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xianxiancc
 发表日期: 2009/3/18 9:09:00
 阅读次数: 3172
 文章标题: 精品原创好书分享 → 爱的礼物之一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爱的礼物之一

 



本书简介「宽恕」是天父给人最美丽的一份「爱的礼物」,祂不仅宽恕人,也教导人彼此宽恕。内文由宽恕的本质,导入到其相关的情绪与治愈。也具体入微地例举出我们「常该作的十件事」和「永远不要作的十件事」。见解精辟,行文流畅。 译者序本书引用了许多名著的言论,其中有巴顿亚兰(Alan Paton)的话说:「一个伟大的任务落在我们每个人的肩上了……这任务就是负起天主的宽恕,作祂爱的工具……」作者说:「司铎是圣事性的天主的代理人,同样,我们教友在彼此宽恕中也分享代理人的恩典,我们在宽恕的行为中也代替天主。」圣伯铎说:「你们都是特选的种族,王家的司祭……」(伯前29)教友怎能成为司祭?在宽恕中我们和司铎一样,是天主的代理人。这伟大的任务的确值得我们肩负。如何肩负?本书具体地告诉我们。我们如果要负起这项作司祭的任务,本书给了我们最宝贵的指南。在此特向社会服务修女会陈修女致谢,陈修女协助查到书内所引用的MADD的全文(MADD: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ers) 原序这本书孕育了很多年,虽然笔之于书只是几个月的事。宽恕的观念是我们大部分的人自幼就学得的。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知识经由我们接触的人获得了成长及精致化。我们不只学得了宽恕的意义,也多次实地得到了宽恕和被宽恕的经验。我写这本书时,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宝库作为依据。在此向直接或间接参与本书写作的各位人士表示谢意。首先是我的父母、兄弟姊妹、朋友以及合作者,同时也向我的老师及学生们致以万分的谢意。我特别感谢「克利斯多福领袖训练班」(Christopher Leadership Course)的同事们。他们热诚快乐的生活以及他们总是寻求事物的积极面的精神,都是好榜样。但我尤其感谢我的丈夫法兰克,他一如往常,全力支持并协助本书的问世。


Ⅰ·宽恕的本质  你受了伤害,伤害痛苦激起愤怒。你想把伤害踢回给伤害你的人,你思考要向他说什么,你的脾气上来,脸发红,走路也较急速,你双手紧握,想对他报以老拳。时间在消逝,但你每次想到那伤害,每次都再感到痛苦。可能在很多年后,伤口仍在痛。也许生了疤,疤很容易再受伤害。如果碰撞到,很可能再流血。你如果不让它得到治愈,它可能溃烂并造成感染。

治愈这类创伤唯一方法是宽恕及被宽恕。但宽恕是什么意思?我们怎样才能宽恕?我们怎样才能让痛苦消失?任何一个真正受过别人伤害的人,任何一个对某人感到过很深的愤怒甚至狂怒的人都知道,宽恕有多么困难。

回首往事,我们会发现我们一生当中受过很多伤害,可悲有是,我们也会发现我们也伤害过别人,造成过痛苦。要宽恕别人和求人宽恕我们的事真是太多人。我们需要宽恕我们的父母及家人,他们都可能伤害过我们。我们还需要宽恕那些根本不爱我们的人以及那些仇恨任何人的人。我们也需要宽恕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所处的世界局势。

唯一能治愈人一生所受的伤害的方法,就是宽恕一切的人,也向他们求宽恕,由天主开始。宽恕不只能治愈我们,而且能释放我们。只有当我们宽恕了人而自己得到释放时,我们才会知道我们是如何地受到愤怒及怨恨的摆布。宽恕释放我们,也释放伤害我们的人。

宽恕就在基督讯息的心脏地带。耶稣说祂不是来审判而是来救赎的(若317)。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是病人需要(玛912),而祂,神圣的医生,是来医治的。祂这是向人提示,人可以期待宽恕。圣经上某些最动人的有故事就是叙述罪人去见耶稣而获得宽恕的(参照若83以下等节)。这些人常常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获得了宽恕,耶稣也没有长篇大论地指责他们的罪。基督宗教不是完美人的宗教,是获得宽恕的人的宗教。

尽管如此,宽恕却是件难事,我们似乎是要抓住人给我们的伤害不放。我们对人的愤怒甚至能狂怒地把我们包围起来,难以破之而出。另外,当我们犯罪或冒犯别人时,我们有罪恶感,让这罪恶感消失,有时似乎就像放下愤怒那么麻烦。这可能意味着我们还没准备宽恕自己,再不就是我们还不相信别人(包括天主在内)真能宽恕我们。

宽恕的芳表帮助我们学习宽恕。当我们见人受到很大的伤害而能宽恕时,我们会发现我们也可以学着宽恕。最伟大的榜样当然是耶稣,祂从十字架上宽恕了对祂行刑的人,包括我们在内;「父啊!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

但我们需要帮助才能宽恕。宽恕似乎不是自然而来的。我们最好的帮助来自耶稣,祂给我们宽恕的圣宠。我们也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和支持,就像需要他时,我们可以放心我们也被宽恕了(参照路637

经上的宽恕A.旧约整个旧约都是天主和祂的子民交往的故事。祂创造了他们,爱他们照顾他们。但他们一再远离祂,忘记祂并转向偶像。有时天主很气恼祂的子民。有一次祂甚至后悔创造了他们,有时祂惩罚他们使他们回头,有时祂派遣先知警告他们。祂一直呼吁祂的子民回归祂,最后他们悔改,祂宽恕他们。祂始终都是这样作的。

天主一再地告诫祂的子民,要宽恕人,如同祂宽恕他们一样。

旧约上有很多美丽宽恕的榜样。在创世纪上有雅各伯和厄撒乌的故事:雅各伯与母共谋赚取了他兄长的长子王权,厄撒乌非常恼怒,想杀害弟弟。其母黎贝加催促雅各伯出走以确保安全。他离开家走了,但许多年后,他回来了。到达之前,他看到厄撒乌带领四百人迎面而来,他怕性命有危险,也怕妻妾和子女们遭遇不幸。

