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静 观 与 禅 定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0/12/5 9:06:00
 阅读次数: 3497
 文章标题: 圣经旧约希伯来民族简史之十六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希伯来民族简史之十六

第二节 居鲁士的政策和犹大被掳归回
  波斯居鲁士王在其建立帝国的征战中采取了不同于亚述、巴比伦的政策。他对被征服者不关不杀,并加以安抚,例如巴比伦末王纳波尼杜在巴比伦城陷落后,就受到居鲁士王的宽容优待。居鲁士王对各地神庙和不同民族的宗教信仰一般也采取尊重保护的政策。居鲁士王这种温和怀柔的安抚措施赢得了人们广泛的支持,大大有利于波斯军事征服的最后胜利。他在南征北战中,何处有俘虏,就在何处宣布释放,他还释放巴比伦帝国时代的俘虏,让他们归回本上,重建原来的家园,恢复固有的宗教习俗和生活方式。居鲁士王的政策有现存的史料为证:伦敦不列颠博物馆的居鲁士泥柱铭文记有居鲁士口谕:一切被掳者,我让他们回到他们的地方去!铭文详列居鲁士王笼络人心的种种善行(参见巴顿《考古学与圣经》第484页)。居鲁士王在取代巴比伦之后的第二年(公元前538年)即下诏书优先释放约半个世纪前巴比伦王从巴勒斯坦掳来的犹大人回归祖国,重建耶路撒冷和圣殿。圣经记载居鲁士这个行动是由于上主激动居鲁士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波斯王居鲁士如此说:上天的神“雅威”,将地上万国交给了我,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筑一座殿宇。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愿他的神与他同在,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建筑以色列的神“雅威”的殿宇—他是在耶路撒冷的神。(厄上123,编下3623)居鲁士王下诏释放犹大被掳之民,使他们归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诏书,赢得了被掳犹大人的欢心与拥戴,他们认定居鲁士是上主选定的牧人,他要执行天主的旨意。虽然居鲁士不认识、也不敬拜上主,但上主却加给他波斯大王的名号,使列国都向他投降。回归时期里的先知第二依撒意亚关于居鲁士王就有如下的论述:论居鲁士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命立稳圣殿的根基。我上主所傅油的居鲁士,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的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对他如此说: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因我仆人雅各伯、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依44284514)这位第二依撒意亚先知除在上面两次直接提到居鲁士王的名字外,在书中的好些章节里,虽没有指明道姓,但却是明白无误地指着居鲁士王说的,如:谁从东方兴起一人……上主将列国交给他(依412);我从北方兴起一人……从日出之地面来…”41: 25),居鲁士原出自北方米堤亚(Media),是酋长家族出身,取得政权胜利后是从东方而来。我已经使埃及作你的赎价…”433),居鲁士一连串的胜利,矛头已指向埃及,先知预见埃及指日可下,但结果居鲁士来不及征服埃及,而是在死后的第四年,才由他的儿子坎拜栖兹征服埃及,由此亦可证明第二依撒意亚的预言发于公元前525年坎拜栖兹占领埃及之前;还有我召鸷鸟从东方来…”4611)这里的鸷鸟指的是雄猛崛起的征服者居鲁士;“…上主所爱的人,必向巴比伦行他所喜悦的事,他的膀臂也要加在加色丁人身上48: 14),居鲁士代表是上主所爱的、是施行上主旨意的新王,巴比伦与加色丁人都在居鲁士的攻击下宣告灭亡。
