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静 观 与 禅 定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0/11/17 7:26:00
 阅读次数: 2713
 文章标题: 伦理社会伦理自由民主初探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自由民主初探

 

 

(一)自由民主制度的基本要素

民主是一个极具争论性的字眼。今日大部分的国家,无论是属于东方或西方,属于第一世界、第二世界或第三、四世界,都自称为「民主国家」。举例来说,从前东德在政治体制上是中央集权国家,但亦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为国号。

本章以下所描述的,是欧美式的民主,也称为自由民主(Liberal-Democracy ),亦即中英联合声明中所暗示的民主。自由民主必须具备下列要素,即:民意、责任、多数取决、有限度的政府、多元化和容忍等各种因素。

1.民意与责任

民主政府由人民的公意(Public Opinion),具有「代表民意」的合法地位,而且必须向人民负责(Accountability)。一个政权如果只是历史上某个时期「曾经」代表过民意,并不意味它现在仍代表民意,因为政权可能变质,或民意的趋向可能已改变。所以,一个政权必须持续地代表人民;换句话说,它必须「现在」仍代表人民。

2.民意的表达

所谓「民意」,必须能公开而自由地表达出来,使人人能清楚知道民意的所在。要达到公开而自由的目的,必须有让民意获得表达的制度或机会,例如投票、举手、喝采等。产生代表民意的政权的方式有两种,一是直接民主,意即所有人集合在一起,然后表达意见,或作全民投票;另一是「代议政制民主」,意即人民定期性选举一群能代表他们意见的人,去进入一个中央的立法机构,行使政府的职能。

3.以多数取决

如果人民的意见出现分歧,则以多数人的意见为依归。这便是所谓多数人应该统治的原则。

4.有条件的民主

自由民主政体是一种制约性或有条件性的民主(Qualified Democracy ,它除了要符合上述三个原则外,还要受下列条件限制:

甲.有限度的政府(Limited  Government):意思是政府不能拥有无限的或绝对的权力。一个民主的政府是为管理一个「自由的」社会而存在。在这社会中,有各色各样的自由组合和独立自主的团体,例如家庭、教会、志愿团体、工厂、商行等等。政府只能在这些团体的边缘活动。如果政府要干预、调节,或甚至镇压这些团体(或个人)的活动,政府必须证明它合法地拥有这些权力,而且也要证明它的干预在「这个情况下」是恰当和合法的。我们必须承认政府拥有某些基本的权力,例如:维持社会的治安、巩固国防、防止贪污等等,但政府必须在私人或个别团体无力达到某个预期的目标,而必须政府去补足时,政府才可以干预。这个原则也称为补足原则(Principle  of Subsidiarities),即上级在正常状况下,不应做下级所能做的事;上级只是为了「补充」下级的不足,才能有所行动。

为了保障个人或团体的权利,政府的权力必须是有限度的;民主的政府应认可每人或每个团体都有一道神圣不可侵犯的藩篱,政府如要打破这道藩篱,它必须依法证明它确实拥有

这权力。而且,即使它能确实证明自己拥有这种权力,它也不能为所欲为,而必须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去采取行动。

在这个角度下,自由民主的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政府虽然有权颁布行政命令,但命令不能违反法律,法律也不能违反国家的大法──宪法。政府自己必须是一个守法的团体,依法而行,也受法律的约束和裁判。

乙.多元化的社会(Pluralistic Society):现代的社会由服膺不同的宗教、信仰、意识型态等人所组成,每人都有权按其所选择的价值观念而生活。一个自由民主的政权是为全体的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了某个集团或某几个集团而存在。其实这种政权还应给予「少数者」以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它应该醒觉到,任何判断都有错误的可能,而且真理通常都可以由不同的角度去了解。所以良好的政府必须考虑各种不同的意见,并在可能范围内,承担协调各种意见和化解各种矛盾(而不是压抑不同意见)的责任。