这故事继续写道:「他自己走在他们前面,七次伏地叩拜,直到来到哥哥面前,厄撒乌却向他跑来,抱住他,扑在他颈上吻他,两人都哭了。」(创3334 就在那一刻厄撒乌宽恕了一切。 后来,雅各伯的儿子若瑟被他那些因嫉妒而昏了头的哥哥们卖到埃及去。在一个饥荒时期,哥哥们到埃及去购粮。他们被引到若瑟面前,当时已做了当地总理的若瑟,一眼认出了他们就是他的兄长,他们却没认出他来。这本来可以是他报复的机会,但若瑟却没那么做。创世纪第4538节这样写道:「若瑟对兄弟们说:『我就是若瑟,我父亲还在吗?』他的弟兄们答不出话来,因为他们都吓呆了。若瑟又对兄弟们说:『请你们近前来。』他们就上前去。若瑟说:『我就是你们卖到埃及的弟弟若瑟。现在你们不要因为将我卖到这里便自忧自责;这原是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为保全你们的性命。地方上的饥荒才过了第二年,还有五年不能耕耘,不能收割。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是为给你们在地上留下后裔,保全你们的性命。所以叫我到这里来的并不是你们,而是天主;是祂立我作法郎之父,作他全家的主人,作全埃及的总理。』」

若瑟是个多么有信德的人!他不只能夠宽恕,而且能夠在他所受的不公道之中,看到天主的手。

直到雅各伯死的时候,若瑟的兄长们还不敢确保他不报复。父亲一死,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报复了(创501821)。

「他的兄长们亲自到面前,俯伏在地说:『看,我们都是你的奴隶!』若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替代天主?你们原有意对我作的恶事,天主却有意使之变成好事,造成今日的结果:挽救了许多人民的性命。所以你们不必害怕,我要亲自维持你们和你们所属的生活。』他就这样向他们保证使他们安心,他的话深深地感动了他们。」

这是个非常感人的故事。这样甜美的宽恕是如此地少有,我们几乎不能相信这是事实。我们必须一再听这故事才能相信。

梅瑟也是个会宽恕的人,户籍纪1223节记载了亚郎和米黎盎如何反对梅瑟所说的话:「他们说:『上主岂只与梅瑟交谈,不是也与我们交谈过!』上主听见了这话。然而梅瑟为人十分谦和,超过地上所有的人。」

梅瑟因为是个谦和的人,没有拿这话当作冒犯,并且当天主罚他们时,尤其是罚米黎盎时,梅瑟还为他们祈祷。因了他的祈祷,天主宽恕了他们。

达味也是个宽恕的榜样。当撒乌耳派大军追击他时,他曾经独自捉到撒乌耳,本来可以杀了他,却未杀,只割下他一片外衣。后来他连这点也后悔了,他在撒乌耳后边喊说(撒上24911):「『我主、大王!』撒乌耳回头看,见达味俯首至地,叩拜他。达味对撒乌耳说:『你为什么听信人言,说:达味设计害你?今天你亲眼见到,上主如何在山洞里把你交在我手中;但是,我不愿杀你,我怜恤你。』」撒乌耳承认了这善行(撒上241820)说道:「你比我正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竟以恶报你!你今日对我行了一件极大的善事,因为上主原把我交在你手中,你却没有杀我。」

达味的儿子撒罗满给了我们另一个宽恕的榜样。阿多尼雅曾阴谋争夺王位,撒罗满登基后阿多尼雅跑到圣殿避风头。有人把这事告诉了撒罗满,撒罗满回答说:「如果他肯作一个公义的人,他的一根头发也不会落在地上;但如果发现他有什么不轨,他必定要死。」然后派人去叫他。他从祭台下来向撒罗满王致敬,撒罗满说:你回家去吧!(列上15253)过去的事只字未提。

除了宽恕的榜样,旧约还给我们清楚的教导:出谷纪2345节记载天主告诫祂的子民如何对待仇人:「假使你遇见你的仇人的牛或驴迷了路,应给他领回去。假使你遇见你仇人的驴跌卧在重载下。不可弃而不顾,应帮助驴主卸下重担。」

这就是天主的信息,祂宽恕所有的人,并随时帮助求助的人。

箴言篇告诉我们,宽恕如何会使我们更为坚强,更为良善(箴1911):「明智的人,缓于发怒,宽恕愆尤,引以为荣。」箴2417又说:「你的仇人跌倒,且不要高兴;他若失足摔倒,且不要心喜。」29节又说:「不可说:人怎样待我,我怎样待人;照人之所行,我予以还报。」箴252122节又说:「若仇人饿了,你要给他吃;若是他渴了,应给他水喝。这是将火炭堆在他头上,上主也必要因此还报你。」

这些都在劝人,不只复仇,即使只能说是平庸的行为也要避免。我们的仇人是人,为天主所爱,我们希望别人如何待我们,他们也堪得同样待遇。我们知道我们应该仿效天主的榜样,祂永不失于宽恕,祂帮助所有的人。

训道篇告诉我们(训72122):「你不要倾心去听人说的一切闲话,免得你听到你仆人诅咒你,因为你心里知道,你许多次也诅咒过别人。」

这真是个很简单的解决办法。当我们听见别人说了什么作了什么时,先别恼怒他们,要记得我们有时也说过或作过同样的事,同样需要宽恕。

旧约上很多次清楚地告诉我们,什么都宽恕的天主,希望祂的人民也同样宽恕别人。旧约上伟大的英雄们闪耀的典范都是会宽恕的人。度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就是度一种宽恕的人生。至此,尚待我们探讨的,就只有新约上所表现的神而人的人性榜样了。

B.新约新约上充满了宽恕。耶稣的教导许多最有意义的地方之一就是:天主是位最爱的人、最宽恕人的父亲。祂要宽恕我们,祂欢迎我们投入祂的怀抱。

天主这样作,必然的结果是,我们也必须宽恕。天主如何宽恕我们和我们如何宽恕得罪我们的人之间有密切的关联。

当宗徒问耶稣怎样祈祷时,耶稣教他们念(玛6913):「我们的天父,愿祢的名受显扬,愿祢的国来临,愿祢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祢今天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求祢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然后耶稣接着说道(玛61415):「因为你们若宽恕别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宽免你们的;但你们若不宽恕别人的,你们的父也不宽免你们的。」「求祢宽恕我们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多么简单明了的思想。耶稣在其他时候也告诉我们同样的事。

