;而这潜意识的动机,如同我们已经讲过的,不断地发生着影响,很多次也阻止内在化的能力。

这是超出善意范围以外的事:给人提示的价值,却被人歪曲的接受。一个被自己内心不一致所阻的人,无法深深地把提示他的经验,实行在自己的生活上;他不但不学习新的行为,反而重复以前那些不适现况老样子,来面对新环境。

我们只要回想一下,有百分之六十至八十的人有这样的情形。正如卢拉神父所分析的四年培植圣召的成果,证明大多数准备过司铎和修会生活的人,内心没有充分的内在化能力;只靠教育和经验所提供的帮助,关不能改变这个困难发。的确,在这四年的岁月里,在深入认识自己方面,很少进步。

(三)心理学的方法,目的是在于使人准备自己按照所宣称的价值来生活,一方面减少人格所不能采纳的,且与圣召价值体系不合的那些部分,另一方面却增强个人听从和实行天主圣方的能力。换句话说,目的是在于增强内在化的能力,对个人的潜意识方面下功夫,为实现圣依纳爵所指示的促进神修的方法,即持久而深入地认识自己,同时稳定地管制自己(神操327)。

把这种对自己的认识,视为一种不足重视的事,这是武断,无法证明,贻害匪浅的想法;因为内心不一致的人,永远保持他们的不一致,给自己造成一些虚幻的期望;时日越久,他们的失望也越大,而跟随基督所必需的牺牲,将使他们不断地感到不安和失意,而不能成为生命的泉源。

一个真正有效的培育计划,应该同时应用这三个方法。将心理学和神修学分闭,或将人性的成熟和圣召的成熟隔离,这是愚昧的事。培植圣召,必须提示一个客观的精神内涵,可是同时也要发展个人内在化的能力,为使人将此精神内涵内在化。如果不把人性的和精神的二者互相整合起来,那么所提示的理想,不但不能助人成长,反而成为使人迷失和失败的根由。

为此,对于心理学的功用,不应该去求助于一位心理学家,请他不时到修院里来,以各种测验来评估圣召。问题并不是在于决定谁有圣召,也不是在于评估每个人的圣德,而是在于帮助随从圣召的人,照着他们自己口头所宣讲的价值来生活。这更是预防的问题,而不是治疗的问题;更是想培植,而不是想补救。

心理学的五种功用

心理学所擬定完成的工作,并不是想取代目前所采用的培植圣召的方式,而是想补其不足,以求完善。是希望进行支持辅助的工作:使人能有适当的准备,为能在学习和经验等方面,实在能有所获。心理学有一些工具,可以完成这项任务。

心理学的第一种功用是治疗性的:补救培育方面所犯的错误,减少失败的不良后果,治疗各种心理症。

不过,这并不是心理学最主要的功用。有一种更近乎培植的,那便是选择性的功用,即对那些预备进修会的候选者,加以选择甄别。可是,这种选择,不可把它随便解作一种普通粗略的分类,把那些不适于修会生活的份子剔除,而取录那些适宜的青年。

这里所谓的选择,是指一种甄别的分辨工作,不是观察有没有圣召,而是研判候选者的性向素质。「测量」圣召,不是心理学的事;是帮助候选者,在听到天主的召叫时,评估自己的能力,并考虑自己是否能够自动自发地、实实在在地响应天主的召叫,过这圣召生活,不要觉得自己好像被这圣召所挟持,或扭曲圣召的伟大性。

照着这个意思来讲,心理学的选择,成为培植圣召过程中的第一步工作,修会应该是接纳一个人进修会时完成此事,而不是——经过了几个月之后——开始发现有难题时,才着手去做。立即采用心理学所能提供的协助,是一项爱德的服务;等到发生了问题才取用,它就流为一种检查和判断的工具了。

第三种功用是预防性的:初进圣召之途的人,对于日后随从圣召时所能遭遇的困难,就在他刚进入修院时,已能发现困难的根源。为什么不及早设法补救,偏要等到困难发生之后,往往到了无法挽救的时候,才急着想找办法呢?如果从一开始,就设法防止这样的事发生,因而减少失败的人数,也降低挫折的重大影响,因此更显示爱心。

本书后来还要说明,关于录取入会者这个问题,心理学也可以说一句话,不是为判断或测量候选者,而是为帮助他明白,天主向他要的是什么。

然而,心理学的主要功用是培植和整合圣召——第四、五种功用。

「培植」的意思,是帮助候选者能深入而持久地认识自己成长的情形,在某些方面比较成熟,某些方面尚留在幼稚状态,了解自己之后有自我控制的能力,能把一切可用的精力,都导向实现圣召理想方面。

「整合」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协助候选者,使他在心理和圣召上,能够和谐地成长起来,达到成熟的地步。很多次我们发现,在当会士和做人之间,分裂不和,好像修会生活是消极的,否定人性,然而相反的,修会生活是积极地肯定会士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在人性和精神之间的分裂,并不是属于人类本性的,而应该把它归罪于那些死板地分类的教育方针。按照这种教育方针,先是培植理智,然后从事牧灵活动,最后——如有时间的话——才教育人性。为此,教师关心青年的心智;负责教育者,注意他的实际活动;神师则指导他的心灵;心理学家则留意他的心理病态。这样的教育,从来不接触到人的整体,且妨碍真正的培植工作;因为真正的教育工作,应使各种价值,都能与人的整个人格接触,并自由地运转。

一个心理学家,希望培植和整合有圣召的候选者,常走在两条平行轨道上:一面注意人性的成熟,另一面也促使圣召成长。他的目标是想建立一条直接的通道,把福音与生活,祈祷与行动,双方连接起来。

心理学的培植功用:何种心理学?

