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圣月 - 炼 灵 月》
 静 观 与 禅 定
 七件圣事之一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吴智勲
 发表日期: 2008/12/28 22:24:00
 阅读次数: 4242
 文章标题: 法典婚姻基督婚姻的神学反省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基督婚姻的神学反省

(一)前言

梵二以前,天主教会对婚姻的解释往往包括在下面两条旧圣教法典中(1917):1012条第一项:吾主基督把领洗教友的婚姻契约提升到圣事的尊位。1013条第一项:婚姻的首要目的是生育子女和教育他们,次要目的上彼此互相和治疗情欲。

这两条圣教法典把婚姻看成是一个契约,具有首要及次要目的。但现代的伦理神学家极不满意这个定义,因契约含有很重的法律味道。一般来说,人在财物交易中,才签契约;有了契约,双方都有保障。但基督徒的婚姻是一件圣事,是一个奥迹,怎能视为财物一样去交易?况且契约是由双方自由签订的,也能因双方同意而解除。可是基督徒的婚姻有不能拆散的物质,契约不足以表达此意义,反而暗示有解除的可能性。在从前的婚姻定义中,爱的地位并不明显,充其量是在次要的目的里,甚至有沦为达到首要 目的之工具而已。

二十年代 末期及三十年代中,不少天主教伦理神学家尝试从别的角度讲。例如:希德布朗(Dietrich von Hildebtand)当斯(Hetnardin Krempel),甘普(Bernardin Krempel,是最著名的人物。他们重视婚姻中爱的结合,不同意把生育看成是婚姻唯一的或首要的意义,婚姻应是为了建立爱的团体。不过,教会训导处认为讨论这些问题的时机未成熟,故把它搁置起来。这些思想到了梵二才得到肯定。

起初,在《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的草案里,仍把婚姻称为神圣契约。经过大会神长的反对,最后采用一个基于圣经的名词――盟约()。可惜该昌的中译本,却把 译成〖契约〗(注一),因而不出宪章进步的地方。盟约除避免了契约所包含的消极意义外,还能指向圣经中选民的盟约与基督的新约。婚姻正反映天主与选民及基督和教会不可分离的结合。夫妇在婚姻中彼此作自我奉献,而非交换特别的权利和义务,爱的共融成为婚姻中重要的因素,不再沦为婚姻次要目的中的一部分或甚至不提。宪章强调这个夫妻之爱是指向对方的、属于人性的、表现人性尊严的。克胜自私主义及色情偏向的、忠贞不二的(《牧职宪章》NO49)。当然,宪章亦指出:“婚姻与夫妻之爱本质上便是指向 生育并教养子女目标的。”(牧职宪章 NO50)但它同时声明:婚姻并不只为传生而设立的。这比从前把生育看成是婚姻首要目的推进了一大步。梵二的神长以绝大多数的票数通过上述的宪章,肯定了基督徒婚姻的路向。

()婚姻圣事

初期教会并没有明显地把基督徒的婚姻看作圣事。那时的婚姻往往在家中举行,有时教会并没有直接参与,最少教会没有为婚姻而设立特别的礼仪。基督徒的婚姻被称为圣事似乎是颇后期的事,大概要到十二世纪以前是一件世俗的事,到了十二才被 教会祝圣为圣事;一如我们不能说:三位一体的信理未写定以前,天主不是三位一体。

天主教会把基督徒的婚姻称为圣事,主要是在于婚姻是天主盟约的记号,它和基督救赎的工程连在一起。在玛尔谷福音中(10112),耶稣答复法利塞人有关梅瑟准许休妻的问题(241):“这是为了你们的心硬,他才给你们写下了这条法令。但是,从创造之初,天主造了他们男女。为此,人要离开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为一体,致他们再不是两个,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谷1059)假如我们从耶稣整个宣讲的上下文去了解,会发觉他超越了法律的层次,把问题提到天主最初创造的秩序。耶稣了解到人的“心硬”,无法始终如一、忠贞不二地去过“二人成为一体”的婚姻生活;只有当天主赋与人恩宠,给他一个“新心”(耶3133),他才有力量随着天主圣意去生活。这个以色列人对默西亚的期待,在耶稣所宣讲的末世性的天国中实现了。因此,在耶稣的宣讲中,婚姻一方面是个创造的秩序,另一方面是属于天主救赎的秩序。基督徒是个“新人”,婚姻也包括在此“新人”的新生活里。