玛窦福音52324节是这样的:「所以,你若在祭坛前,要献你的礼物是时,在那里想起你的弟兄有什么怨你的事,就把你的礼物留在祭坛前,先去与你的弟兄和好,然后再来献你的礼物。」

耶稣用这话告诉我们,为了使我们的祈祷或牺牲蒙天主悦纳,我们的心应该和我们人类的弟兄和好。

耶稣在同一章4345节又说:「你们一向听说过:『你们应爱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却对你们说:『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当为迫害你们的人祈祷。好使你们成为你们在天之父的子女,因为祂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这话我们也许听多了听不进去。我们能想象第一次听到这话会是什么样吗?我们该爱仇人;不只是容忍他们,而是真正地爱他们。只有爱人的宽恕人的天主能要求这样的事。

但宽恕有限度吗?这就是伯铎在玛窦福音182122节所问的问题:「那时,伯铎前来对耶稣说:『主啊!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我该宽恕他多少次?直到七次吗?』耶稣对他说:『我不对你说直到七次,而是到七十个七次。』」

而七十个七次,这个无限的数目,正是天主常常宽恕我们的次数。

接下来的2335节就是耶稣讲的不饶人的债务人。这是一个欠主人庞大数目的人,一万个无宝。他无力偿还,他那爱人的主人饶了他的债。他出来时,遇到一个和他共同为仆的同伴,这位同伴欠他一个小数目,一百个铜钱。这个仆人也还不起,求他宽免,但他不予考虑。主人听说这事,以了义怒。天主宽恕我们和我们宽恕邻人的关系,昭然若揭。

耶稣不只一再地告诉我们要宽恕,祂也一直敏于宽恕。路加福音73650节,讲的是一个罪妇的故事:当耶稣在一个法利塞人家中坐席时,她来到耶稣跟前,带来一瓶香液。她一语不发,用眼泪洗耶稣的脚,用她的长发擦干。然后她吻耶稣的脚,撒上香液。法利塞人为之震惊,但耶稣发言替她说话:

「『故此,我告诉你,她的那许多罪得了赦免,因为她爱的多,因为她爱的多,但那少得赦免的是因为爱的少。』耶稣遂对那妇人说:『妳的罪得了赦免。』同席的人心中想道:『这人是谁?他竟然赦免罪过!』但耶稣对妇人说:『妳的信德救了妳,平安回去吧!』」

路加福音151132节那个美丽的浪子的故事是多么动人啊!谁能忘记那位父亲远远看见儿子走来,动了怜悯的心?

「他跑上前去,扑到他的脖子上,热情地亲吻他。儿子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了!』父亲却吩咐仆人说:『你们快拿出上等的袍子来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给他脚上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应该吃喝欢宴,因为我这个儿子死而复生,失而复得了。』」

这个儿子的父亲多么爱他!我们的天父多么爱我们!

但耶稣最好的榜样是祂在十字架上临终时所立的。祂的仇人并没求祂宽恕;许多人反而嘲笑祂,但这都没起作用。祂说:「『父啊!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作什么。』」(路2334

早期的教友对宽恕有深入的了解。宗徒大事录760节,第一位殉教圣人斯德望的死亡是这样的:

「遂屈膝跪下,大声呼喊说:『主,不要向他们算这罪债。』说了这话,他就死了。」

保禄在罗马书12141719节重述了耶稣的劝告:「迫害你们的,要祝福……对人不可以恶报恶,对众人要勉励行善,如若可能,应尽力与众人和睦相处。诸位亲爱的,你们不可为自己复仇,但应给天主的忿怒留有余地。」

保禄在格林多前书41213节告诉我们他如何设法实行他自己讲的道理:「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迫害,我们就忍受;被人凌辱,我们就礼貌地回答。」

在厄弗所书上他直截了当地说:「要和一切人作朋友,要良善,要仁慈,要互相宽恕,如同天主在基督内宽恕了你们一样。」(弗432

他在哥罗森书中又重复写道:「如果有人对某人有什么怨恨的事,要彼此担待,互相宽恕;就如主宽恕你们,你们也要彼此宽恕。」

天主富于仁爱的宽恕,圣经上说得很明白,我们需要宽恕他人也说得十分清楚。宽恕是成为天国一份子所必需的,宽恕是得救的根基。

我们是如何被宽恕的,我们也该如何宽恕别人。基督团体应该是个被宽恕和宽恕人的地方。

但耶稣没说宽恕人是件易事,祂和祂的门徒也没有说过误会和争吵永不会发生。我们是人,人和人之间就会有困难。但耶稣许过祂的圣宠和帮助,而祂是忠于诺言的。

我们必须宽恕谁?

在我们一生当中,有许多人要宽恕。有些是我们所爱的,我们愿意宽恕,有的则难以宽恕,还有的我们甚至从来不想宽恕,但他们同样需要宽恕。

⑴我们自己首先我们必须学习宽恕的是我们自己。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种惊奇,他们认为他们太爱自己,不该担心不宽恕自己。

但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自己。我们都有成堆的经验要处理,处理之后才会觉得舒畅。

爱我们自己民、保护我们自己是自然的。自我保存的本能强而有力,这本能不只在于从危险中救我们的身体,也包括一切与我们有关的事,然而我们并不都喜欢自己,我们很多人自幼受的教养使我们不喜欢自己,严重的还可能很恨自己。我们很多人小时候就被告知我们不好,我们很多人的父母都怕我们长大后会变成势利眼傲慢无礼,因而他们抑制自己不说我们聪明或者貌美或者有才能。他们想,如果告诉我们说我们工作作得好,我们可能从此唯桂冠是依。人们没让我们对自己有个好的自我形象。我们很多一直生活在罪恶感和悔恨当中,而悔恨的往往只是我们别无选择的事。

有人回想到童年发生的使他困惑的事时非常后悔。也许他们某次作了糊涂事,父母严厉地责斥他们。多少年来,他们想到那些事时仍觉困惑。他们但愿能回到过去改变他们,但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每次想到那件往事仍然给他们带来痛苦,而这痛苦是由于某件只因一时糊涂或并非他们自愿作的事而来的。