承认了心理学的培植和整合的功用之后,接着就有这个问题;应该去请教怎样的心理学家?

一个有圣召者之所以去叩心理学家的门,应该是由于希望把基督信仰的价值,实行在自己的生活上。有了这样的希望和要求,已能省去心理学家的许多指导。有一件事已是显而易见的:说一个心理学家只注意心理学的问题,而是理神修的问题,这是天真幼稚的想法把心理和神修分开,是一种相反人性的作为。心理学家固然处理那些有关心理的问题,不是那些有关神修的问题,可是在其进行工作时,必然也会遇到一些有关神修的问题。

心理分析。有些心理学家,把宗教或对神的信仰,视作心理的病态,或视作除罪恶感和忧虑的治疗法去请教这样的心理学家,当然是有害无益的(即相反整合圣召的目的)。他们对人的观念,与基督教会所持的,龃龉不合。譬如说,有许多心理学家,有这样专重心理分析的偏差,认为人生的最后目标,是满足自己的需要,消除紧张,得到快乐。

按照这样的观念,请教者的圣召志愿被破坏了。一定不会受到鼓励。修会圣愿竟被解释成逃避现实。人的本能升华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而信仰也被视作宣布个人无能和失败后的一种补救。

这并不是说,这样的心理学家,是一些「不良的」人物,只是说,他们所假定的人类学,与修会生活所主张的互相抵触。在这样的心理学家之中,很难找到一个不仅能接受修会生活的价值,而且也会重视其意义的。

再者,这种机械的人生观,完全是从「性」的观点来看人生。他们把性看作是一种渗透并决定整个人生的力量,因此,谁若抑压了性,每次都会激起惊异,而被认为是一种不能适应的现象。

这样的「性」观念,即使心理学家不说话,也能输给那些来向他「请教的人」。我自己认识了许多人,在去见过心理分析家之后,对自己原有的价值观,完全笼罩在怀疑主义和相对主义的阴云下。其中有一个人这样对我说:「今天我还像昨天那样相信有天堂,可是我不于关心要升天堂了。」

自我实现的人文主义心理学家。有些心理学家,容易接受或容许在人生中可有宗教的活动,但并不把宗教视为主要的活动,对人生的动机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这样的例子就是有许多人做了「自我实现说」的信徒;他们的首脑是罗杰士(C.Rogers

有许多这样的心理学家,他们认为人生的最后目的,就是实现和发展自我,表现自己所有的潜能。最主要的是表显自我,把自己内心所感受的实现出来;至于所表显的是不是有价值,那是不用去理会它的。按照这样的观念,信仰生活只为自己服务,当信仰使人觉得实现了自己而感到满足时,才算得有用。没有比这种主张更相反福音的了!

这种心理学,正在吸引着许多属于修会中的人;事实上,它是提供给人一个机会,在许多年的法定培育制度之后,能够重新评估人的价值。其实,这是一个骗局:它虽给人安慰,却不能使人成长。宣称人必须实现自己;固然给人卸下了生命的重担,可是也取消了那种使人成长的适当紧张;没有了基督徒的价值,基督的宗教就变成死文字的废纸了。

譬如说,一个会士,得到这种心理学的帮助,耳际不停地听说要实现自己,经过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常听到这种明言的或不明言的讯息之后,已没有理由要继续过修会生活;因为,在修会生活里,实现自我乃是奉献自己的后果,并不是一个直接追求的目标。

群体动力。求助于群体动力,对达到培植圣召和促其整合这个目的,也毫无用处。所谓群体动力,种类甚多,有感受的群体动力,有讨论问题的群体动力,有自我表达的群体动力等等。这些活动,也像前一种的自我实现,很受人们欢迎,尤其是有不少女性的团体参加。

这些群体动力往往提供一些喧哗嘈杂的方法,藉以刺激情绪和感情;进行各种练习,以推动参加者彼此之间的相互作用(例如:告诉别人在自己的身体上,什么是自己最喜欢的,什么是最不喜欢的;坐在朋友身旁,什么使自己感到紧张;说明自己感到害躁或不安的一个经验;提出自己个人的一个问题,使别人能够提供意见,并分享同样的经验等等)。接着自由讨论所得的结论。

当然,这样的作风,能使整个团体紧密团结,大家都觉得很兴奋,很快乐;因为大家都能彼此了解,也很自然、坦诚、真诚地表明自己的内心。不过——问题就在这里——群体的活动,只能刺激感情,至此为止,此后即一无所能。在这方面的影响固然很高,却很空洞,不久就会消失(至多只能维持三五个星期!)。

这种经验所造成的错觉,就是把能力(刺激感情)与效果(导致改变),混淆不分。这种经验固然强烈,却不能产生一种持久的改变。兴奋并不是使人改变的良好基础,只能使人前行几步而已。

这样的群体动力不是使人改变的一个有力方法。只是被人不断追求的迷信,那里有刺激(自我表白),那里也有改变。这是一个迷信!这些群体动力固然很有趣,可是并不能帮助人成长。

并于这方面的研究,已获有非常可靠的证据,使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如要使人改变,只靠感情方面的刺激是不够的,还必须吸收一个认知的系统,这认知系统能和情绪方面的各种经验连贯起来,并使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发现的个别情形普遍化。