丙.容忍的政府:一个自由民主的政府不应先天地坚持某种社会制度或社会形式(例如资本主义社会或共产主义社会等),也不应单以某种伦理标准为施政的根据。它不能把任何一种信条、哲学、宗教或意识型态强加于社会的其它人身上。基于人人平等的原则,不同的意见应受到容忍和尊重,而且应给予表达的机会。在社会形式与道德标准问题出现分歧时,自由民主的政府应以大多数人的意见为依归。本来所谓大多数意见,通常都是经常更替的,例如甲党的意见现在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下次大选时,乙党可能变为大多数。但如社会内出现永久性的少数或永久性大多数时,政府便应以特别措施,去防止「大多数的极权」的出现,以保障少数者的合法利益。

丁.有限度的大多数(Qualified Majority):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中,即使少数应服从多数,或「多数人应该统治」,但这「大多数」也应该受到若干限制。它首先不应是大多数人的极权或大多数人的暴政。任何民主政府都不应是一种极权统治,不能拥有绝对的权力。其次,一个自由民主的政府,还应在体制上,让「少数者」有成为「大多数」的机会。

(二)自由民主制度的基本形式

以上是自由民主制度的要素或先决条件,不符合这些条件的,便不是一般所习称的自由民主制度。下面将讨论民主的实践,即一些能上述的要素变为事实的民主体制或民主形式。

1.民意代表机构:立法机关

立法机关(Central Legislature 是一个代表民意的机构,由民意产生,代表人民去管理社会,具有决策的权力。这是一个社会政权的主体。

上文曾介绍过,一个民主政府必须能代表清楚而自由表达出来的民意,并向人民负责;代表民意有两个途径:一是经由全民投票,去得悉人民对某事件的看法和立场;另一是选出一群能代表人民意向的执政者,让他们组成一个中央的立法机关,代表人民去决定和处理中央政府应尽的一切责任。

立法机关通常经由全体有选举资格的居民,以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的方法产生。下面是在进行选举时所应注意的事项:

?选举立法机关的代表时,选举必须是秘密的(Secret),例如:没有人知道投票者所投的是什么票;不受强制的(Uncoerced),例如:没有人可以指令投票者应投什么票;及没有贪污成分的(Uncorrupt),例如:没有贿选的成分。否则这个选举未必可以代表普遍的民意。

?在准备选举期间,选民应享有出版及言论自由,否则所谓民意便无从获得充分表达。

?在准备选举期间,选民应享有集会自由(Freedom   of  Assembly  )及结社自由(Freedom of Assciation )。前者在协助选民交流意见,后者在使选民能出代表他们意见的候选人。

?上述的言论、出版、集会和结社的自由,对公平的选举都是极重要的;但谁能保障这些自由﹖执政者不可能是保障这些自由的理想人选,因为如果执政者企图藉舞弊以达到连任目的,他们必会用各种方法去压抑或控制这些自由。在现代社会中,唯一能保障这些自由的,是一个独立的司法机关(Independent  Judiciary)。这个司法机关必须是独立的,不受执政者所控制,因为这个司法机关应对任何有关选举的舞弊进行公平的审断,如果它是在执政者的控制下,它将无法有效地检控涉嫌舞弊的执政者。

2.行政机关

行政机关(The Executive 即政府的行部门,由一大群有专业知识的行政官僚,在民选的代表管辖下组织而成。

行政机关有双重任务:第一,它必须执行政府的决策;第二,它必须协助决策者去制定具体的政策,使政府的决策变为详细的计划和具有可行性的实践步骤。所以它同时拥有执行和咨询的双重任务。

?执行任务──中央行政机关的首长可能是由人民选出来的(例如国家的总统同时亦是行政机关的首长),行政机关中的各个部长也可能是由民选的代表出任(如果该政府是实行「部长制」,意即由立法机关中推选代表去担任行政机关各部门的首长)。但行政机关中绝大部分的上下级职员,都不是民选的,他们是一些各有专长的专业人士。是这些人要负责执行每天应做的工作,把民选的立法机关所定下来的政策,逐步地加以实现。这些人是一个现代国家所绝不能缺少的官僚阶层(Bureaucracy)、行政阶层或管理阶层(Administration)。无论那一个政党当选,这些人都会继续留在政府部门中,负责行政上的日常工作。