  从历史的角度看,波斯居鲁士施行温和怀柔的政策,是为他长远的战略利益服务的。单以他释放被掳的犹大人从巴比伦归回耶路撒冷为例,巴勒斯坦历来是西南亚和埃及国的缓冲地带。居鲁士王在夺取亚非霸权的征战中,灭亡新巴比伦后,下一个攻击目标无疑是埃及,居鲁士希望在靠近埃及领土边缘,有一个象耶路撒冷这样的一个前缘据点,这样将对他进攻埃及起有利的作用。被掳之民回去重建耶路撒冷和圣殿的事实就达到了这种目的。此外,从更长远的历史眼光看,西边马其顿希腊正在崛起,希腊势力的东渐,巴勒斯坦也首

当其冲,对波斯来说也起了前沿缓冲的作用。
一、回归的领袖则鲁巴贝耳与耶叔亚

  波斯居鲁士王于公元前538年下诏通告全国,犹大被掳之民凡自愿归回耶路撒冷的人,都可以回去,他并鼓励暂时不能归回者给归回的同胞经济上的支援说: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都应捐助金银、财物、牲畜帮助他们;以及也要为耶路撒冷天主的圣殿,甘心献上礼物(厄上14)。从犹大被掳到回归这段时间,至少已过了半个多世纪了,不少的人已习惯于巴比伦的生活,新生的一代对巴勒斯坦不熟悉,也没有炽热的回国感情,所以在开始,并不是所有被掳的犹太人都急迫想回归祖国。旧约《厄上》、《厄下》是回归时期的珍贵史料。《厄上》第一、二章记载首批归回耶路撒冷犹大人的人数和组织经过,领导归回的组织者和领袖有舍市巴匝、则鲁巴贝耳、耶叔亚等人。关于舍市巴匝(Sheshbazzar)其人的名字只在《厄上》中出现过四次(181151416),以后不再出现。最初的记载是:他是犹大人的首领,是居鲁士王派他为省长的,并把巴比伦王从耶路撒冷抢夺来的圣殿器物,如金盘、金碗、银盘、银碗和其它金银器皿共五千多件交给舍市巴匝带回耶路撒冷的。除此之外,以后再也没有提到舍市巴匝此人的事。圣经考证学者认为此舍市巴匝可能就是则鲁巴贝耳的别名,与则鲁巴贝耳是同一人。也有的学者发现舍市巴匝和编上318中的舍纳匝尔Shenazzar)一词很相似,也可能两者就是一人。这样一来,舍纳匝尔是则鲁巴贝耳的叔父,因为按照达味家谱,则鲁巴贝耳是被俘的约雅金王的孙子,沙耳提耳的儿子,而沙耳提耳和舍市巴匝是兄弟关系,同是犹大王约雅金的儿子。但无论如何,舍市巴匝在以后回归建圣殿的活动中不再扮演任何角色,而主要活动的组织者是则鲁巴贝耳与耶叔亚。则鲁巴贝耳是犹大王室后代,而耶叔亚代表宗教的司祭阶层。
  据《厄上》的记载,首批回归的人数约五万人,分属犹大、本雅明和肋未支派,而以犹大支派居多数。这支回归的队伍在公元前538年离开巴比伦,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跋涉行程,在第二年(即公元前537年)到达耶路撒冷。怀着极大热情的回归之民,几乎没有停息,就着手开始了圣殿的修建工作,从则鲁巴贝耳、耶叔亚、司祭、肋未人到一切被掳回归耶路撒冷的人,都兴工建造(厄上38)。众人在一片欢呼哭号声中,重新立下圣殿的根基。圣经记说:匠人立上主圣殿根基的时候,司祭皆穿礼服吹号,阿撒夫的子孙肋未人敲钹,照以色列王达味所定的仪式,都站着赞美上主。他们彼此唱歌、赞美称谢上主……众民大声呼喊,因上主圣殿的根基已经奠基。有许多司祭、肋未人、老族长,就是见过先前圣殿的老年人,现在亲眼看见立这圣殿的根基,便大声哭号,也有许多人大声欢呼,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欢呼的声音和哭号的声音,因为众人大声呼喊,声音听到远处。(厄上31013)。