这个科学的结论,也能使我们反省一下,那些所有的牧灵方法,由于能刺激情绪,而曾被认为具有教育价值的,都是浮泛不实的。

无事不知的心理学家。最后还有一种心理学家的门,是不应该去叩的。那就是在门铃上面写着一个这样的大字:「神」。

心理学家的任务,是研究人内心最深藏不露的各种行动;可是,他们屡次把自己所应该提供的服务,变成一种权利,任意评论别人的生活。他们是在扮演着「神」的角色,对于来向他们请教者的生活,成为最高的权威。他们神格化自己的权力,却贬抑了请教者的身份,甚至于也忽视了他们自己合法的长上的权威。很多次那些去向这种心理学家请教的人,很听从心理学家的话,却不肯服从其他的长上;最不幸的是在这些长上之间,也有那位掌管天地万物的真天主。

选择心理学家时应有的标准。我们之前往心理学家那里叩门请教,目的是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好能成为更成熟的人,更有圣德的会士。这种希望,应该获得保证,能够成为事实;因为,如果落空的话,那么我们不仅是会长丧失我们所拥有的物,连我们本身也会丧失。

我们所需要的,首先应是一个对于人的人格极有研究的心理学家。事实上,有好几种不同的心理学:有实验心理学、发展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等。有些心理学家,对于鼠、猫、鸽子等进行专门的研究,却不研究人。有些人之名为心理学家,因为他们曾看过有关心理学的书。上述这些心理学家,对于我们培植圣召的目的,都没有用处。

一位精神病专家,对于我们的目的,也毫无助益(除非有人显有精神病态)。他知道人类在生理和精神方面的种种反常现象,也知道给病人开药方治病。他从疾病的镜片中,透视一个人;可是,关于人的人格,和人格方面的动力,他却并没有多少经验,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我们培植圣召的目的,能有助益的心理学家,是一个知道人格的构造,尤其是关于潜意识的根源,具有深切知识的心理学家。他的这种知识,必须也是实用的知识;就是说,他必须在专门的导师指导之下,亲自做过一个时期的心理辅导实习,尤其是对他自己,曾进行过一番研究工作,以便认识自己本身的问题,并把其中一部分问题加以解决。

此外,我们还需要一位对于人类的精神结构,有过专门研究的心理学家他所学的心理学,不可能是一种「中立的」心理学,却与人的精神结构有连系;就是说,必须研究过这个能与天主冷谈交谈的人的人格。为此,他研究人的精神结构,因为能准备一个人去响应天主的召叫。他也研究人的成熟性,因为能帮助一个基督信徒,使他成熟起来。如果要一个心理学家,能够影响完成圣召的作用,他就不能不注意方面。

我们所需要的心理学家,对于「人生应是一种超越」这个信念,必须具有一个明确的观念,同时也必须善尽他为心理学家的任务,为能协助人生所附有的这种超越自我的特性。他必须清楚知道,而且他本人也有经验,生活就是超越自我,人之能够实现自我,其程度就看他能够弃绝自己多少而定,人所应该走的第一步,并不是寻求自己,而是实现那些在他之外,超越他的价值。

由此可见,一个这样的心理学家,必须是一个属于修会的人(司铎或修女),或一个有名有实的基督信徒。他只负起自己的职责还不够,必须把自己的职责,看做陪着来向自己的请教者,一起走向心理路程的终点。然而,他只重视自己的职责还不够,必须努力工作,务使那个请教者,更能负起他自己的责任。他不可把十字架、放弃自己、无私的服务等,只看做人生的一些次要的因素。研究心灵深处的心理学,乃是为圣召服务,不是为破坏圣召,或对圣召置之不理。

今天从意大利各所大学的心理系毕业出来的心理学家,是否具有这些观念?我很怀疑,虽然我对各所大学的情形,所知有限。那些从额我略(国瑞)宗座大学里,由卢拉神父所创办的心理系毕业的心理学家,曾按照上述的这些观念训练出来的,确有科学的学识;这是我所能肯定的;因为关于这一点,我知道详细的情形。

 

第三章 培植圣召的方法及阶段

几个前题

1. 发现自己的不一致,并不是发现自己是罪人,或对天主的圣宠,装聋不闻

我们在评估自己的时候,往往走两个相反的极端:一面是自由和罪恶,一面是精神病。

换句话说:有人以为人是完全自由的,绝对一致;若人的精神生活没有进展,那是因为他妄用自己的自由,不肯响应天主给他的圣宠。相反的,如果人有不一致,那么他就是患有精神病;对这样的人,毫无办法。

举一个这种两分法的实例,就是有许多团体,用错了心理学:他们以为,心理学必须把那些心理上有毛病的,不宜于修会生活的人找出来;一经把这样的人剔除之后,其余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修会生活上迅速前进,恒心至终(于是产生了那些习闻的话:「某某祈祷,所以他有圣召。」「某某性情善良,又肯服务;所以让他继续下去吧!」「某某很有表显的能力;所以日后他无论是在什么环境里,都会做得很好。」……)。

其实,在瘫痪的病态与完全的自由之间,还应该有一种情形,即不是罪恶,也不是病态:就是潜意识的圣召不一致;这并不是说完全没有自由,只是认为有各种不同等级的真自由。

承认了这种情形,人在评估自己的时候,可以这样说:在我身上,有些行动,不是由于精神病态的缺点,也不是因为没有理想,或缺少慷慨,而是因为我是一个可以改进的人;就是说,我不是一个完善的人,也不是一个不完善的人,不是一个怙恶不悛的人,也不是一个堪受恭敬的圣人。

这样,发现这些不一致的现象,不会使我们灰心丧志;不必惊慌失措,搥胸哀伤,或不断地告罪求赦;而是要实实在在地承认自己:我是在照着圣神引导前行;可是,在我身上,有一些相反圣神的欲望。