?咨询任务──虽然政府政策的制定是属于立法机关的权限,因为只有他们代表人民,并向人民负责;但行政机关在制定政策上所担当的角色仍是十分重要的。以下是立法机关需要行政人员去协助制定政策的理由:

甲.在一般的情况下,所谓代表民意的被选者,极可能对管理社会是个门外汉。例如:一个主张办好教育的人,他自己却不一定是个教育家,他未必精通教育的理论,也未必晓得整个社会内的教育运作情况;又例如一个知道要改革金融制度的被选者,却未必是个金融专家。这时,他需要专家的协助,他必须参考行政部门中各专家的意见,和他们累积起来的管理经验,使这些政策成为实际的和可行的政策。

乙.获选去代表民意的政治家通常都带有党派的偏见,对政纲有时会过分的执着。他们可能会强调社会某方面的需要,而忽略社会另一方面的发展。因此,他们需要一群无党派之见的,政治上中立的人士,去帮助他们看清楚社会整体的需要,而订立一套以他们(立法者)的理想为主,却亦能兼顾其它社会需要的平衡政策。政府各部门内的资深行政人员,正是他们所需要认真去咨询的人。

丙.许多良好的政治家都有高超的理想和抱负,而且充满热情,甚至具有拯斯民于水火和普渡众生的热愿。但治国并不能单靠热愿,他们需要一群头脑冷静、脚踏实地而热心工作的有经验的行政人员去帮助他们由天上降回人间,使理想不致成为梦想,使计划不致成为空洞的口号。

丁.最后,在自由民主政体中的政党,差不多必然是短暂的,因为任期有限制,而无人可以保证任何一个政党可以连选连任。但一个国家的行政,必须有若干程度的连贯性和可预测性,任何一个新的当权政党,都不能完全地、彻底地否定以往的工作和政绩,否则人民将会无所适从,在国际上与别国交往时,也会令别的国家很难应付。在自由民主的政体中,每个政党的主张容有不同,但却不能完全没有某些延续性,也不能由于政策改变太大,而使人民感到不胜其扰。在这角度下,社会需要一群稳定的行政人员,他们不会随政党的上台下台而在职去职,也不必无缘无故地卷入党争的漩涡里。他们要帮助新上台的政党去发展新计划,也要完成旧政党所留下的未完成而必须完成的工作。

在现代社会中,一个有专业知识、中立、冷静而持久的官僚阶层(即政府的行政部门),正是一群未必有专业知识、却有党派之见,情绪化而又短暂的政治家的好助手。

官僚阶层按其本质,不能代表民意,或成为向人民负责的立法者,因为他们有时正好和民意相反。例如:国防部总希望能尽量发展新式的武器,而且希望获得越来越多的拨款;但人民目前的意愿却可能是希望改善民生、增加福利的津贴。所以官僚阶层不能代表民意,也不能制定政府的政策;他们(在法理上)也不必向人民负责,因为他们是按自己的专业知识,而受政府聘用的。但他们必须协助代表民意的立法机关,去制定实际而可行的政策,而且必须向立法机关负责,按立法者的意愿,妥善完成一切指定的任务。如何协调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的冲突和矛盾,是现代政治的一项高度艺术。有些国家的总统既是行政机关的最高首领,又要向作为立法机关的国会负责,他便是这两个机关的协调者。英国的政治家卑治学(Bagehot )也称英国的内阁(Cabinet )为立法机关(下议院)与行政机关之间的「钮扣」。