有人也会回想他们完全自愿作的事,他们现在深深悔恨的事。成年后的他们回想这些事时,他们奇怪自己怎么那么自私,那么没头脑,那么卑鄙,那么残忍。他们只看到事故本身,并不记得他们当时的心境,当时他们在忍受的伤害,那狭隘的观点,那强烈的同辈的压力,或者只是少年的冲动。成年之后,他们无法宽恕他们过去那个年轻人。

我们可以问我们自己几个问题。如果我们上边说的是别人,我们能不能原谅他?如果我们认识了一个小孩,一位陌生人的小孩,这小孩作了像我们作的事那样,我们要不要、能不能宽恕那个小孩?我们当然能够。我们会很轻易地宽恕而且不久就忘记那整个事件,尤其我们如果知道那孩子当时是多么地困惑或不确知其利害,或者是痛苦驱使他作了那不受欢迎的行为的话,我们一定会原谅他并忘记那整个事件。我们也必须这样看待自己。

在心里回到幼年时代,可能有助于宽恕我们童年的自己:如果我们能看着我们任何时代的照片和那个孩子讲话一定是件好事。我们需要给予宽恕,给我们的童年一次紧紧的拥抱。

然后我们需要照着镜子看现在的自己。我们是有缺欠的人,我们之中最好的人也有缺欠。也许我们并不美丽英俊,也许我们一直如此,但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使人佩服的地方。我们有失败,但成功却更多。我们对人没必要地粗鲁过,但很多发现我们对人粗鲁的次数与对人和蔼或至少平和的次数是一比一百万。我们对自己很少公平,我们对自己很少像我们对别人那么仁慈。

这情形使我们在有人恭维时,我们并不相信恭维的话。这情形被称为:「骗子症候」。我们怀疑,如果人们真正认识我们,是否会说那些恭维的话。当人们恭维我们话,我们会认为无可信之处;而当人们不恭维而且向我们吹毛求疵时,我们很可能认为有该相信之处。我们的骗子症候会说:「对呀!这些人是从我们的伪装中,看到真正的我们。」

有一个例子,说明发生在一位老师身上的是怎样一回事:这位老师教一班廿五人的学生。在评鉴中,廿四人的的评语都是非常漂亮的。只有一个评语不十分好。这位老师能够不理会那廿四份漂亮的评语(诸如教过我的最好的老师,我会向任何人推荐这门课!)而集中在那一个降低她品格的评鉴报告上,而这份报告可能是出自一个有所不满的学生,评语并非公平。

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说明我们为什么那么难以宽恕自己:我们往往为自己订定了不可能达到的理想。我们想作完美的人,但我们每天都发现我们离完美尚远,我们发现每天都在说:「我应该」或「我本应该」或「我本来能作,却没作。」我们一直达不到我们的要求。这种思想说明,我们还没十分接纳我们生而为人的情况。我们因了每天的误失,总是很重的罪恶感不离身。但我们是人,倾向于不完美,我们需要爱并接纳我们原本的这样的人。

这种不可能实现的理想也往往要回溯到我们的童年以及缺少他人赞许的生命。但我们的父母错了,诚实地称赞我们得来不易的成功不会使我们傲慢,也似乎不会使我们唯桂冠是赖。称赞会获得与此正好相反的效果,称赞会使我们的自我观念坚强并健康,其结果可能是释放我们的能力来完成事业。我们可能不那么恐惧,怕东怕西;我们可能成为更快乐的人。那样我们才可能能够不理睬不公平的批评,而从公平的评语中获益,而不使公平的评语伤害我们。

但我们也要宽恕我们的父母,因为他们也需要很多的宽恕。这点留待下边探讨。

⑵我们的父母我们大都和父母有着一种爱恨交织的关系。有时这两种情愫之一较为显著,所幸显著的常常是爱。因为我们内心深处大都是爱父母,尽管他们有缺失,因为父母都爱我们。

从生物观点来看,任何一个人都可为人父母,只要生个孩子就夠了。但这并不足以教导任何人在为人父母上克尽已职。

心理学家争辩了很久,探讨人类是否像动物一样一切由本能作主。曾有一个时期,认为尽父母之职是一种本能行为,但如果这种想法成立,所有的母亲都应照顾自己的小孩。而我们知道,并非所有的母亲都照顾孩子。最近几年我们看到太多的疏忽与虐待,使人难以想象每一个生了孩子的妇女都自动地感到温情并待之以温情。

为人父母,像人类其他行为一样,是一种由学习而来的行为。我们尽父母之责因为我们接受了父母的关爱,我们学到关心别人是因为我们週遭的人关心他人。虐待子女的父母也曾被父母虐待,是不足为奇的事。

父母在子女身上犯很多错失也不足为奇,很多父母在作了父母之后才学会作父母。他们生第一个孩子时,往往还很年轻,没有经验,他们很可能过份为孩子担心。他们还可能工作过度,弄得疲惫不堪,也许经济困难,对待孩子较为严格。几年之后,他们又生了其他子女,这时他们可能又变得太宽大了,这是大部分孩子们很快就发现并议论的。

另一方面,每一个孩子都不同。对一个孩子有用的方法不一定对另一个有用。因而,即使父母只生第一个孩子就学会作父母,但他们一直会有新的课题要学。

父母是人。他们即使知道该作什么,也不一定每次都作得到。父母在子女幼年时加给他们的罪恶感一直重压着子女们的心;子女加给父母的罪恶感父母也同样挥之不去。

我们需要宽恕父母。我们需要承认他们犯过很多的错误并宽恕他们。我们的父母并非圣人,很多规矩都是他们任意立的,并没有理由。有些父母还的确卑鄙。

有些父母还有更难以宽恕的事:酗酒的父母、抛弃的父母、残酷的、卑鄙的父母、偏心的父母、自私的父母、不鼓励不支持子女的父母、孩子最需要帮助而不帮助的父母,尤其是因了自己的不宽恕子女的父母。