2. 不一致并非涵盖整个的人

如果我们发现在,在自己身上,有一些相反圣神的欲望时,必须提防,不可就此把它们普遍化,不要以偏概全。不错,舌头总是舔着痛牙;可是,我们不应该忘了,其余的牙是完好的。往往发生这样的情形:发现了一个不一致,我们就会慌张起来,对自己下一个全面的诊断:「既然如此,那我是一个彻头尾的坏东西。」

人决不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也决不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需要神注意自己的不一致,也要寻找一些优点和美德——实在是在我们内,或隐而不显——它们可能帮助 我们,把不一致管制得好一些。

我们每一个人必有这些优点。寻找它们,绝对不会枉然徒劳的。这是由于神学上的必然性;既然我们承认自己受有天主的圣召,那么我们就应该相信,天主看见我们是一些可爱的、值得重视和信任的人。我们应该承认,祂之所以重视我们,是因为祂看见我们赋有祂自己所赐给的某些素质。

天主召叫我们,是由于爱,不是由于怜悯。我们自爱,不可不如天主那样爱我们。假如我们能够观察自己,如同天主那样观察我们的话,我们就也会看出自己的那些素质。很多次我们与其去请教一个心理学家,毋宁去见一位这样的人:除了知道心理学之外,他也能帮助我们用天主的眼光来观察自己。

3. 不一致的层次

某些不一致是有意识的,或只是前意识的;就是说,个人知道自己实有它们(有意识的不一致),或是很容易在意识里唤起它们(前意识的不一致)。如有这样的情形,那么努力反省、默想、省察、自我检讨和神师指导等,寻促使自己人格的成长,都很有助益。

不过,还有一些不一致——这些便是最重大的不一致——是潜意识的,因而不在个人认知的范围之内。有一种忧郁、难以言喻的沮丧、罪恶感,可是无法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问题。这样的不一致,只有使用心理专家特有的工具,例如某些心理治疗的方法,才能使人意识到的。

4. 一致与不一致之间的比例

不能这样说:因为我有某些不一致,所以我的使徒工作效力很小,或完全没有;我是否能够恒心持久,也很成问题。我们必须观察一致与不一致之间的比例,即在我们的优点与弱点之间的比例。

这是一个长期而困难的分析;它的效力更要看一致多于不一致的情形,而不是只看不一致的数量。这是必然之理;因为只看一个人的弱点,这是不够的,必须也要看看他有些什么及多少优点,由此也可以看出,价值的重要性。

5. 心理学不是一家奇迹银行

心理的培植,是为了「准备」一个人,使他更能好好地响应天主的召叫。的确,心理的成熟与圣召的成熟,彼此之间有动力的关系。心理的成熟使人准备获得圣召的成熟:一个人越是认识和接受那些自由客观的理想,就越会对这些价值作实在的决定(也就是关于圣召的决定)。圣召的成熟也会促使人准备获得心理的成熟:一个人越是把圣召的价值实行在自己的生活上,就赵觉得自己的生活上,就越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会士,也实在是一个人。

所以,心理的培植,有着这样的充分理由:为使圣召真正成熟,必须使人能作自由而负责的选择;就是说,他在选择时,不要由于自己内心的不一致,心理上的困难所限制。

心理的成熟,固然为圣召的成熟是很需要,可是还不够。的确,培植的计划,常是照着两个方向进行的:一方面必须针对不一致,另一方面也必须帮助个人把自己所宣称的价值表显出来。

于是,理想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为能开始进行一个培植的计划,只有求知的好奇心是不够的,必须要有认真改进和超越自我的动机。起初对于这个动机,可能没有完全清楚地意识到,可是对于人生,必须有采取正确立场的决心。

心理学的助益,系于这样的动机。这种帮助的效力,却由个人心理的开放或封闭来作决定。

助人迅速改进

心理学的帮助,使人预作准备,由教育和经验来学习。安帮助人,使他在福音价值的光照之下,常能迅速地改进;就是说,帮助人,使他能有这样的思想形态,如同一个人愿意接受自己自由选择的理想的引导,并想在这些理想的光照之下,不断地改变自己思想和行动,使之日益显那些理想。

如同一支飞往火箭,人为自己确定一些超越的价值;了获得致这些价值,他日益加强自己内在的能力,陆续放弃那些多余的负担。

基督徒的生活,是一种在不停前进中的生活。绝对不容人说这样的话:「现在我已经把一切都弄好了;再也没有要做的事了。」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了,有许多心理上的阻碍,阻止这种迅速改进的行动:有不一致、不正确的认识、自卫的作风、需要的满足,以及斗争的纠纷等等。

面对这样的情形,听道、退省、在堂区里获取经验等,都是不够的;这些只能给人一种短暂的兴奋,却不能稍稍改变那种小心防卫的态度;因为这种态度,以往已在潜意识里扎下很深的根。所以,帮助一个人改进,就是要在这些深根上进行工作。

必须帮助人改进;可是,在什么事上改进呢?从以上的分析,可见改进有两方面:

(一)首先是内心的改进;后来才影响外面的行动。这是能按照福音的观念,来适应生活的环境;在一些日常熟知的事上,能在信德的光中去观察,因而看出一些新的涵义。换句话说,知道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事:除了两只我所用以观察事物的眼睛之外,还有一种眼光,使我能够解释自己所见的事物,在其内,看出我在祈祷、礼仪和圣道中所遇见的价值。

我记得有一个人做到了这种内心的改进。一天晚上,他偶然在罗马市内的一个广场上,那里正有许多人在游行示威。他被那如像大海似的人群、高呼的口号、粗野的言行,尤其是被那无数的旗帜所震惊。

他第一个反应是怕惧和自傲:「这些歹徒!让我快快走开吧!幸亏我头脑里没有这许多错误的思想!」

但他后来立刻这样想:「谁知道!也许在这人群里,有些人比我更为天主所爱;因为他们也像我一样,想做一些有价值的事,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正确的路线;这也许是由于我的缘故。」