在基督徒的婚姻里,夫妇对伴侣的态度常效法对教会的态度,即充満爱、忠信和牺牲。厄弗所书52223就论及夫妇之间的婚姻盟约是基督和教会间盟约的反映;丈夫爱妻子,应如同基督爱教会,并为她舍弃自己一样。圣保禄结论说:“这奥秘真是伟大!但我是指基督和教会说的。”(弗532)基督和教会的关系是一个奥秘,为奥秘包含了天主救恩的计划,基督的来临使这计划成为事实。圣保禄就在这救恩事实中谈论婚姻。夫妻之间的爱除了反映基督与教会间的爱外,更是一个记号,使天主的爱与恩宠显露出来,成为一个现存的事实。当夫妻之爱具体显露时,基督就在他们中间,一如基督说过:“那里有两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玛1820)夫妇间忠贞的爱,成为天主恩宠临在的标记。有了这个了解,婚姻的圣事性才有基础。

(三)婚姻圣事的标记

每件圣事都是标记,指向一些东西。究竟婚姻圣事的标记,指向什么东西呢?上面曾提及一些,现进一步加以说明。

1)婚姻是基督的标记

婚姻盟约本身常有一宗教性的幅度,它是天主忠信的标记。旧约的作者常用婚姻去表达天主对选民的爱与忠信。例如,我要永远娶你,以正义、公平、慈爱、怜悯、聘娶你;以忠实聘娶你,使你认识我是天主。(欧22122)由于以色列人的不忠,自毁婚姻盟约:“虽然我是他们的夫君,他们已自行上破坏了我这盟约。”(耶3132)但作为夫君的天主,却始终忠信不变,接纳这不忠的妻子:以色列来到了自己安身的地方。上主自远处显现约她说: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因此我给你保留了我 的仁慈;我要再修建你,而你必将建立起来。(耶3124)可见在圣经内盟约就是救恩事实。它包含了天主对人决定性的、永不反悔的接受,同时也传达了天主对人的爱。天人之间爱的结合就以婚姻盟约的标记而临在。在基督内,天主绝对的接受了人,也完全的显示自己;并且以基督的临在,作为他爱人的标记。故此,在基督身上我们有了天人的盟约。

基督徒夫妇,因着信德车洗礼,是在基督内;他们的爱与忠信,在基督内受到净化。因此,几时他们的婚姻生活,弥漫着爱与忠信,就是基督爱与忠信临在的标记。梵二说得很清楚:公教夫妇以婚姻圣事的效力,象征着、并参与着基督和教会之间的结合与笃爱的奥迹。(《教会宪章》屡NO 11

既然基督徒的婚姻代表了一种在基督内的新状况,它亦应分享基督的死亡和复活。具体地说,夫妇应彼此背负基督的十字架,在生活上宽恕、接受对方,为对方而牺牲。正如基督爱一个罪人的教会,并净化她,使她成为圣洁的;同样,宽恕对方的过失,好像基督宽恕我们一样。在这个意义下,梵二前婚姻具有治疗情欲的目的,能有一个新的了解。情欲能代表着每个人因罪恶而来的内在不和谐及内在的缺憾,而婚姻圣事正有一种治疗作用,使人的上正确的轨道,能够和人的存在,甚至和社会、教会有完整的配合,而不踏上自私、违反人性尊严、伤害别人的道路。另一方面积极来说,婚姻圣事使夫妇成圣,基督有很多方法祝圣基督徒,但婚姻圣事是一独特的祝圣方式,是别的圣事所不能替代的。夫妇是被召参与天主的创造与救赎的工程,天主赏赐他们恩宠使这个参与成为可能。夫妇彼此间的爱与忠信,成为天主对世界,基督对教会的爱与忠信的一个标记。婚姻若不幸被拆散了,这个标记便在人前模糊不清了。

2)婚姻是教会的标记

梵二称教会是一件圣事,(《教会宪章》NO 1),意指教会的临在,就有基督在其间。基督徒的婚姻生活,就是教会的缩影。梵二称‘家庭犹如一个小教会’(教会宪章NO11)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家庭团体》通谕亦称家庭为‘小型教会’(家庭教会)(注三)。其实家庭教会是一个圣经的名称。圣保禄在他的书信中说:“请问候普黎斯加和阿桂拉……还请问候在他家中的教会。”(罗163,5)“亚细亚教会问候你们:阿桂拉和普黎斯加以扩他们家内的教会,在主内多多问候你们。”(格前1619)这基督徒的家庭含有教会的特征,教会的生活和使命也成了基督徒夫妻的生活和使命。他们接受天主的召叫,通过婚姻生活去建起教会。藉生育与教养子女,他们使教会成长。在公教家庭内,丈夫把基督带给妻子,妻子将基督带给丈夫,二人把基督带给子女,在生活中彼此将基督的面貌显露出来,使家庭成为基督临在的标记。这也是教会要求我们以圣家为模范的主要意思,因为圣家常有基督在其中。倘若夫妻的生活中没有基督的影子,他们的家庭很难再称为教会了,没有基督的教会是没有意义的。