所幸,有一个基本主题,足以使宽恕父母成为可能的。那就是一种真实的爱,隐藏在愤怒、焦虑和罪恶感之下的爱,隐蔽但真实的爱。因了这爱我们才能投向父母宽恕他们。

在我们实际作到这点之前,我们需要多次在心时里练习,但一定作得到。最后我们会愿意更认识我们的父母。

很奇怪的是,我们往往不太认识我们父母的为人。我们认识他们是我们的父母,但也许很少认识他们的为人。今天很多成年人回头看他们的父母,发现他们是受大萧条严重惊吓的人。也有人看到他们的父母是新移民来美的人,在他们不到很多年后,美国仍然冷漠仍然有许多禁阻他们的地方。

今天年轻人回头看他们的父母,发现这些父母也是一直未能达到愿望的人。再不就是发现一位母亲或父亲,因为深愿给孩子们一个漂亮的家、汽车、教育、旅游,而拼命工作,以致没有时间和子女相处;也有人发现他们的父母只是很普通的人。

最后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从来不想我们的父母只是普通人。我们小时候,父母都是神一样的神圣。因为他们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得见,什么都照顾。稍后,孩子们至少信任他们能照顾一切,他们知道一切问题的答案。

然而,有一天我们会发现他们不知道答案。我们受的教育会到达一个父母帮不上忙的阶段。再不就是我们在生命中到达一个我们认为他们永远不会理解的地步。我们很可能对了,他们不会理解,但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

宽恕父母会从我们自幼即有的悲伤记忆中释放出来。到他们面前去说上很多话来宽恕他们并不一这理个好主意。这种作法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他们可能说:「没什么可宽恕的!我那样作是对的……」这样,我们又回到争辩上去。

重要的不是确定谁对谁错。我们现在愿望的是彼此相爱,彼此宽恕,不要再有不愉快。我们的宽恕要在我们对待父母的和蔼上,在我们不计较过去上,在我们不想办法使他们因过去给我们的痛苦而痛苦难过上表现出来。

有些子女潜意识地使父母痛苦。他们作伤害父母的事,因为他们受过伤害。他们忘了这样作是伤害自己胜过伤害父母。他们不是泼水灭火,而是倒撒汽油。

有人说过,没有人在埋葬掉童年的痛苦之前能完全成熟。我们越早宽恕父母,就能越早度成年人的圆满生活。

⑶我们生命中其他的重要人物如果有一天我们在杂货店里卖东西,一个陌生人看着我们和我们的采购车说句类似下面这句话:「难怪你这么胖」,我们很可能火冒三丈,甚至用一句忿怒的话顶回去,然而我们中很多人可能只会瞪他几眼了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有什么权利对我们说这样的话?

但忘记这事并不难。那位陌生人与我们毫不相干,对他抱持怨恨毫无意义;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他。

当凌辱者是家人或我们称为朋友的人时,情况就不同了。这时我们会深深地受到冒犯,我们也不会忘记那凌辱。我们和他常常见面,我们对他投入了太多,不能漠视他。

因而,我们要宽恕的大都是陌生人,大都是朋友或仇人,如果这仇人进入我们生命的程度足够叫作仇人的话。

兄弟姐妹打架是很平常的事。「昆仲之争」这句话人人皆知,因为兄弟打架是很普通的事。兄弟姐妹被迫共处一室分享他们都要的好东西。所幸,兄弟姐妹一起快乐地遊戏就像他们打架那么频繁。所幸,打架争吵的兄弟姐妹成熟后会变成朋友,如果不是好朋友,也是彼此支持的亲戚。然而,有时并非如此,兄弟之争会延伸到成年之后。有时只是因了很小的事故,爆发成为完全的裂痕,堆积着自幼年所有的痛苦。有的兄弟姐妹彼此毫无联系,如果对方在场,即使是家庭聚会他也不去参加。

但这都是愚蠢至极的。什么都是可以宽恕的。有时兄弟姐妹需要是是聚在一起谈谈话。也许在成年之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配偶,自己的子女,以及他们的成就,他们也许对自己有信心可以谈了。但这也不是每次都奏效。如果提起从前太痛苦,而且会招来那不散的鬼魂。也许可以不打开棺材。把鬼魂和棺材一起埋葬的好。家人可以聚在一起讨论中性的问题。在许多年后,他们很可能发现他们有很多共同点,比他们想象的多。

和其他亲戚以及曾是我们生命中一部分的人也有这情形。有时机遇碰巧,两个人成了朋友,但发生了事情,毁坏了他们的友谊。可能是泄漏了秘密,把知心话告诉了别人,也可能是践踏了友情。不管是什么,友谊可能救活也可能救不活。重要的是二人不要硬化心肠,不要向对方关闭心门。至少在祈祷时要彼此记忆,相遇时礼貌相待,思想中仁慈宽厚。

⑷仇人我们大部分人都不认为我们有真正的仇人。但任何一个在我们的生命中扮演过重要角色并故意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们都可以把他归入仇人之中。在生意上,如果一个同伙或竞争对手为了自身利益或某种报复而设法伤害过我们,这人就是仇人。如果我们从前的友人作出破坏我们名声的事,他就是个仇人。如果我们自己或家人在街上遭杀害抢劫,或强暴或伤害,害我们的人就是仇人。要宽恕这些人困难得多。他们是故意伤害了我们,他们要作的就是伤害我们。

我们怎能宽恕这些人?我们第一个反应可能是报复。对酒醉驾车的人撞死我女儿,我可要求死刑。(其前他曾因酒醉驾车有三次被捕的记录!)我们可能要他终身监禁,可能要他受我们所受的痛苦,我们可能要他生意破产。

但我们需要小心地检查这些感觉。这些感觉真能满足我们吗?报复真的甘甜吗?你问问自称报了仇的人,报复并不甘甜。报复者即使毁灭了对方,感到的是一种空虚。报复也没有把他们失去的还给他们。

但宽恕起来很难,如果没有耶稣的榜样我们是作不到的。祂甚至悬在十字架上时还宽恕了祂的仇人。祂对残酷地对待祂的人还报的是仁慈。

最后,当然,不只为仇人,为我们自己也只有宽恕这一条路可走。我们所不要模仿的是对方那应该谴责的行为。

⑸我们生活的环境

是的,我们还必须宽恕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生活的环境不是我们选择的,我们是被安置其中的。有人为这点怪天主,因为对天主发怒。有人会觉得很奇怪,我们怎敢对天主发怒呢?想象天主需要宽恕是多么大胆啊?的确,我们亏欠天主的是爱、信赖、服从以及接纳。祂作的一切都是对的。