  重新建造圣殿的工作虽然立下了根基,但修建的进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多少年来住在耶路撒冷、已成为混血种族的撒玛黎雅人也要求参与修建圣殿的工作,他们的理由是:我们寻求你们的天主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厄撒哈冬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天主(厄上42)。这批人的自述表明他们是在亚述散乃黑黎布王的儿子厄撒哈冬(公元前681668)年间,就被厄撒哈冬从外地迁移入北巴勒斯坦。到了犹大国灭亡之后,他们又南移进入耶路撒冷定居的,与犹大人不是出于任何相干的血统。所以则鲁巴贝耳、耶叔亚对他们的答复是:我们建造天主的圣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居鲁士所吩咐的(厄上43)。于是撒玛黎雅人和其它族人多方阻挠修建工作的顺利进行,他们还买通了一些参议员千方百计进行破坏。在这种情况下,修建圣殿的工作被迫停止,因而也使犹大人热情减退、人心涣散,停工期间竟长达十多年之久,从居鲁士王年间一直停到波斯王达理阿王第二年(厄上4524)。

二、犹大归国时期中有关的波斯诸王
  从居鲁士年间到达理阿王之间,还隔有坎拜栖兹王。居鲁士是波斯帝国开国的波斯之父(公元前590529年),公元前539年,他灭亡巴比伦,占领巴比伦城,十年之中东征西讨建树颇大,积极准备进攻埃及。就在公元前529年,居鲁士东进打败东方一游牧民族,俘获该民族女酋长的儿子,后来此青年自己死于狱中,该女酋矢志为儿子复仇,就在一次小战斗中,居鲁士王意外死亡。居鲁士王的儿子坎拜栖兹(公元前529522年)继位。坎拜栖兹继承父亲居鲁士遗志,发兵进攻埃及,他的一支大部队曾陷入沙漠的一次巨大沙暴之中,以致全部失踪,至今仍为千古难解之谜。埃及国人素来以猫狗羊为圣畜,据传坎拜栖兹曾把大批猫狗驱人战场,把埃及人认为的圣畜作为前导,因而扫打败了埃及军队。这些事仅为传说,但是坎拜栖兹于公元前525年征服了埃及,把埃及并入了波斯帝国的版图。坎拜栖兹也于公元前522年在战斗中突然死亡,接着登上统治宝座的是闻名的达理阿王一世(Darius the Great公元前521485,)。据希罗多德史书记载,他是坎拜栖兹的侍卫,曾随坎拜栖兹进攻埃及,公元前522年,坎拜栖兹死,达理阿在波斯一些贵族支持下杀了居鲁士另一个儿子巴尔狄亚登上王位。起初他没有得到普遍的拥护,只得采取暴力的统治,镇压东方原支持巴尔狄亚的势力的反抗。在平定国内叛乱后,他发动几次巩固帝国边界、阻止游牧部落入侵的战役。公元前519年进攻里海东岸地区,518年巡视埃及,513年越过多瑙河进入欧洲,在爱琴海地区,马其顿望风投降。为确保波斯在亚洲全区的稳固统治,达理阿王认为应征服希腊,公元前499年,达理阿派他的女婿马多尼奥斯远征雅典,舰队为风暴所吞没。公元前490年,在希腊中部马拉松战役中又败于雅典。以后达理阿还准备再次远征,但壮志未酬身先死。达理阿王30多年的统治,进行各项行政改革,健全国内的行政制度,划分省区,统一货币和度量衡,开辟海陆运输路线,巩固了中央集权,扩展版图,伸展势力到欧洲多瑙河、黑海地区。达理阿一世为宣扬其武功政绩,他在今伊朗极西部克尔曼高地贝希斯敦的石崖上,用古波斯语刻上了一个记功碑文,今称为贝希斯敦石刻(Behistun Inscription),这是波斯时期流传下来的最重要的波斯铭文。
  达理阿王的宗教政策也为人所称道。他尊重帝国内各民族的宗教,整修订多各种宗教神庙。居鲁士王时代,犹大人重修圣殿受到阻挠,一到了达理阿上台执政的第二年(即公元前520年),修建工作就又重新开始了,这与达理阿王执行的尊重各民族宗教的政策是密切关连的。
  达理阿一世之后,波斯帝国的第四位王是薛西斯一世(Xerxes I公元前485465)。他在公元前480年进攻希腊,其陆军取胜,但海军在萨拉密(Salamis)一役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第二年,波斯陆军也被击败。从此显赫一世的波斯帝国也开始走下坡之路。这位薛西斯一世现在圣经学者一般都认为他就是旧约《艾》中的薛西斯王