3.社会性与经济性的制衡力量

如果一个自由民主的政府是一个有限度的政府,这种限度是不能单靠执政党的自律而达到的。它需要依靠体制上的一些客观的监察和制衡的力量。事实上,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中,原本便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独立而自主的力量存在着,政府在实践上也把许多决策的权力,下放到社会上的许多团体之中。举例来说,在经济的决策中,政府允许各种公司、工厂及其它各种不同的商业机构,去依市场的规律而制定各自的政策,政府只不过是总其成,而加以协调及解决其间的矛盾罢了。在社会伦理问题上的决策更是这样:不同的团体如教会及其它专业性团体,都各自拥有极大的自主权,去发展他们的道德及价值观念,或定出有关职业的道德标准;政府本身并无一套道德政策,也不会把自己所规定的道德律,强加在整个社会的人身上。其实连政党本身也不过是私人的组织,一切的政党都可获得自由的发展,并彼此产生互相制衡的力量。在自由民主的社会中,政府的任务是协调和统筹,只有在必要时才加以干预或限制。当然,在实践上,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处事方法,要决定应在何状况下才作干预,或干预的行动应达到何种程度等,并无绝对的准则。因此,有些社会较强调调节经济的活动,有些社会给某个宗教以较多的特权,也有些社会对某些职业管制较为严格。但无论如何,在自由民主的政体中,一定会存在着一些民间的力量,去牵制政府的活动,或平衡与监察政府的权力。

4.政治性的制衡力量:权力分立

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不单应满足大多数人的需要,也应照顾少数人的利益。政府内部的制衡力量,就是为这目的而存在。

贺伯(Hobbes)说:「自由就是把权力分割开来」( Liberty  is  power  cut  into pieces)。现代的政治家越来越相信,权力的分割,是一种保障少数人的利益的体制,是故意用来防止「多数人的暴力」的一种制度;没有它,「多数人应该统治」这原则,极易演变为多数人的极权,只为多数人的自私而服务。在政府的体制上,通常有三种「分割权力」的方法,即三权分立,上下议院的分立及地方权力与中央权力的分立。

?三权分立──这是权力分立的一种形式,方式是把政府组织分为三个分支,即立法(The  Legislature)、司法(The Judiciary)和行政(The Executive )。这三者必须由三群不同的人去负责,而且不能由一人或一群人去全权统辖;他们三者之间也不应互相从属,任何一个分支都不能否决另一分支的决定,或干涉另一分支的「内政」。严格来说,如果政府要实施一项政策,必须要获得这三个分支的一致同意;任何一个分支持有相反的意见,都足以使该项政策搁置。很明显地,如果要使一项政策获得迅速的执行,则三权合并(直属一个首领),远比三权分立为有效。在这个意义下,民主体制并不是一种最有效率的体制。正如在二人三足的赛跑中,两人都不可以按自己的意思和速度去赛跑,他必须和另一人一起跑,而最快的速度,也不能快过较慢的那位的最高速度。说得清楚点,二人三足的结果是被牵制、被拖慢;三权分立的原意也是要牵制和拖慢政府的办事速度。当然为了保障政府办事的基本效率,很少国家能达到三权完全分立的地步。比较上来说,美国是较为接近三权的完全分立;英国议会或国会(Parliament)的权力却是较大,而且可以在若干程度上控制司法和行政。虽然如此,司法机关仍有足够的方法,去拖慢议会的行动;而且在英国的议会辩论中,反对党也有相当大的牵制执政党的力量。在政治决定中,迅速的行动大多是对执政的多数党有利的,对少数党却未必有利。因此,对执政党的牵制便是对少数党的一种保障。

?上下议院的分立──另一种政府的牵制方式是把立法机关分为上议院和下议院。在美国,上议院(The   Senate  参议院)的地位几乎与下议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相等,任何议案必须同时获得上下议院(即参众两院)的通过。在英国,上议院(The House of Lords)的地位便远不及下议院(The House of Commons),一切的议案都是由下议院决定,上议院无权否决,但却可以拖延最多一年。欧洲其它国家的上议院的权力,比英国的上议院更小,但无论如何,上下议院分立的用意,也是在制造或大或小的牵制和拖延力,使少数党派或少数人能够获得额外的时间,去伸诉自己的权利,解释自己的政策。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的分立──最后一种牵制政府权力的方式是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的分立。在一个自由民主的政体中,权力下放是一种重要的行政措施。中央政府很少直接干预地方政府的某些行政事务,而且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权限和工作范围通常都有较为明确的界定。虽然地方政府的权力来源是中央政府,而且必须向中央政府负责,但地方政府仍然在很大的程度上,能按自己的政策和方针办事。在西方的民主传统中,多数党当然会执掌中央政权,但少数党赢得地方性选举的大多数席位却是常有的:尤其是若一旦数个地方政权互相结盟时,便会构成相当大的和中央对抗的力量。他们虽然无力反对中央,但对中央的牵制和拖延力,却是相当大的。