这就是另一种眼光:天主爱那些正在寻找自己应走的路的人

在这件平凡的事上,有一点是重要的:「那种内心彻底的改进;人因着它,受了天主的圣善感召,开始思考。评判,并重整自己的生活。」(教宗保禄六世)

(二) 必须在行动上有所改进。知而不行,便一无成果可言。必须用实际的行动,来充实知识的内涵。这些成为知识内涵的实际行动,必须能促使一个人走出自己的小圈子,超越自我,弃绝自己。只在口头上宣称福音思想,还是不够的,必须用具体的行动,表显在生活上。这些行动之为福音的行动,要看是否能表显福音的精神;否则,只是一些呆板的行动,毫无意义。必须在行动上,成为一个默观者。

必须注意:应以内心的改进为先。外表看来,俨若一个忠实的基督徒,内心里却没有基督徒真实经验,这有什么用呢?这样的外表,今天存在,明天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这是很不一致的现象:一个修女天天参与弥撒圣祭,或一个会士常准时念日课经;可是,后来,这个修女或会士,却不以天天为生活的泉源,这有什么用呢?当然,我们并不是在为主观主义,或虚伪的自动主义辩护;可是,我们应该推翻那些只以遵守外面的规则为依据,作为评估价值的标准。

切实认识自己

这是心理学帮助的第一步:应该帮助人认识和接受自己,包括认识接受自己那些潜意识的和幼稚的动机。

首先要认识自己:只像我们所「以为」的那样认识自己还不够,必须要如同我们实在的情形那样认识自己。这并不是在舞文弄墨。让我们试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我们人人都有一种情感上的需要,愿意有所归属。这是我们人性有的一种需要:希望有一个与我们情投意合的人,愿意受到他的关怀、支持、卫护、喜爱、安慰、帮助;总而言之,愿意有一个依靠,属在他下。但是,由于我们以往的生活,以及那些过去感情的痕迹,上述的需要可能引起冲突。

所以,人不知不觉地常在不断寻求一个对象,为能满足他的这种需要;这对象可能是一个人,一样东西,或一种行动。他甚至于也会以福音的思想为动机。于是,他变得苛求无厌,不断以静悄悄的方式,默默地表明他的要求:你们爱我吧!你们看重我吧!你们听从我吧!你们注意我吧!如果他不获所求,不能如愿以偿,就觉得了委屈,因而郁郁不乐。

他真如一个小孩,常需要别人的留神爱护。这样的要求,不仅是幼稚,而且也不切实际:一个成人,既已成年,就不应该常要人喂含,必须靠他自己内在的能力来工作和生活。

如果不使他知道自己有这种情形,那么它可能继续存在,不断重演,而他本人却完全不知道;因为,冲突的定律之一,就是「强迫重复」。

这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个人会体验到一种挫折的紧张。然而,面对挫折的一种病态的方式,就是满足那个冲突(却不设法找出冲突的原因)。可是,越是满足冲突,冲突不仅没有缓和,反而越是尖锐(即增加紧张的强度);因此,这个人也被迫去再度设法美化它,甚至于也会采取日益强烈的方法,去满足这样的冲突。但是,冲突始终未被解决。

在前面所举的那个例子里,那个人越是设法满足自己需要爱的那种冲突(而不去找出冲突的理由;他自己根本也不会把理由找出来;因为那些理由都是下意识的),越是觉得自己孤独无助;他所需要依赖的人物,也是越来越多。

这样,有所施与而无所企求,完全放弃自己,为基督而捨生致命等等,这些价值,他固然也知道,却都未能深入了解;就像雨滴落在雨衣上,不能透入一样。他继续潜意识地寻求自己,无论是对人也罢,都是如此。

由此他觉得,他所相信的,与他实际生活彼此抵触不合,所以他感到忧虑。

换句话说,如果不能发现,自己的需要幼稚可笑,那么他就会做出这些幼稚可笑的行动来,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如同一个小孩一样。

承认自己确有一些幼稚之处,而不受其影响

在自己身内,一经发现了有些以往的渣滓,必须要接受。这时问题就变得更棘手了。接受自己的幼稚之处,并不是说,被动地忍受它们的影响。如同有些心理学家持有的主张,这样的态度,不是接受,而是容忍,是应该加以反对的。

接受自己的幼稚之处,意思是说,承认它们确实存在,而并不放纵自己对付它们的行动。并不是应由需要来决定一个人,而是人自己应作决定,是否顺从需要。

换句话说,假如我们把自己的每一种需要,都从窗口抛掉,也不先一一正视它们的相貌,它们便会再由行门潜回的。

同样,接受是一回事,忍受影响却是另一回事。譬如说,一个人有需要被爱的这种不一致:他觉得自己有这种冲突,愿意被他人爱护照顾,安慰鼓励……他常会觉得这样的「诱惑」,想看看别人是否能够给与他爱。「治愈」这种不良的倾向,并不是说,今后不再觉得有想做一个苛求无厌的孩子这样的诱惑,而是说,即使仍然很愿意做一个孩子,却立志要继续做一个成人。

又如没有安全感的冲突:一个人觉得他有低估自己能力的倾向,容易屈服投降。这里所谓的「成熟」,并不是说,不再觉得没有安全感,而是说,能以超越的态度来取代。虽然后来仍有紧张、焦急和怕惧等心情,却知道冒险克难;这样的精神,就是成熟。

我们可以用一种听来似乎不合逻辑的矛盾方式来加以说明:幸好人类还会受到诱惑;因为正是受到诱惑的时候,才能证明他的勇气和他的爱。

改进自己,为把价值更好好地实行在生活上

本书至此所论,是关于人认识自己,不仅认识他心目中的自己,尤其是要认识自己的真面目。现在他是一个受措制性的人,明了人生为一条「往前进的道路」,不是一个「御防的对立」。

有一种心理学,只讲技术,而不问价值;面对超越的和超自然的价值时,自称为「中立派」,即不分彼此,,无所轻重。这种心理学的工作,仅仅到此为止,因为留下了一半的工作未完。

如果有人认识了自己,却不知道利用所得的知识,以求得一些新而有价值的东西,那么认识自己有什么用呢?