当然是这样。但我们的心软弱,我们对天主的观念贫乏。我们知道我们是天主造的,我们怪罪的,是祂叫我们这么软弱这么摇摆不定,怪祂为什么给了我们这个家和这些家人,换个环境我们一定好得多。我们奇怪祂为什么让我们的配偶、我们的孩子、或我们最好的朋友死去。我们奇怪祂为什么允许疾病和战争,我们怪祂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

我们需要宽恕祂,意思是说我们需要宽恕我们对祂所认识的形象,祂爱我们超过我们所知道的。祂关心我们,祂只愿意为我们最好的,但我们认为并非常常如此。我们对祂的宽恕可以说是求祂宽恕我们对祂的形象观念错误。我们需要天主顺服,我们需要相信祂会为我们作最好的。

宽恕的方法我们怎样才会宽恕?宽恕像所有的圣宠一样,首先来自天主。祂继续不断地宽恕我们,而且是祂指示我们怎样宽恕的,也是祂使宽恕成为可能的。祂宽恕之恩是为求宽恕者而赐予的,这是我们每天都应该祈求的恩典。

我们每天都需要宽恕。我们不能等待别人来求我们宽恕,或者来道歉才宽恕。当他们来求宽恕时,我们应该爽快地、全心全意地宽恕他们。但除非我们在心里早已宽恕了他们,他们来求时是作不到的。下边是一些练习宽恕的方法:

⑴祈祷式的宽恕这是一种心灵祈祷。为作这祈祷你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使你进入心灵祈祷的状态。

在一个美丽的日子,你到户外去散步。太阳温暖着你,但并不炙热。吹的是凉爽的微风,你深深的吸着那凉爽的空气,舒展心胸感到很舒服。

你沿着路树走下去,在前面有个人,你认出了祂是谁。祂的头发是深色的,皮肤是橄榄色,穿着长袍和凉鞋。祂在等你。

是耶稣,你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去迎祂。祂看着你微笑了,很显然祂看到你很高兴。

你看着祂的眼睛,你读出了祂对你的爱。罪恶感轻轻拂过你的心头,但祂的眼神把它一扫而空。

祂拉起你的手。

「来,」祂用祂那温暖柔和的声音说,你感到你听得再清楚不过了。「来,有个人你需要同他谈话。」

「他是谁?」你问。

「你需要宽恕的人。」祂说,然后说一个曾经伤害过你的人的名字,这人可能是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一个老板、一个从前的朋友,也可能是你自己年轻时某一个阶段。

你一听到那个名字,就畏缩起来。

祂感到你的畏缩转身对你说:

「别怕。我和你同在,我每一秒钟都和你同在。」

「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原谅他(或她)。」你说。

「你一定能够。」祂说,「请你原谅他。要记得我爱那个人。」

你差不多嘟喃说:「你真是爱些古怪人。」但你嘟喃不出来,因为你想起祂爱你,而也许有人会说你古怪。

你和耶稣手牵手走在路树间。和祂在一起是那么愉快,和一个爱你、知道你一切的人在一起是那么舒畅。单单祂的临在就使你的心欢唱。

然后,在前边树下你看到那个你需要宽恕的人。他看了你一眼,也许是恐惧的一眼,他可能想你来报复。再不然他的眼可能是傲慢,也许他连正眼看你都不看。

你看看耶稣,然后走向他。

「我来看你。」你说,「因为我要宽恕你。你伤害过我,我不能否认,但也许我也伤害过你,现在我要我们彼此宽恕,我要宽恕你,我爱你。」

那人看看你,你看得出来他在听你讲话。但也许他也还没准备放过那一切。

耶稣用肘轻推了你一下。

你拥抱那人。你紧紧抱住他说你爱他。

耶稣抱着你们两个,一切都过去了。

当愤怒和伤害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也许是我们童年的事时,这种方法似乎最有效。对那些我们无法亲自把宽恕告诉他们的人,这方法也是最好的,如已亡的父母或其他的人。宽恕我们自己这更是个好方法。如果我们能想像我们十岁或十六岁,或我们一生任何我们作了不希望的行为的时期,作这样的祈祷,我们就能宽恕自己。要想像年轻时的我们,是那么孤单,那么迷失,那么痛楚,以致我们作了那些事。我们必须常常记得一件事,如果那个人是别人,别人十岁、十六岁或任何年龄的孩子,我们一定会原谅他。我们为什么易于对别人仁慈,对自己则严酷呢?

⑵写宽恕信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愿意,那就是和人一刀两断。甚至恼恨也比完全漠视离爱近些。家人吵架至少还知道对方存在,住得远远的家人,不告知下落,彼此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也不闻不问,是最难以和好的。

有一个影响可能对我们有所帮助。我们和其他人都有很多关联,我们需要这些关联,没有这些关联我们的生活会完全不快乐。画一个盒子,里面画上很多蚕茧,代表人。蚕茧每个都各有自分开,但每个都有很多的细丝伸到其他茧上去。有人只和一两个人有关联,有些则和很多人有很强的关联。少数人的细丝则紧紧緾着自己,和他人没有关联。

让我们想像,代表温暖的、有益的丝是红色,毁灭性的则是蓝色。当一个人完全被自己的丝緾绕着,这丝大都是蓝色。但在别人之间也有蓝丝。

我在以这想像来操练时,我们得知把蓝变成红相当容易,但在老关联上建立新的关联则是非常困难的。活关联中也有已死的关联。

我们不愿把人赶走,也不愿被赶走。我们可能还不能宽恕一个伤害,但我们不要失去联系。

对某些人来说,登门拜访,或甚至打个电话沟通下都太痛苦。我们到了对方家或在电话中会向对方大叫,是挖掘旧伤痕而不是治愈它们。

有时登门造访做不到因为人已他迁,长途电话又可能太贵,这时书信就派上用场了。

写过这样的信的人都知道是多么有用。我不是指一再重述过去的伤害的信,也不是指一直给予或要求宽恕的信,我是指简单的、温暖的、友情的信。这样的信,不管写的是天气或者一个家人的活动,都一再地表达:「我关心你。我们之间的爱没死。这爱现在可能不那么强烈,但它没死。」