婚姻是教会的标记可从另一联系看出。基督徒的婚姻是在教堂内,以隆重的方式举行。这表现出婚姻并非是二人世界私下的事,而亦是一公开的、教会的事。新婚夫妇要在基督徒团体前,在礼仪中完成。虽然主礼神父并非婚姻圣事的施行人(基督徒新婚夫妇才是),但他的临在,他代表教会的询问,他为新人

的祈祷与祝福,充份表现出婚姻圣事的教会工。婚姻一方面是新人彼此之间的爱的盟约,但同时是一个信仰团体对天主的盟约。婚姻圣事出现时,教会也同时出现。

3)婚姻是末世的标记

正如教会是一圣事性的记号,有一种象征性的期待。人类的修和与和平已在教会内开始,不过要到末日才得到圆满。同样,婚姻也是一末世希望的标记。婚姻是一喜乐的时刻,基督常以此作为末世喜乐的标记。他以婚宴比喻天国(玛2214),又以新郎的临在比喻自己的临在,这是个喜乐的时刻,没有禁食的必要。禁食只是手段,促使基督神国早日来临(谷21920)。婚姻末世喜乐的标记,婚姻的庆祝,正是末世天国婚宴乐的期待。

可是,我们也注意到新约里,婚姻也有一末世性的保留。基督明言:“复活的时候,也不娶也不嫁,好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样。”(玛2930)保禄更推荐别人像这童贞生活,原因是“为叫你们更齐全,提以不断地专心事主。”(格前735)这些例子指示出,婚姻唯有暂时的、现世的、相对的价值。这并非贬低婚姻的价值,提高童贞生活的地位,两者同样得到天主的祝福。婚姻的相对性的暂时性使人踏实地去生活,不会向伴侣有夸大、神话式的期待,也使人得到一份内存的自由,把目光转向天主,因为唯有天主都能给人最终的满足。

我们简单的介绍了天主教会过去与现在对婚姻的了解:从契约到盟约,从权利到义务,生育教养的偏重到爱与共融的强调,的确是踏了一大步。基督徒的婚姻是与基督的救赎连在一起,除非人接受了天主的恩宠,成为一个新人,他无力与伴侣去过一个爱与忠信生活。在婚姻圣事里,新人藉信德接受这份恩宠与祝福。他们忠贞相爱的婚姻,成为基督临在的标记,教会具体的呈现,与及末世喜乐的期待。

注释:1)《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NO.48:“由造物主所建立、并为造物主的法律所约束的夫妻生活及恩爱的密切结合,凭借婚姻契约,即当事人无可挽回的同意而成立。……故此,男女二人因婚姻的契约‘已非两体,而是一体’(玛196)”。  NO.50却正确的把foedus译作盟约。新教会法典10551项仍把matrimoniale foedus译成婚姻契约,但把10552项中的contractus同样译成契约。英译本(Collins,London,1983)把前者译为covenant,后者译为contract,清楚分出两者的不同。

21184Council of Verona)把婚姻联同圣体圣血、圣洗、告解一起称为圣事。参《天主教会训导文献选集》DS761.1274年第二届昂大公会列明教会的七件圣事,参DS860

3)《家庭通谕》NO49

贰、白首偕老,结为一体――――   在圣经的透视下看婚姻

                                ――作者 施潓淳

基督徒的婚姻圣事对于新教来说要多了解一些婚姻圣事的教义。有关婚姻在圣经中有些什么教导呢?

一、     从旧约中看

圣经的记录清楚显示,以色列早期的家庭是采用父系制度的。父亲和祖父是一家之主,丈夫是妻子的“主”(ba`al,父亲对子女有绝对权力;如果已婚的儿子和父亲同住,他和他的妻子也要隶属在这权力之下。家谱常沿着父亲的行列,很少提及女子的名字。在早期,父亲更操有生杀之权,譬如,创世纪记载,犹太下令要了的儿媳塔玛尔烧死(Tamar),因为有人控告她与人通奸(创3824)。

一般而论,家庭生活采取大家庭的形式:譬如,诺厄的家也包括他的儿子和他们的妻子(创71,7);雅各布伯家包括三代,共六十六口(创46826)。家屡次也指具有同一血统,住在同一地区的整整一族;有时甚至指整个民族,譬如:“雅各布伯家”,“以色列伯家”。

后来,随着时间的进展,生活的方式渐渐改变。自从以色列人在巴基斯坦定居下来之后,就开始了农村生活,以后又发展到城市生活,所谓的“核心”家庭也逐渐普遍起来。于是家族的观念开始式微,而个人的意识却日益高涨。这时也出现了不同的社会阶级,如:君王和臣民,雇主和工人,富人和穷人。