相反地,那种也注意超越价值的心理学,却帮助人向前更进一步,即为了那些自由而客观的价值而改进自己。

认识自己和接受自己,这种工作的效益,要看它是否能使人去响应一个号召而评定。既已发现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赋有一些什么才能,那么我就应该考虑,要用什么最好的方式善加利用。问题是怎样为一些客观的价值而生活。

让我们再来看看本书前面所举的例子。只知道,我以前曾向甲乙丙三人提出过无理的要求,要他们爱我,也许以后我不再向他们提出同样的要求;可是,这并不保证,我不会再去要求丁满足我爱的需要。如果我没有一些超越的价值,那么我就常会找出一个新的方式,去缔结这种幼稚可笑的新关系,像一个伪装的价值,而把它合理化。

相反的,如果我面对一个价值(譬如那施与而无所企求的爱德),那么我就有一个客观比较的对象,足以阻止我有什么越轨的行动;虽然我仍有想曲解的倾向,可是在我面前的这个客观的理想,将帮助我不再提出这幼稚的要求。

这样不断地与客观的价值比较,就能助人改进自己。以上所讲的心理学的工作,给人充分的保证,因为这种比较不至于被歪曲,或只是一种间歇性行动,或只是偏于一时的,不能持之以恒的行动。

因着这样的比较,人需要实行的有两件事:(一)他自由地选择福音的价值,并且把这些价值实现出来。(二)他所得的改进能力,尚需一个内容:就是应当给他一个使命去完成。

人越意识到这两种实行的事,就越觉得自己应该对大众负责,尤其是应该对他私人负责,必须为天国而超越自我。

他还会继续觉得,自己仍有那些幼稚可笑,不切实际的要求的倾向;可是,正在那个时候,他有超越自我的机会;这是由福音价值所提供给他的。他不仅不会用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来曲解福音对他的要求,而且还会更迅速地检讨自己的举止行动,为能日益符合福音精神。福音价值不再是一种束缚,而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事实,因为福音能使那种想实现一些真有价值的事物的愿望,真正地具体化。

不能这样说:更好走捷径,直取那些价值,把它们提示出来,加以说明阐释,然后留神观察,是否已经付诸实行。

对司铎、会士、修士和初学生等人所进行的实验,显示大多数的人,不能把这些他们所宣称的价值,「确实」作为行事的准则。假如我们已被冰冻,或被关闭起来,那么任何行动,都将徒劳无功,丝毫不起作用。

也不得这样说:要有耐心;让我们还像以前那样继续下去吧!我们如果遇见一个有过这样勇气的人,立志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天主,我们既有方法可以帮助他,使他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一些新的事业,却任赁他停留在这种一无作为,积效最低的状态下,只愿弥补自己失败或使徒工作无效的痛苦,这一定不是爱教会,为她服务。

不是完人,而是可以改进的人

心理学的帮助,目的并不是在于消除不一致,而是在于接受,却不受它的影响。既然如此,就不应该急欲达到完人这个崇高目标。

如果有人说,等到了把一切都弄得妥妥当当,不再感到有什么不合理的心情,等到到了把一切都清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丝毫污秽不洁的东西,那时我就可以开始走向天主那里,到祂的台前去;如果有人说这样的话,那么他所等待的这个日子,总不会来到。路加福音第十二章里所记载的那个愚昧富人的比喻,正好暗示我们,完人是一个虚构的神话人物。

所以,我们不必企求做个完人。我们去见心理学家,不是为能说这样的话:「现在我什么也都弄妥当了。」我们去见他,是想承认自己是一个可以改进的人

我们内心确有一些不一致;为了不想沉睡不醒,我们设法提高警觉。总不以为自己已经达到目的,却常侧耳谛听,急想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才能。所以,我们始终常在接受培育的阶段。

对那些我们负有责任的人,需要看到我们是一些可以改进的人,还在走向天主行程中。他们并不需要看见我们已经达到目的地,或发现我们是一些圣人;否则他们就会觉得自己距离我们太远,无法接近我们了。他们所需要看见的,是一些忠厚诚实的人,用生活来表达自己,好像在说:「上主!我信;我不畏怯后退,也不向往那不是最好的实体。求祢增加我的信德吧!」

每一个神经质的人,心理都怀有一种热愿,不管是明显的也罢,或是抑制着的也罢,总是希望能有一个神奇的人物,突然前来解救他。

至于一个成熟的人,自己心里明白,时日很短,而应该做的工作是很多。谁也没有受命,要把工作做完;可是,他也还没有逃避的自由。

进入修会生活

心理学特别有助于擬定培植圣召的计划,以培育那些新进入修会的人,为能改善并加强那些促使人决定进入修会的基本动机,并取消那些不大纯正的动机。这些不大纯正的动机,如果一开始就被认出,并加以处置,可以成为日后圣召难题解决的先例。

的确,人之随从圣召,进入修会,是由于想成为一个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我,而不是由于自己所是的实际的我。放弃世俗,进入修会,就是为了想实现一个超越性的价值。