也许圣诞卡或生日卡是个开始,卡片不需要写很多话。然后,写些小纸条,告诉些小消息,都说明这个人仍然重要。

但可能有人问,如果回信别别扭扭又该如何?我劝你不要理会,再写信给他就好像你没认出前信的别扭一样。

如果根本不回信呢?你继续写,也许需要很多年才能有回应,但这些信使你与这人保持联系。

⑶慢慢地聚在一起有时你愿和那人相聚,但为你二人都太困难。你决定了不要破裂,但简单的讨论你二人的不同意见为你二人仍然太痛苦。这时有些方法使你们慢慢地聚在一起。

①用一个例行的邀请约对方来聚会。这表示你仍把对方当作你生活中的一部分。的时你在邀请函上写上「真希望你能来」,更能奏效。 ②给对方打个电话,告诉他家里的消息。家里别人本可打这个电话,但你要找机会和他谈话。也许你只说消息所必须说的,但这是个接触。③当你知道你许久失去联络的人在父母或另外一人那里时,你也去看父母或另外那人。除非对方会使你的父母或另外那人不愉快,这是个好时机。对方和你都爱的人在场会消除双方的压力。你们彼此也许不多谈,但你们分享了作客之乐。

④和对方去同一间杂货店或某些这类地方去采购,找和他碰面的机会。遇到他时向他微笑,然后继续采购,这也是接触。

⑤给对方子女或对方的其他人送礼,这也是避免往来的方法。

⑥下次家庭聚会在你的家举行,找理由使对方来。这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没有人愿意在别人家使其不愉快,主人也不愿使客人不愉快。

开始时,除了无害的题材之外,你们也许没有很多话可谈。但会有一个时机你二人会为一个笑话都笑出来,或者为一个家人的逝世而共同哭泣。有时你二人可能同在厨房洗盘子,也许你们在共同玩一个遊戏。

慢慢地接近对方,把握时间。这儿,就像其他地方一样,忍耐会得到偿报。

有一句老话说:「时间会治愈一切创伤」,的确如此。但我们能帮助时间,给它机会,创伤会治愈。

⑷面对事实宽恕需要很大的明智和技巧,说太多和说太少都不好。常常有时需要而对事实。但面对事实这个词不该解释为以拳击者的脸看对方,面对事实应该是愿意解决困难的二人亲爱的相会。

重要的是以祈祷准备这会面。作计划的一方应该知道说什么并依靠圣神使你说应该说的话。此外,作计划的一方还应知道,虽自己把事情想通并小心准备了一切,对方可能仍然毫无准备。这为对方明显地不利,要慢慢地技巧地接近他。

相会的情况不应被打断。应该不是使你二人想起旧有的冲突的地方。然后,平平静静地,你可以说像这样的话:

「发生在你我之间的事我一直很担心。我不愿其结局是这样的。我知道,如果我们共同用头脑想想,我们可以找到出路,我希望你像我一样需要找个出路。」

对方的回应也许不如你想像的那么使人兴奋,但有时则比你想像的还要使人兴奋。对方往往也愿意把事情补好,只是不愿走第一步。有时回应可能类似:

「好的,如果你愿意承认你错了,我会接受你的道歉。」

这是个死胡同。如果你十分肯定你没有错你该怎么办?这时你可说类似以下的话:

「我来不是要指明对或错或这类事。我来是和你恢复友谊,并为我所作任何冒犯了你的事道歉。我们不必每件事都看法相同,但这不该改变我们的友情。」

可见这类面对问题是多么困难的事。但有时必须用这方法,这方法可能正是澄清气氛所必需的。

然而,有些警告这儿很适用:

——只集中在你二人意见不同的地方。不要挖掘许多年前发生的事,不要彼此分析对方的人格或缺点,只谈手边的事。

——这面对作完之后,不要再作一次,作完了就完了。这面对只是你二人之间的事,不应告诉别人。

宽恕与不宽恕的后果⑴缺乏宽恕也许首先该谈谈缺乏宽恕会怎样。我们是谈被他人伤害的事,有时这伤害是肉体上的,例如他人出于疏忽或恶意伤害过我们,造成我们身体上的疼痛。这是真实的伤害,我们明明知道。然而,更常见的是心理上的伤害,这种伤害在身体上留不下什么,但在心灵上却留下伤痕。我们每次受伤,不管是身体上的或者心灵上的,我们都会痛,开始是剧烈的,然后结痂,如果我们不抓住那结痂,可能出现疤痕,但即使是疤痕到时候也会消失。

但让我们先来看看那剧痛。很可怕,我们每次看那疼痛地流着血的伤口,我们会再痛苦一次。痛苦很深,无法忽略。人在疼痛时只对他说「忘记它吧」是既残忍又愚蠢的。

受伤害的人忘不了他身心上的剧痛。

人在痛苦时需要说的是像「让我帮你敷上些治愈的药物吧」这样的话。

然后我们可以帮助那人治愈创伤。

不幸的是,太多的人不愿意让人治愈。他们不用治愈的药物,他们让伤口流血,他们甚至忍受一个本来容易包扎的失血之苦。

抓住痛苦不放的情形在心理上也会发生。他们逢人便诉说他们的痛苦。他们可能计划报复,再不然就是伤害任何一个碰巧进入他们生命之中的人。再不然,他们还可能继续不断地揭开他们的伤口,致使他们再度受伤,就像一个人拒绝包扎伤口避免它一再裂开那样。

后来,当伤口开始痊愈之际,有些人仍坚持揭开它。甚至在许多年后,有些人仍不让他们的伤痊愈。我遇到过谈个不休述说他们的丈夫或妻子或父母对待他们的种种的人,他们的确是受了虐待。人问他们那些事是何时发生的,答案可能是「二十七年前」。他们仍在蕴育着这创伤。

当我们拒绝宽恕时,我们就是继续使创伤溃烂。心灵创伤的溃烂和身体伤口溃烂的结果是一样的,并无区别。疤痕留在那儿,使人变形。但不宽恕的人才有疤痕,不被宽恕的人则可能没有疤痕,尤其是如果这人距离很远,永远不会和受伤者有任何接触;尤其如果这人根本就不知道伤害是他造成的,更无疤痕可言了。