如果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那么婚姻便是家族生活的基础了。

圣经第一卷,创世纪,描写天主创造原祖父母,人类的第一对夫妻。这里,清楚地表达了一动不如一夫一妻的婚姻是天主的本意:…但他没有找到一个与自己相称的助手,上主天主遂使人熟睡,当他睡着了,就取出了他的一概肋骨,再用肉补满原处。然后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来的肋骨,形成了一个女人,引她到人前,人说:“这才是我的亲骨肉,她应称为女人,因为是由男人取出的。”为此人应离开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一体。(创22024

天主又向第一对夫妻说:“你们要生育繁殖、充满大地。”(创128)。

旧约对婚姻生活中性关系的态度是十分肯定的:性是美好的,是天主所祝福的。但是自然的性行为常受到严厉的谴责。例如:同性恋,鸡奸(创19;肋1822;民192224);乱伦(申2720;肋18811); 体外遗精(创38410)与兽类相交(出2219;肋1823)等,都称为邪恶的行为。

在亚当的儿子舍特(Seth)的列系中,早期的家庭,如诺厄的家庭,看来是一夫一妻的。一夫一妻第一次出现,是在流浪的加音的系列中;拉默客(Lamek)娶了两个妻子。(创419

但是,一直到公元前二千年间的圣祖时代,我们发现以色列家的族长,随着周围地区的风俗,实行一夫多妻。亚巴郎本来只有一个妻子,就是撒辣(Sarra);后来因撒辣不育,亚巴郎就听了撒辣的话,娶她的婢女哈加尔(Hagar)为妾(创1612)。亚巴 郎的兄弟纳曷尔(Nahor)和厄撒乌(Esau)的长子厄里法次(Eliphaz)也纳妾的(创222024361112)。依照古巴比伦哈莫拉比法典(约公元前1700年),丈夫不得娶第二个妻子,除非第一个妻子不能生育;°这种情形下,他可以纳一个妾侍,但她不能和正妻享有同等的权利。

直到那个时候,一般说来,圣祖们似乎是一夫一妻的;但是,渐渐地,旧日的限制松弛了:雅各布伯不单娶了肋阿(Leah)和辣黑尔(Rachel)一对姐妹为妻,还纳了她们的两个婢女为妾(创2915303019)他的双胞胎兄弟厄撒乌则有三个妻子,而且她们才有着同等的地位(创2634;;;289615)。

自从以色列子民在圣地定居下来以后,一夫多妻的倾向更见强烈,譬如民长斟德红有很多妻子(民83031)。申命纪也假定一夫二妻为合法(申211517)。至于以色列的君王更拥有大批的妻妾,尤其是撒落满王的妻妾,为数之多,令人难以:“700个妻妾,300个妃子”(列上113)。这么多的妻妾,唯有富有的人家才能拥有。一夫多既不利于家庭的和睦,又是妒忌和争吵的根由。多产的妻妾更往往轻视不育的正妻,即使前者原是后者的婢女或奴隶。

虽然君王和富人拥有妻妾的例子为数不少,但是在旧约以色列平民中,一夫妻仍是普遍的婚姻模式。约公元前1000年,直到流放,整个君王时代,在民间,我们找不到一个一无多妻的例子。智慧书从不提及一夫多妻制度,却极度赞颂贤慧的妻子:“贤淑的妇女,有谁能找?她本身价值,远胜过珠宝。”(箴311031)。这段文字以及其它讲座智能的篇幅显然是针对一夫一妻的家庭而言(箴51519;德2614;训99)。多俾亚传中,多俾亚一家和辣古耳一家的动人描写,以及小多俾亚娶辣古耳女儿撒辣的美丽故事,显然都是以一夫一妻为背景的。

旧约的先知,屡次抒怀这以色列比作丈夫爱妻子,常以一夫一妻作为描写的背景;在这描写中,以色列多次被指责为犹如一个不忠的妻子(欧245;耶22;依501,5467,6245)。这个比喻后为厄则克耳先知所发挥,成了一则淋漓尽致、充满着强烈谴责的寓言,整整地铺满他第十六章。

因此在以色列,一夫多妻流行于富有的人家,不算是普遍的,而且只限于以民历史中某一阶段。但是,离婚或休妻却较为见,尤其自梅瑟的时代以后。申命纪2414节便是关键性的文字。在那里,允许休妻的理由很是含糊:“在她身上发现了什么难堪的事”。

在以后的日子里,人们对这段文字的意义争论不休。犹太经师中的一个门派,随着沙玛意(Shammai)的主张,只承认通奸是唯一允许休妻的理由;另一个名叫希莱尔(Hillel)的门派,却采取了更随便的主张:如果丈夫不喜欢妻子的烹调,或如果丈夫有一个更欢喜的女人,就可以同现任的妻子离婚。德训篇似乎用了较为随便的解释:“她若不随从你的指使,在仇人前侮辱你,就应把她从你身上割去,免得她常虑待你。”