这种理想高出实际能力,是一种心理状态,有助于敞开心灵去接受圣宠,使人准备超越自我,克服每天的各种紧张情绪。

不过,也有一些不利的情形。正由于是理想而进入修会,这些理想,可能是——至少一部分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圣召的动机,除了表示超越性的价值之外,可能也含有一些属于自卫和功利性的因素。理想可能是愿意超越自我的结果,可是也可能来自一种「缺失」的状态,即来自一种冲突性的需要,是人在潜意识中想满足的,百也是在没法避免的。

据卢拉神父研究所得的结果,可见会士在进初学的时候,虽然明言要服从长上,不与人争长,也不企图统治别人,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仍有自己作主,争雄好胜和贪图权位等冲突性的需要。

那些初学生外面显得谦卑自下,可是在潜意识里,却觉得需要避免挫折、种种危险,以及受人讥评。

修女们在口头上说是寻求任务和职责;可是同时潜意识的罪恶感,也使她们怕有什么创新的活动。

修士们明言自己愿意把所有的精力,完全用来为天国服务,却因缺乏自尊而感到难受。他们显得胆怯,没有多大的自信心。

这里固然都是一些倾向,并不是实际的情况;可是,事实的确如此:有志进会的人,可能缺乏实在的条件;选择圣召,决定进会,可能也是潜意识需要的结果。有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圣召,想满足或抵抗一个或几个潜意识的冲突。

这种对圣召不正确的观念,如果在进会时已经存在的话,那么在整个培育时期,可能仍然继续存在着,严重地影响日后使徒工作的效力。这样的人,迟早会面对困难的;其时他就会发现,自己的期望,只是一些不实际的幻想;他将放下圣召,或把自己封闭起来,批判自己的过去,预测自己的未来。

一个分辨的方案

于是发生一个问题:如果有人到我们培植圣召的修院来叩门时,应该怎样帮助他,使他对于自己所请求的事,能有一个正确的看法,不要怀有那些迟早要令他失望的空想呢?

以下就是这个问题的解答:研擬一个甄别和选取申请入会者的方案,不是为阻止人进修会,而是为帮助人,使他知道,天主向他要的是什么。

我们有没有分辨的权利呢?现在通行的办法,似乎不承认有这样的权利:凡是上门求入者,一概准其进来,尤其是在这圣召缺乏的时期,更应来者勿拒。

然而,有许多事实,却反对这种办法。首先是最近十五年的历史事实:有些司铎放弃了自己的圣召,有人无法适应革新的生活方式,有人留恋以前那些保护主义的结构,有人因无他途可走,只有为自己建筑一个窝巢。这些事实,不言自明,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过司铎生活或修会生活;尤其是那些缺乏自信心和自治感的人,更不适宜过这样的生活。

不过,就在刚开始的时候,立即对申请者加以分辨,最重要的理由是为了爱德。如果闭着眼睛,录取所有前来叩门的申请者,而把分辨的工作,放在进会之后才做,那么本来是一项爱德的服务,到后来却变成了一项判断的工作。

许多培育的措施,延至初学结束时或神学未期才进行的,都被候选者视作审判和惩罚的行动,不是助人成长的辅助;因此,他们对这样的措施,表示疑虑和气愤。于是,在长上和属下之间,形成隔阂,不相谅解。在进会之前,分辨原可构成一种培植圣召的方案,能适合每一个人的,后来却被视为障碍物的危险。

延迟实在一无用处。一个人在心理上有不一致,就没有能力学习新的经验。既然如此,如果可以预防这些困难,免得浪费时间,尤其是免得他虚掷那些本可用以超越自己的精力,为什么还要拖延,等待观望呢?长上这种作风,给候选者带来失败和挫折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将来很难克服。

怎样进行分辨?

首先须知,这种分辨,不是为审判,而是为帮助。这里问题,并非在于「测量」圣召,而是在于帮助一个人,使他能够知道,天主向他要什么。

天主可以随意随时召叫一个人;只有这个蒙主召叫的人自己能决定是否响应,以及怎样去响应天主的召叫。那些负责分辨的人,并非替代他作决定,只是想协助他,以最负责而成熟的态度去作决定。

录取候选者的计划,应由几位对于培育圣召富有经验的人(初学导师、圣召推行人、团体推动人等)同时进行。不过,最重要的工作,却由心理学家负责;因为分辨的目录,是想知道候选者对天主的召叫所具备的条件,尤其是那些的情况。

这种心理学家——除了应精于深度心理学之外——必须是一位司铎,或一位修女;因为心理学家所参加的工作,应该是整合的;就是说,他不该把神修和心理内容分割。此外,心理学家所参加的工作,是培育:他目的是为帮助别人,使他在理智所认识的价值,与他每日生活的态度,能整合起来。

向心理学家请教,不是为想知道,候选者的心智是否健全,而是为擬定一个适合每一个候选者的培植方案,以便在他接受培育期间帮助他,使他内心能够日益把那些由他自由选择的价值内在化。

为使这个圣召小组,在进行录取的工作时,完成培育的任务,如能谨记以下三件事,就很有助益。

可能有很明显的征象,表示「一个人没有圣召」。例如:某人决定进入修会,显然是受了精神病的影响;或是候选者想在修会里,可以得到在别处所不能得到的社会地位;或是想逃避无法容忍的家庭或社会环境;或是想在修会里,得到一个安全的避难所;或是想避免母亲顽固的唠叨和父亲的冷漠无情。我们由于经验知道,这些情形并非稀有罕见。