(三)自由民主的精神

以上所说的三种权力分立的形式,目的都是在牵制和监察由「多数党」(多数人)组成的政府,使他们不能随便而迅速地,或单单跟随自己的意愿而为所欲为。如果这个政府要推行任何一项新政策,他必须广泛征询民意、懂得妥协的艺术、能够协调社会内的各种大小势力、照顾任何一小群人的利益,而且在民意上要达到某种程度的「共同一致」( Consensus民意大致所归)。经由冲突与激辩而达致决议,是自由民主政权的一贯办事形式。

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繁荣和安定。繁荣就是物质的富裕和生产总值年年提高;安定就是化解或减少社会的矛盾。「多数人的极权」可以使行政产生高度的效率,或者也可以迅速提高生产,更可以把少数人的声音压低下去;但社会的矛盾并未解除,不安的因素仍然潜伏。因此「多数人的极权」的政府,并不是理想的政府。

自由民主的精神是少数服从多数,但多数亦应主动地去保护少数者的利益;多数人固然应该统治,但多数人并没有权利成为「多数人的暴力」。自由民主的社会的整个目的是使所有人和每一个人都能获得自由和个人人性尊严的保障。为了任何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不必要地牺牲另一部分人(不论多寡)的利益,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自由民主体制。

自由民主不单是一种建设理想社会,或达到理想政治的手段,它本身也是一个目标:即人应追求达到自由民主的地步。这个世界是属于众人的,因此人人都有权在这个世界上安居乐业;人人生而平等,因此人人都有免于被别人奴役、压迫、控制和统治的自由;人人都有人性的尊严和天赋的人权,因此人人都有权利安排自己的生活、掌握自己的命运;人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要走向什么地方,他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他自己就能作这个决定。如果我们把政治当作一种游戏,人类至今仍未能发明一种比自由民主体制更好的游戏规则,使人人能体验到人的自由和尊严,或使最多人享受到最多的人性权利:自由、自主和自决的权利。

(四)结论

?民主是一种政体,其权力属于全体人民。

?人民可透过直接民主或间接民主方式去管理国家;间接民主就是代议政制民主。

?政府权力来自人民,由民意产生,向人民负责;政府的一切政策应以民生幸福和民意大体所趋为依归。

?民意的表达要靠言论、出版、集会和结社四大自由来保障;保障的力量来自一个独立于执政者权力以外的司法机关。

?代议政府通常由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产生。公平的选举必须秘密、不受强制、和没有贪污成分。

?民意出现分歧时,以多数人的意见为准;少数服从多数。

?自由民主政体是有限度的,政府不能拥有绝对权力;即使「大多数人应该统治」这原则,也应有限度。

?自由民主的社会是开放的和多元化的社会,服膺忍让原则,能够容纳不同的意见。

?为对政府产生适当的制衡和监察作用,政府权力应分立,如三权分立、上下议院分立、地方与中央分权等;并应接受民间组织的监管,和容许民间团体发挥管理社会的功能。

?政府是为保障人民的利益和自由而存在,它自己也必须按法律办事。政府虽然可以颁布行政命令,但命令不能违法,法律也不能违宪。这便是法治。

参考资料

(一)孙中山先生有关民权的语录

「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有管理众人之事的力量,便是政权。今以人民管理政事,便叫做民权。」(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

「我们要讲民权,便不能不先讲自由、平等、博爱这个名词。」(第二讲)

