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月 - 炼 灵 月》
 静 观 与 禅 定
 七件圣事之一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金象逵 着
 发表日期: 2008/12/28 22:46:00
 阅读次数: 6551
 文章标题: 伦理生命伦理生命伦理:天主第五诫的当代省思四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生命伦理:天主第五诫的当代省思四

面对这恐怖个案,大概谁也都会作同样的答复,这是直觉或直观。然而,为什么许可,却不容易有清楚而使人心悦诚服的理由,三位大神学家也是如此。他们的理证引起一些人的驳斥,这些人主要的反对理由是:为了避免因被强暴而怀孕,服用避免丸,使女子暂时停止排卵,这是直接暂时绝育。无人可否认这一点。

最后,M.Zalba找到了解答,免得天主教伦理神学必须支持完全不通人情的主张,(恐怖个案中仍禁止服用避孕丸,不是太讲不通了吗?)这位耶稣会士的解答发表在额我略大学的期刊上,但值得注意的是到了一九七九年,教廷官方报纸《罗马观察报》的《人类生命》通谕十周年特刊上,特别又刊登了他的主张,这表示教廷接受了他的解答。

Zalba的理证,用一九六八年《人类生命》通谕的文字来讲最容易了解。为何不许人工节育呢?通谕说:“教会多次讲的这端道理,是建于天主所定的不可分的关系上,而人不能随意切断夫妻性行为的两种意义:结合的意义和生育的意义”。结合是指因夫妻之爱而有的婚姻行为。“二人成为一体”。婚姻行为表示夫妻二人彼此无保留的奉献与接受。如果愿意享受婚姻行为,却故意用人工方法阻挡婚姻行为另一意义的发生,而使之不能生育,这是破坏天主的计划。

强暴毫无结合意义在内,只是单纯生理的兽行,当然被害人可以用人工方法阻止兽行的自然结果,即怀孕。有结合,则不可阻止“生育”;既然根本不是结合,当然可以阻止生育。

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三日教廷信理部寄给每位主教一封讨论结扎的信,标题是“任何绝育”。其中用字谨慎,绝育是恶,因为它“故意剥夺自由选择的性行为的本质因素”。

避孕强暴受孕,结扎可,阉割不可

智障女子缺少保护看书的能力,因此“三教九流来才不拒”(《常春月刊》,一九八八,三页,三四);而她们中偏偏有的“长得很漂亮”、“亭亭玉立”(《联合报》一九九0、十、二六、十三)。如果没有的方法能有效地保护她们避免因强暴受孕,就许可她们结扎,但不可作卵巢或子宫切除,因为这阉割手术有害于婚姻生活与情绪的稳定。智障者有结婚的天赋人权,事实上,她们更需要爱与被爱的体验。

天主教婚姻诉讼法律判例,认为智商不到八十,就缺少度婚姻生活的能力。这是法律上的“推定”。而根据《Lancet》报道:“重度智障者,即智商在五十至七十之间(允许标准离差十五),是百分之二”(一九七五、八)。可见智商在八十以上的智障者占的比率很高,而这些人教会法官并不把他们认为是《教会法典》说的无能力度婚姻生活的人(一0九五条)。所以,原则上我们不可阻止这些基督的最小姊妹们结婚。

强暴犯予以“去势”是否可行

去年春节前后,台湾发生了强暴犯获得假释后又犯案,引起妇女团体要求“强制诊疗”强暴犯,甚至予以阉割。美国阉夫案的女主角最近被判无罪,而且今年四月十八日美国《新闻周刊》所做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百分之五十九的人赞成将连续强暴犯予以阉割。甚至英国圣公会编印了讨论“绝育”的一本书中也提到,多玛斯曾主张政府有权把罪犯阉割。当代天主教学者虽认为阉割阻止性犯罪并无大的效果,但原则上仍同意圣多玛斯的主张。

事实上,阉割将增强犯罪人的情绪不平衡与敌意,有时反而使这些人寻求刺激以求报复的可能性更大。我国昔日的宦官中有不少人在性方面作恶多端,便是证明。也许正是为了阉割阻止犯罪不但无效,甚至反而有害,因此我国在隋朝就废止了“宫刑”,但仍然保留了身体刑及死刑。

自隋朝开皇元年(公元五八一年)废除宫刑,迄今已一千四百多年,我们的老祖宗再也没有恢复宫刑。看来,宫刑为“维护社会公益”并没有效用。维护社会公益正是天主教伦理判断某刑罚是合乎道德的衡量尺度,新《天主教要理》中便清楚地这样推理。因此天主教伦理认为,在原则上政府有权把强暴犯阉割――既然政府有权力把罪犯处死。――但在现实生活中,强制连续强暴犯去势,今天不为天主教所赞成。

想讨论爱滋病吗?

十二年前没听说过的疾病是怎样出现,并快速地蔓延到全球各地的呢?

“爱滋病”最近成了全省的热门话题,连电影院也播放防治爱滋病的公共宣传短片。而身为基督信仰“见证”的我们,该怎样来谈这件事呢?相信大家都听了,也看了不少有关爱滋病的报道,但生活忙碌,大概无暇将资料记下来,而讨论时,尤其是公开谈论,最好有准确的根据,并有文字出处。为此,本文首先要提供一些相关的资料,然后介绍教会的看法,最后再对爱滋病带来的伦理问题,简单地解释。

恐怖神秘的疾病

感染爱滋病的人,称之为爱滋病病毒带源HIV人类免疫缺乏病毒)。带源者可能没有任何症状,甚至不知自己已感染病毒,但“借助于性关系,或借着含有被感染细胞之血液”却能传染给别人。如带源的母亲经过血液,把病毒传给胎儿。

这疾病于一九八一年首次被确定为“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英文《人口报道》一九八九,九页三。此学志资料丰富、可靠,本期引用的文献共四九六条)它的传播速度十分惊人。据联合国卫生组织统计:一九九二年一月世界共有一千一百万的成人及一百万儿童带源;一百五十万人已发病,且进入最后阶段。由感染病毒至发病平均为十年(英文《全球爱滋新闻》一九九二年,第一期,四页)。

为什么十二年前大家才听说的疾病,如今竟会泛滥到近乎不可收拾的地步呢?它到底怎么发生的呢?“两位受尊敬的英国医生甚至推想:这种病毒生于一颗彗星上,是一声大雨把它冲到地球上来的。”(英文《新闻周刊》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九日,八页)这样的臆测正凸显爱滋病的神秘性。

让人更不敢漠视爱滋病的另一理由,则在于它的恐怖。前面所提一九八九年的《人口报道》同期同页中说:“从未听说过感染爱滋病病毒以后,还能恢复健康”。三年后的七月,在荷兰召开的第八届全球爱滋病会议中,对爱滋病的治疗也未曾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