不要弄错了,疤痕的确能使人变形。一个心存怨恨的人,他的心对人就会关闭一部分。有时他关闭那么大的一部分,使他无法向任何人表示仁爱。他实际上是在说:「任何人别想再伤害我」。但他也在说:「别人别想再爱我」、「我永远不会再爱任何人了」。

我们拒绝宽恕时,我们让伤害我们的人在我们身上握有太大的能力。他们伤害了我们,走掉了,也许永不再相见,但我们仍让他们日复一日地伤害我们。我们允许他们毁坏我们的幸福,甚至我们週遭人的幸福。我们说恨他们对我们的作为,但本质上却让他们继续他们作为的后果。

我并不是说宽恕是件容易的事;我只是说宽恕是可能的。我也是说,宽恕是聪明的、是明智的,是为我们自己有益的。

如果我们不能为了对方的缘故宽恕他,我们也该为了我们自己的缘故宽恕他。本质上感到后果的是我们自己。

⑵宽恕者的后果宽恕对宽恕者有何好处?当我们抛空了我们的怨恨与愤怒时,我们就是让那黝黑的毒素离开我们。中世纪的人相信,人生病是因为体内有坏血,坏血必须排除体外。为了这点,他们实际作的就是放血,割开一个出口,让血流出。有些流传到现在的故事说,有人因放血流血过多而死。但有趣的是,也有很多故事说人被放血之后,深深地睡了一觉,次日病情大有起色。

宽恕可能就是一种放血。宽恕是痛苦的,我们宽恕时可能想我们在失去我们需要并愿要的东西。放掉愤怒和怨恨是件难事,我们感到我们有权拥有那个愤怒,我们可能的确有这权利。但慢慢地我们会知道,那只是一种过滤性病毒,是我们内在坏血在毁灭我们。当我们努力放下愤怒甚至仇恨时,我们发现我们精疲力竭,这是因为放下怨恨要消耗大量的情绪资源,我们也可能沈沈睡去。我劝你在宽恕的行为上也要仁慈地对待自己,也许这对我们需要较多的休息,洗个热水浴,洗久一点,坐在我们最喜欢的沙发上,一杯美酒。作完之后,我们就开始进步了。伤害不见了,创伤现在开始痊愈。我们将会变成一个完整的健康的人。

当我们在心里保留愤怒时,怨恨倾向于毒害我们整个人,为害我们的幸福以及我们对待别人的方式。我们宽恕时,甜蜜的宽恕也会扫过我们整个系统。它会使我们待已也较为仁慈,因为,终归一句话,我们也有很多要宽恕自己的地方。

宽恕会使我们对围绕我们的人较为甜蜜。将来终会有一天,我们对仇人也会仁慈。

宽恕使我们与自己与别人和平相处。耶稣给我们的复活信息,其中一意分就是平安。

「祝你们平安,」祂说,然后继续说:

「接受圣神吧!你们宽恕谁的罪,谁的罪就得宽恕;你们保留谁的罪,谁的罪得保留。」(若202123

这话我们习惯认为是指告解圣事说的。毫无可疑,也的确是这样,但我们每个人也必须宽恕别人。我们宽恕时就是给对方和我们自己平安。抱怨没有平安的人应该法律省察他给别人的宽恕有多少,没有任何事像宽恕那样能给人平安。

还有,我们宽恕并被宽恕时,我们也学会了同情。宽恕之后才能了解,人们为什么有那样的行为,为什么忍受那样的痛苦,这就是同情的意思,一个没受过苦的人不能对任何人感到同情。有了宽恕我偿会变得对人容忍,不那么愿意吹毛求疵,在人有需要时更愿意伸出援手。

⑶被宽恕和不被宽恕的后果我们前边说过,冒犯人的人也许根本不知道他给人造成的痛苦。事实上有人的确如此,也有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当我们所爱的人不宽恕我们时,我们才知道我们造成了痛苦。也许我们愿意弥补我们因一个不同的意见或误解甚至一个真正的卑鄙行为所造成的分裂。但有人不愿意宽恕我们,也许连说话都不愿和我们说。我们可能谦虚地求他宽恕,但他只是拒绝。有时是微妙的拒绝,就如有人会说「我宽恕你」,但他的行为却说明他并未宽恕。有人会说「我宽恕你,但我永远也不再信任你」,也许有人说「我原谅你,但我忘不了你作的事。」或者「我原谅你,但你别管我的事。」或者一边说宽恕一边又故意伤害我们。

这些都是非常痛苦的情形。我们无法进入对方的心灵,改变不了他的心。除了给予宽恕,我们能作的是微乎其微。

奇怪的是,误会似乎能独立生存。它有时一直生长,越长越大,一直长到变成二人之间的真正墙壁,虽然是看不见的墙壁。这时我们所能作的只有以头撞壁的份儿了。

求宽恕而不被宽恕,的确很痛苦。

不求宽恕而未被宽恕的人也同样痛苦。他伤害了人而且还未解决,这个事实终日盘踞在他的脑际。那是个奇特的心理力量,在人和人之间运作。我们都见证过爱,爱是那么明显,我们甚至可以摸得到。我们也看见过仇恨。甚至仇恨的不是我们时,它邪恶的力量仍会把我们吓住。宽恕和缺乏宽恕也有同样情形,它们都是能接触对方的力量。

有一天,我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有趣的想法。我们在讨论报上所载一个著名的犯人的故事。这犯人轻视别人生命的价值而硬了心肠。

「你看,」我的朋友说,「他不会改变。直到有人宽恕他时他才会改变。当我们都震惊地看他、不同情他时,他改变了。他需要宽恕。」

我想我这位朋友的话有理。

宽恕他人会释放我们自己,就像被宽恕会释放我们一样。宽恕会给我们平安、生命和我们个人的复活。

所有的人都需要宽恕。我们需要人的宽恕,也同样需要宽恕别人。宽恕和它更强烈的姐妹——爱,是世界上力量最强的武器。

上一篇:爱的礼物之二
下一篇:圣召 心理与恩宠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爱的礼物之一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