「有了民权,平等自由才能够存在,如果没有民权,平等自由不过是一种名词。」(第三讲)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中国)代议士,都变成了『猪仔议员』,有钱就卖身,分赃贪利,为全国人民所不齿……大家对这种(代议)政体,如果不去闻问,不想挽救,把国事都付托到一般『猪仔议员』,让他们去乱作乱为,国家前途是很危险。」(第四讲)

「今日我们主张民权,是要把政权放在人民掌握之中……凡事都是应由人民作主的,所以现在的政治又可以叫做民主政治。」(第五讲)

「为什么人民不愿意政府的权力太大呢﹖因为政府的力量过大,人民便不能管理政府,要被政府来压迫……(所以政权和治权应该分开),人民有政权(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复决权),管理政府,要政府去做工夫……要政府有很完全的机关,去做很好的工夫,便要用五权宪法(政府有司法权、立法权、行政权、考试权、监察权)……有了这种政府机关,去替人民做工夫,才可以做很好很完全的工夫。」(第六讲)

(二)苛政猛于虎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轼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礼记檀弓下)

(三)对牛弹琴

公明仪为牛弹清角之操,伏食如故。非牛不闻,不合其耳矣。转为蚊虻之声,狐犊之鸣,即掉尾奋耳,蝶躞而听。                                         (牟子理惑论)

(四)天下人之天下

太公曰:「大智不智,大谋不谋,大勇不勇,大利不利。利天下者,天下启之;害天下者,天下闭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    (太公六韬:武韬)

太公曰:「故善为国者,驭民如父母之爱子,如兄之爱弟。见其饥寒则为之忧,见其劳苦则为之悲。赏罚如加诸身,赋敛如取于己。此爱民之道也。」    (太公六韬:武韬)

(五)宽容的政治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老子:五十八章)

(六)最高明的政治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老子:第十七章)

(七)补足原则

补足原则(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 )是天主教十分重视的一条有关「社会关系」的原则。它指出一个「上级团体」或上级权力与「下级团体」或下级权力之间的正确关系。这也是一个自由民主社会必须信守的重要原则:

「社会哲学有一条最重要的确切不易的原则:即凡个人能自己创办,能以自己方法完成的工作,不能从他们手中夺来,转移由公家经营;同样的,凡较小较低团体足以胜任的事,如必欲在较大较高的团体越俎代庖,则必违反正义,发生不幸,而干扰社会的正轨,因为在任何社会事业上,一切干预的自然目标,只是「协助」社会团体的各个份子,而不是消灭他们或并吞他们。」                          (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慈母与导师通谕)

(八)治理大地,服务人群

(创1:25 - 28; 13:4 - 15

创世纪的重要教训有二:(一)世界是上主创造的,它原属于上主,属于上主所创造的全体人类和每一个人;因此,任何人或任何国家,如果霸占了大地和大地的资源,而让其它人陷于赤贫的境况,都是严重地违反了圣经的精神。(二)人有「治理大地」的权利和责任,必须使大地井井有条,成为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因此,管理大地的任务也是属于全体人类和每一个人的,我们不应把天赋的人权──治理大地之权──轻易放弃,而任由少数人去为所欲为。耶稣替门徒洗脚的榜样,是一切当权者的典范:权力是为了服务,而不是为了骑在人民的头上;而拥有权力则是为了能站在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上,更有效地服务人群。

(九)西谚精选

. Democracy represents the disbelief in all great men and in all elite  societies: everybody is everybody's equal.   (Nietzsche)

民主观念隐含着对一切伟人和所有精英集团的不信任:因为人人生而平等。(尼采)

2.You cannot possibly have a broader basis for any government than that which includes all the people, with all their rights in their hands, and with an equal power to maintain their rights. (William Lloyd Garrison)

一个根基稳固的政权必须以全民为主体,他们拥有一切权利,并能以平等的权力去维护这些权利。(加力信)


上一篇:对自由民主制度的反省
下一篇:礼貌与修养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自由民主初探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