离婚的手续是很简单的。丈夫只须宣布撤销婚约就得了,譬如说:“她再不是我的妻子,我不再是她的丈夫”。(欧24)在一些犹太团体里,通常的做法是丈夫写一纸休书,交在他妻子的手(申241,3;依501;耶38),允许她再嫁(申242)。不久之前,在死海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一个这类的文件,不公元100年左右的遗物。

在那些日子里,妇女通常是不准要求离婚的。不过在埃及在一个犹太团体里,似乎允许妇女提出离婚的要求。在巴基思本土,偶而也有妇女要求离婚的例子。无论如何,比较起来限制丈夫提出要求离婚的条例较少。例如:如果一个人巫告他的妻子在结婚前不是处女,他应该受惩罚,罚他一生不能休退她(申221319)。我们不知道,以色列的丈夫是否经常使用这权利:但是,我们读到,智慧对忠实的夫妇生活,表示极度的赞扬(箴51519;训99)。

玛拉基亚先知更指出婚姻把男女二人结为一体,又嘱咐丈夫应忠于曾向妻子隆重许下的诺言。他说:“…上主是你与你青年时所娶的妻子之间的主食证人…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我憎恨休妻’”(拉21416)。

但一直要到新约时代,才由耶稣基督自己,清楚和有力地宣布,婚姻是不可拆散的。耶稣所援用的正是玛拉基亚所提出的那个理由:“凡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玛:196

耶稣论及旧约时代的离婚的陋俗,总结说:“梅瑟为了你们的心硬,才准许你们休妻;但起初不是这样。”(玛198)这些话尤其是针对着出谷以后的时代。

很可能,休妻常附带着某些财产方面的条件,虽然圣经并没有提及。我们知道:公元五世纪,在埃及的一个犹太侨团里,丈夫休退他的妻子时,不能向她索回结婚时的付出聘礼;妻子离开她的,也可以带走属于她自己的财物。

讲到以色列古代的婚姻习惯,我们不知道女孩子多大才出阁。但是,我们似乎可以肯定,她们出阁的年龄,和男孩子成婚的年龄不会相差很大,因此必然很早,在近东,直到今日,仍然流行着很年青的男孩子成婚或定婚的风格。在稍后的年代里,犹太的辣彼订定了结婚的最低年龄女孩子,十二岁;男孩子,十三岁。

因此,我们容易了解,为什么子女的婚姻,一如中国数千年来的传统,是由他们的父母所安排的。通常而论,父母在事前并不征求子女的意见,尤其是女孩子的意见。旧约创世纪记录了一则父亲为儿子娶妻的故事:亚巴郎的仆人和黎贝加的哥哥两人先议定了婚约(创243335),事后才征求黎贝加的同意(创:245758)。可以称之为旧约时代的小龙三松,爱上了一个培肋舍特人的女儿,他也按照当时的风俗,要求他的父母,为他办理这亲事。

如果有人向女子的父母提出婚事,两方就商讨婚约的条款,其中一项便是男家应付出多少聘礼。至于女方一面,似乎不需要付出其它地区流行的嫁妆。在那久远的日子里,一个妙龄女子,一如在今天总会使她的父母,许多个晚上不得安眠:“女儿虽不知,却使父母不寐,因为挂虑她,而不能安眠:怕她误了青春的年华,又怕她结婚之后,为丈夫所憎恶。”(德429

在婚姻上,父母虽然掌握着大权,子女仍有用情的余地:在以色列,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不是没有。少年亦有机会表达自己的爱好,有时也可以在未征得父母的同意之前做出决定;不过公然违反父母的意思擅作主张,是很少见的(创263435)。极少有女孩子在婚姻上采取主动;撒乌尔的女儿米加尔爱上了达味,可能是个稀有的例子(撒上1820)事实上,少男少女也有相见的机会,双方也能够互相爱慕,表露自己的情感。

在自己的亲属中物色结婚的对象,是以色列人的习惯;甚至娶表姐妹的婚姻,也是很普遍的,例如:依撒格娶黎贝加,雅各布伯娶肋阿和辣黑尔一对姐妹。但是犹太民族,如中国以及古今的所有民族,禁止近亲的男女成婚。肋未纪解释所以禁止的理由,是因为人不可与“自己的血肉”结合。(肋186)接着便列举了乱伦的禁令。

有关结婚的仪式,我们只知道在稍后的年代里,其中一个主要的项目,是男女双方签署一纸拟好的婚约;不过我们还无法确定,这个仪式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有一张犹太人的对婚约,是公元前第六世纪的遗物,上面写着丈夫的誓言:“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从现在,一起到永远。”可见永恒的爱并不是从现代青少年在流行曲中歌颂山盟海誓的专利品。