  薛西斯一世之后的波斯王按先后顺序为阿塔薛西斯一世(Artaxerxes I 公元前465425)、薛西斯二世(Xerxes 公元前425424)、达理阿二世(Darius 公元前424404)、阿塔薛西斯二世(Artaxerxes  公元前404358),阿塔薛西斯三世(Artaxerxes 公元前358338)、亚色斯(ARSES公元前338336)、达理阿三世(Darius 公元前336331)。
  以上为波斯帝国时代的波斯十一王,后七位当中,在圣经出现名字的只有阿塔薛西斯王(《厄上》、《厄下》)但波斯时代共有三个阿塔薛西斯王,分别为一世、二世、三世。乃赫米雅和厄斯德拉回归耶路撒冷时,就是波斯阿塔薛西斯王当政的年代。
三、先知哈盖、匝加利亚与第二圣殿的完成
  回归耶路撒冷的犹大人修建圣殿受阻停工,从居鲁士年间停到达理阿王第二年(即从公元前537520年)。达理阿王的上台标志一个宽容各族宗教信仰的新时期,这时出现哈盖和匝加利亚两位先知。他们认定重新修殿的时机已经来到,所以出来为修殿的工作多方奔波,进行宣传鼓动。哈盖先知大声疾呼说: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么?万军的上主如此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你们要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盖1478)。哈盖先知以上主的代言人的身份鼓励修殿的群众迎接一个更丰富、更光辉的未来说:万军的上主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的上主说的。(盖289
  先知匝加利亚是一位年轻的先知,他辅佐老年的先知哈盖,在同一年代里发出同样的声音,劝勉众人同心同德,倚靠上主,努力建造圣殿。他尊崇回归的领袖则鲁巴贝耳,并提高他的领导威信,他对则鲁巴贝耳的劝勉与鼓励是不是倚靠权势,不是倚靠能力,乃是倚靠我的神能,方能成事。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则鲁巴贝耳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他必搬出一块石头,安在殿顶上,人且大声欢呼说,愿恩惠归与这殿则鲁巴贝耳的手,立了这殿的根基,他的手也必完成这工程(匝469)。就在先知哈盖和匝加利亚的鼓励下,则鲁巴贝耳和耶叔亚再次领导群众,动手建殿,工程进展顺利,达理阿王也给予一定的支持。公元前516年,就是达理阿王第六年的阿达尔月初二日,这圣殿终于修建完成(厄上6115)。为有别于撒落满王时代修建的圣殿,这座圣殿也称第二圣殿,后世也有称它为则鲁巴贝耳圣殿的。从被掳之民回归耶路撒冷立定圣殿根基到圣殿的修成,其间相隔20年之久。如从巴比伦王拿步高毁灭耶路撒冷圣殿至第二圣殿的重新建立,正好整整相隔70年(即公元前586516年)。
  第二圣殿的完成,则鲁巴贝耳和祭司耶叔亚这时都成为回归犹大人心目中复国的领袖,则鲁巴贝耳可比为众人所盼望要来临的默西亚。哈盖先知称他是上主的印,是上主所拣选的(盖223)。匝加利亚先知指出则鲁巴贝耳和耶叔亚是两个受傅者(匝41461114)。但自从则鲁巴贝耳的第二圣殿落成之后,艰巨神圣的任务已经完成,以后除了乃赫米雅与厄斯德拉的事,圣经不再有记载了。回归的犹大人并不再建立以往独立的国家,从波斯达理阿王以下,巴勒斯坦耶路撒冷仍由大祭司作为宗教领袖进行管理,形成一种等级司祭制的神权政体,政治、外交与经济仍紧紧掌握在波斯政权所委派的官吏手中。


上一篇:希伯来民族简史之十七
下一篇:希伯来民族简史之十五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希伯来民族简史之十六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