此外,也有「误会圣召」的征象。有些蒙受天主召叫的人,误解了天主的声音,走向一种不是天主所愿意他们过的生活。譬如说,可能有些征象,显示某人蒙召去过默观的或修会的生活,或去从事执事的工作,而不是去过司铎的生活。

最后,也有些人可能显示「过早响应圣召」的征象。他们固然有天主的召叫,他们所选择的生活,似乎也符合天主的圣意,可是他们太早响应天主的召叫。

必须注意,祈祷和服务的精神,是不足以当作有圣召的可靠的征象,表示天主召叫人立刻进入修会;不得把一个刚刚开始的内修生活的征象,视作确实可靠的证据,表示一个人已有进入修会的准备。

进入修会,有一个「先决条件」。天主召叫一个青年,并非使他可以不受痛苦,不必奋斗。天主要他经过这个阶段,作为他进入修会的准备。

这样的分辨,是培植圣召计划中,第一步应做的工作。当此人尚未进入修会的时候,先要帮助他,使他知道,自己的品性,有哪此地方需要修正,使其发展成长;也要帮助他,清除以往那些陈腐的渣滓,免得妨碍他现在所过的新生活;同时也要同他一起计划,怎样吸收新的价值,采取适合圣召的态度,不仅仅是为适应修会的要求,尤其是使他能在他所选择的道路上成长。

由此更加显然可见,在准入修会之前,先行甄别的重要性。这是对那些愿意献身事主的人,提供一项开导的爱德的服务。

这样的开导,不仅是对那些来叩门求入的人,就是对那些已经同我们一起生活的人,也能产生积极的效果。因为,如果一个团体里的成员们,觉得自己受到长上的关怀爱护,指导和纠正,那么他们也就会鼓励别人也来进会。

相反有,如果没有一个培植圣召的方案,是以分辨候选者为初步工作的,那么就缺少这样的开导,因而也就没有关怀和信任。在一个这样的团体里,人人潜意识地觉得,长上不敢再提出什么明确地培育方针,却只顾设法保留那几个仅存的圣召,深怕连这少少的几个也会失掉。于是形成一种灰心无望的气氛;人人心中在想:「我何必要努力成长?反正他们会让我继续下去的。」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去找人来进会。

促进圣召的一个妙法,就是举行第一步的分辨工作,并尽量予以扩展,擬定一个明确的培育圣召的方案。这样,那些已同我们在一起生活的人,将成为一种能源,吸引其他的人也来叩门求入。

训练新的培植人才

圣召是天主超然的召唤,叫一位本身就有分裂性的人超越自我。

人的这种分裂,往往是潜意识的,因而拒绝在接受培育时给他提供的传统性的协助。除了这些传统性的帮助之外,还有心理学的协助,如同本书所叙述的。

不过,并非任何一种心理学,对圣召都能有用。为此,从事培植圣召工作的人,必须很认真地加以适当的训练。我们需要一些新的培植圣召的工作人员。

首先这种新的培植圣召的工作人员,必须在他们自己身上,认出那些不一致的情形,并且已经加以克服,以免把自己未曾解决的问题,转给别人,只是主观地不完整地传递基督的讯息,不知不觉中,助长别人妥协的作风。

其次他们必须在自己身上,以圣神和超性的品德,整合心理上的成熟。

最后,经由学术的训练,必须能够在那些来和他们求助的人身上,发现一些潜意识的——有时很微细的——不一致征象。

除了这第一类——能够看出圣召的困难——培植圣召的工作人员之外,还需要另一种培植圣召的工作人员,能够帮助别人克服那些困难。由于这种困难往往是潜意识的,所以从事培植圣召工作的人员,必须对于深度心理学,受过认真的训练。

其实上述两种培植圣召的工作人员,并非纯粹新的人物: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与传统的神师并无分别:新异的只是他们使用心理学来帮助别人,使他摆脱潜意识的阻碍,获致持久的成果:他们以心理学不补充神学及神修学。

卢拉神父所举的一个例子,可以解释这个问题。他说,最近有一位长上声明,在他的会院里所采用的培植圣召的方法,在初学的阶段,效果非常良好:从初学院里出来的修士,个个都显有真正成长的样子,对未来似乎也都很有希望。但是他后来却接着说:「可是,到了那些会士转入大学,开始接受使徒工作的经验时,我们的培育方法,却失去了效用。」

原来那些人,完全不知不觉地过了最初几年的修会生活,以及其后接受培育时期,好像走过了一条隧道。有许多属于他们个人人格方面的东西,看来好像改变了,其实只是被掩饰了。不幸现实的生活,自会把他们的真相揭露出来。

这类的情形,绝非少见。并不是后来的培植圣召的方法出了毛病,而是最初的——初学时期的——培育方法,没有完成它应做的工作。谁也没有触及到个人人格的深处;因此没有注意圣召真正的难题,或难题的根由,所以也没有加以处理。

卢拉神父研究的结果,证明上述这种情形,似乎屡见不鲜。为了培养这种新的培育工作人员,数年以来,卢拉神父,在额我略(国瑞)宗座大学由他主管的心理学院里,进行这种研究工作。

 

一个心理学家,希望培植和整合有圣召的候选者,常走在两条平行的轨道上:一面注意人性的成熟,另一方面也促使圣召成长。他的目标是想建立一条直接的通道,把福音与生活,祈祷与行动,双方连接起来。

——马能谛—

 

 

本书在引起读者,

对于我们献身事主者的态度,

作一批判的思考;

其次也提供一个指示,

怎样培植献身事主的圣名,

务使有圣召的人,

一方面忠事天主,

同时也忠事人。

上一篇:爱的礼物之一
下一篇:圣召 心理与恩宠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2篇]
  圣召 心理与恩宠
  圣召 心理与恩宠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