很自然的,结婚典礼使整条村子充满了庆祝和欢乐的气氛。盛典的高潮是新娘进入新郎的住宅的时候。新郎头戴荣冠,朋友前簇后拥在乐器声中,来到新娘的家里;新郎则身穿锦衣华服,佩带金饰珠宝(咏451315),蒙着面纱在家里等候新郎的迎娶(歌41,367)这面纱一直要戴到进入新郎的住宅,在洞房中才被 除去;这样就解释了,不什么雅各布伯能够受到丈人的欺骗,在婚礼中,把肋阿取代辣黑耳,以致他必须在丈人家里,再工作七年(292325)。在去新郎住宅的途中,一路上,人群唱着爱情的歌曲。圣咏第45首、撒落满的雅歌就是这些歌曲的例子;那些章节,不论根据字面,或依照寓意,都 是吟咏爱情和结婚的美丽诗句。

接着,便是盛大的宴会,通常在新郎家中能够持续七天(创2927;民1412)有时甚至可以维持两个星期(多少:20107);不过,总是在当晚完成。这种喜气洋洋的婚宴常用来象征默西亚的时代;这样的描写,对中国来说,相信也是很有吸引力的。以色列民族有独特的传统,就是代兄弟立嗣;对此,福音也曾提及(玛利亚2224-27)。申命纪255-10节规定:如果兄弟住在一起其中一个没有留下独生子就死了;死者的妻子不可出嫁外人,丈夫的兄弟应走近她,娶她为妻,对她履行兄弟的义务。她所生的长子,应归亡兄名下,免得他的名由以色列中消灭。若是那人不肯娶他兄弟的妻子,他兄弟的妻子应从他脚上脱下他的鞋,并向她的脸上吐唾沫,因为他不愿给自己兄弟建立家室。

二、             从新约中看

 耶稣和他的宗徒的教导。既然他们都是犹太人以色列民我们就不用奇怪,为什么耶稣的教导多以旧约的法律和传统为出发点。耶稣自己并没有结婚却给我们留下了有关婚姻的珍贵的教训;他更把人间的婚姻提升到圣事的层次,使它成为圣宠和圣德的泉源。

若望福音记载,耶稣开始公开生活的时候,有一次他和他的母亲去参加婚宴(若2111)。席间,酒没有了;正当一对新人和全心全意的父母就要出丑的时候,由于圣母的请求,耶稣显了一个以水变酒的奇迹,及时挽救了主人的面子。若望确实有理由称这个奇迹为一个默西亚时代的记号。圣母的请求有着深奥的意义,而美酒的数量又是出奇的大:近代学者估计六个石缸的容量足足有120加仑之多些学者更认为耶稣亲临现场,是为了祝福婚姻,并预示将建立婚姻圣事。

耶稣有关婚姻的教导,主要在肯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终身结合,如果用术语说,就是不可拆散性的。实际上,耶稣这一教导,并不是完全新的;更好地说恢复了婚姻的原来面目,一如在创世纪所指出的:婚姻原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创21825)只是包那时,容忍了一夫多妻和休妻,不过这种不规则的做法现在撤消了。婚姻既然是终身的承诺,所以,离婚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都熟悉玛窦福音的山中圣训,在那里,耶稣举出几个旧约的信念,把它们提升到完满的境界,使它们符合最高立法者的原意。基督强调约的伦理法律是持久的,是不能废除的,但是只有终极的、完美的法律才有这种効力;至于那些由犹太的辣彼多方曲解而衍生出来的条文就没有。

在六个对立的论题中,第二、第三两个是有关奸淫和休妻的。在第二个论题中,耶稣说:“你们一向听人说过:‘不可奸淫!’我却对你们说:凡注视妇女,有意贪恋她的,他已经在心里奸淫了她。”(玛527-28)。耶稣引用的是出谷纪(1013)和申命纪519中第六诫文字。有旧约时代,奸淫是一个严重的罪行,通常应处以死刑(申2222;若85)。这里,耶稣所讨论的,并不是应判的刑罚,而更是应有的心境,就是应从内心根除邪淫的欲念。他声明:非礼的注视,同意奸淫的念头,与奸淫的行为同罪。耶稣的教导在今日对我们格外重要:电视的画面,报章杂志的图片和文字,不停地刺激人们的视觉,使人想入非非;如果我们愿意避免犯罪,忠于配偶,我们就必须控制自己的眼目,克服性感的好奇。

山中圣训第三个对立的论题,是有关离婚或休妻的。耶稣说:“又说过:‘谁若休妻,就该给她休书。’我却给你们说:除了姘居外,凡休自己妻子的,便是叫她受奸污;并且谁若娶被休的妇人,就是犯奸淫。”(玛531-32

这段文字和路加福音的一行记录很接近(路1618)。此外,有关这问题,在福音别处尚有二段平行的记述,就是玛窦福音199节和马尔谷福音101112节。

这里耶稣在大体上费用了申命纪2414节的文字。申命原文直接禁止离婚的两方再次结合,只是间接涉及休妻。休书的用意是保障女子的权利。

玛窦福音章32节是引起争论的一句,尤其是如果把除了“姘居外”译成了“除了不忠外”。这一节有时称之为“例外的插句”;初看起来的意思好像是:一般而论,法律禁止离婚;但有一个例外,就是如果对方不忠,可允许离婚。但是,这与耶稣的一般教导不合:因为全部新约毫不含糊地指出,基督徒的婚姻是男女双方的终身承诺,因此是不可拆散的。基督说:“谁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奸淫,辜负妻子;若妻子离弃自己的丈夫而另嫁,也是犯奸淫。(101112)。路加福音1618节记录了相同的教导,措词几乎完全一样。

对于这一点,圣保禄的教导也十分明确;在格林多人前书中他说:“至于那些已经结婚的我命令——其实不是我,而是主命令;妻子不可离开丈夫;若是离开了,就应该持身不嫁,或是仍与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离开妻子。”(格前者:10-11)。他也给初期的罗马领信徒写信说“有丈夫的女人,当丈夫还活着的时候,是受法律约束的;如果丈夫死了,她就不再因丈夫而受法律的约束。所以,当丈夫活着的时候,她若依附别的男人,便称为淫妇;但是如果丈夫死了,按照法律她是自由的;她若依附别的男人,便不是淫妇。”(罗72-3)。

因此,依照新约的教导基督徒的婚姻,除了死亡之外,不能拆散,这是毫无可疑的;玛窦福音432节怎能会相反这么清楚的教导呢?然而,东正教和一些基督教的作家却认为,根据这节文字,如果一方犯了奸淫,另一方就准予离婚。

天主教不承认这一节文字能有这个意义。那么,我们应如何解释这个例外的插句呢?首先,句中‘姘居’一词,希腊原文是porneia,字面的意思是‘卖淫’,或‘不合法的性行为’。假如‘例外的插句’是指‘奸淫’的话,耶稣据说 的那句话就成为“除了犯奸淫之外,凡休自己的妻子的,便是叫她受奸污。”这句话似乎没有多大的意义。

近代有些天主教学者认为,“porneia”是指‘姘居’或‘乱伦的结合’。在这种情况下,男女两人并没有结婚,只是不合法的同居。因此,表面上他们好像是夫妻,实际上根本不是。照此解释,插句的意思应该是:“除了不合法的同居之外比较古老的解释则认为,在奸淫的情况下允许两方分居,但仍有婚姻的约束。

“基督徒的婚姻绝对不能拆散”这一教导,可以说是耶稣所独有的。因为这教导在旧约中找不到,在较后的辣比传统中也没有,在死海岸谷木兰岩洞抄卷内(Dead Sea Scrolls Community at Qumran)都见不到任何痕迹。

在耶稣的教导中,有一种暗示,就是:婚姻虽未必一定使人沉迷在暂时的事物中,但能够把人囚禁于现世的挂虑中, 以致阻止人向往更高的价值。有一次,耶稣讲及“诺厄的日子”时说:“那时,人们吃喝婚嫁,直到诺厄进入方舟的那天,洪水来了,消灭了所有的人。(路1727)。另一次,耶稣讲到新婚被人用来作为拒绝天主召叫的借口(路1424)又一次,否认肉身复活的撒杜塞人,引用代兄弟立嗣的法律,给耶稣出了一个难题;耶稣提醒他们,人在来世是不娶也不嫁的;他回答他们说:“今世之子也娶也嫁;但那堪得来世,及堪当由死者中复活的人,他们也不娶也不嫁;甚至人他们也不能再死,因为他们相似天使;他们既是复活之子,也就是天主之子。(路2034-36

但是,我们不应从这暗示中,就下结论说,耶稣是有点反对婚姻的;我们只能说:他愿意我们从更广更高的角度来看婚姻。他固然对那些愿意抛弃所有,一心追随他的人,邀请他们度独身的生活,然而他并不强人所难;说:“这话不是人人所能领悟的,只有那些得了恩赐的人,才能领悟。”(玛1911)。很明显的,就在他最亲密的门徒中,有一些,例如伯多禄,是已婚的(谷:130)至于教会规定圣职人员必须独身,是后来的事。

有一次,经师和法律塞人带来一个犯奸时被 捉住的妇人,有意迫使耶稣同意他们用石头砸死她;却以慈悲的心肠救了她一命,并对她说:“去吧!从今后不要再犯罪了。”(若811

一度迫害过耶稣的保禄,承继了他的教导,并加以发挥。他书信中曾有两处,对婚姻作了深入的探讨;在致格林多前书中,采用了反面的方法;在致厄弗所人书中,则取用了比较正面的方法。

在格林多人前书616节,他引用了创世纪224节的一段文字不过在这里,他并不直接讨论婚姻,而是提醒他们,生活在浮荡成风的希腊城市中,务须躲避婚外的性行为。他写道:“你们岂不知道那与娼妓结合的,便是与她结为一体吗?因为经上说‘二人成为一体’…你们务要远避邪淫。人无论犯的是什么罪,都是在身体以;但是,犯邪淫的,却是冒犯自己的身体。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圣神的宫殿,这圣神是你们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们内,而你们已不是属于自己的了吗?你们原是用高价买来的,所以要用你们的身体光荣天主。(格前616-20)在前面,保禄列出了一些罪行,其中包括;淫荡、奸淫、作恋童、好男色等。他也指出,犯这些罪的人,都有不能承继天主的国。(格前进:9-10

同一书信的第七章,对婚姻所作的探讨,在新约中最广泛的,婚姻本身虽然不如守贞那么完美,却是正常的;而且为避免淫乱,更是必要的。保禄写道“与其在欲火中烧,倒不如结婚为妙。”格前79结婚的男女,对对方的身体,双方都有权利和义务;在这方面,保禄很小心地指出夫妇双方的权利是均等的(734)。

接着,保禄写下了所谓的“保禄特恩”(格前71215

倘若某弟兄有不信主的妻子,妻子也同意与他同居,就不应该离弃她;倘若某人有不信主丈夫,丈夫也同意与她同居,就不应该离弃丈夫…但若不信的一方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在这种情形下,兄弟或姐妹不必受拘束,天主叫了我们原是为平安。 

结过婚的人,想悦乐他的配偶,必然挂虑世俗的事,这样,他事奉天主的心,就很容易分散了(格前73235)。因此,你应时时记得这个事实;婚姻生活,正如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是很快就要逝去的(格前72931

这整个第七章,是值得准备结婚的男女去阅读和研究的。但是致厄弗所人书52223节更能提升和启发人心。在那里,保禄指出:丈夫与妻子的关系就如基督是教会的头。犹如基督爱了教会,为她舍弃了自己,为使她获救,艵使她圣洁;同样,丈夫也应当这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体;为丈夫与妻子结合成为一体,就如基督与教会结合成为一个奥迹。他写道:“这奥秘真是伟大!但我是指基督和教会说的。”(弗532)。一位圣经注释家写下了正面的几行:

这奥秘的一个因素是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此关系是由基督的拯救行动建立的,而且亲密的程度只有丈夫和妻子的关系可以相比。这种亲密的关系正好显示了婚姻结合的本质,而它的完满实现,只有夫妇双方,如同基督爱他的教会,互相爱慕的时候。

在旧约时代,天主爱以色列比作丈夫爱妻子。教会是新的以色列。在这里,我们听到了这比喻的回应。

在其它部份,新约又教导丈夫爱他的妻子,妻子服从她丈夫。伯多禄前书317节可以说是一篇有关婚姻道理,很适用的场合。依照当时的进步和社会环境的变迁。婚姻中那些次要的因素,必须作适度的高速,以符合现代文明的要求。

福音中有些间章节,用欢乐的婚宴,来描写耶稣所开启的黩西亚时代。不过这些文字似乎应该以比喻,不应以寓言来解释,就是那些描写,旨在传达一个主要讯息,并不有意肯定每一个细节都有一象征意义。若望默示录,以教会新娘和基督新郎的形像,描述了新约和整部圣经的大结局。那时,羔羊举行婚礼,他迎娶教会和他的门徒,一如完美整洁的新娘:于是,一切宣告完成:我看见那新耶路撒冷圣城,从天上由天主那里降下,就如一位装饰好迎接自己丈夫的新娘。我听见由宝座那里有一巨大声音说:“这就是天主与人同在的帐幕,他要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要作他的人民,他亲自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以后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默2124)。

注释(1)思高圣经学会编着《圣经辞典》,香港,19681983

   (2)《伴您皆老》,香港天主教教友总会、香港明爱家庭服务、‘示’编辑委员会联合制作,香港,1990

    (3R.de Vaux Amcient Israel:Its and Life and Institutions,London 1973.‘Marriage’ PP24-40 

      4P.Grelot Man and wife in scripture Freiburg,1964.


上一篇:家庭权利宪章
下一篇: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基督婚姻的神学反省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