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静 观 与 禅 定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3/10/24 8:22:00
 阅读次数: 1751
 文章标题: 教理教理神学论集之六十八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神学论集之六十八

现代受过相当宗教陶冶的人,已不再视罪为外在的违背,而是和天主及人之间关系的决裂。

以神修指导来补充圣事,是一个弥补形式主义可取的办法。圣事部会多次论及,把神修指导作为合解圣事之延长,司铎有继续实行它的责任。

虽然如此,事实上,由多位听告司铎及忏悔者的证实上 指导的效果是够消沉的。面对一位完全陌生的人,怎么可能有真正的指导?此外,司铎所惯於重覆使用的话语,就如同医生开的「药方」,而非「交谈」。

忏悔者和司铎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疏远。牟里斯(Maurice)描写说,这好似「聋子、哑吧、肓者之间的交谈。」面对圣事的革新问题,神修指导是值得考虑的一项。

在形式主义课题下,儿童的告解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只要稍微注意一下他们告解的方式,不难证实问题的存在。特别是在教会学校,司铎们对一大群学生,常因为没有重大资料,而尽快草率结束这乾燥乏味的事情;对圣事没有好感,也就无所谓效果可言。在儿童方面,有多少儿童接近圣事时自觉是「罪人」?一定有不少的儿童告的是那些协助他们省察的人已「做好」的过失或罪。

这种告解有何价值?假使准备告解时,有著内在相当的准备,则有助於将来,否则,缺乏告解资料而机械式的进行一个没有真正痛悔的告解,不仅徒劳无功,反而成为他们未来告解的一大阻碍。

另一方面,也疏忽了伦理道德的培养。那一排不见尾的长队,催促著司铎例行公事草草了事,而忏悔者告完了罪之後,也无心听那千篇一律的「短训」,只须记住「补赎」,就可逃之夭夭了。

这样,不难明了为什么现在屡次有人争论儿童是否该常行告解。假若常告一些外在无关痛痒的拿,而无内心的痛悔,仍需要时常告解吗?或是最好只在大瞻礼时才办告解,或三个月一次,或一星

390

期一次……。这问题仍待仔细讨论。

为了避免告解形式化,必须多利用团体忏悔仪式来准备参与圣事。

        C、机械主义——魔术

根据库兰所说,教友的经验和现代圣经神学的研究,一致认为人把告解圣事机械化了,甚至於像变魔术般的危险。

危险出自两个因素:「事效」(ex opere operato)的强调和罪是物质的以及外在的观念。

初期教会一谈到罪赦,就说人需有内心的悔改,当时圣事神学尚未佗有系统的研究,所以不会专门地论及「事效」。教父时代非常注意忏悔者内心的悔改,礼仪也是引领人趋於这方向,譬如补赎,当时是长而又难於实行的,并且须在获得宽赦之前做毕,这样补赎准备人获得内心的悔改。

中古世纪时,唯名主义否认事效:认为圣事的效力在於「准备」,准备时是效果最高潮的时刻,圣事只是继续和肯定准备时所得到的恩宠……。因此逐渐演变成「严格派」。

教会排斥这种谬论,神学家为反驳它而坚持圣事的「事效」。结果,由於太过份强调而产生了圣事恩宠「错误」的解释。告解礼仪一变而为具有魔力的机器,是恩宠的自动施与者,恩宠也「东西」化了。这思想很快地传播开来,它满足了人渴望接触神秘事物的欲望,同时也给人经过礼仪而重新获得因罪失去的恩宠的安全感。

教会训导当局反对这种机械化的圣事观念。脱利腾公会议坚称没有人的合作不能成义。阿塞基(Alszeghy)这样注解脱利腾的思想:

391

「圣事不能代替悔改,虽然在某种意义下它的确是需要的,但是它的完成在於另一意义,是使悔改更坚实和更深入……。」

文件中的理论很是清晰,但是在礼仪中却表达得不足。今日的礼仪形式没有强调圣事绝对要求忏悔者内心的悔改。

「今日实行的圣事方式,有陷於机械化的危险。」

第二种圣事机械化的观念,是把「罪」物质化和外在化。在多数教友的思想中,犯罪之被禁止是因为天主说它不好,不是因为做了对我们不好,所以天主才禁止。就好像天主以禁令和惩罚来维护祖的利益,并非给我们显示她的慈爱。在这观念下,「和好」是天主的改变,他忘记了罪,而不是罪人的悔改。这种想法已不为今日所容纳。

罪的观念已进入一个更深的「过程」层次,是人对天主基本抉择的否定,和人与人关系的断绝。它不在於人生中某决定性行为的一点,而是一个过程,是一连串行为的结果。一个独立的动作无法根本的改变人一生的方向。人与天主,人与人关系之决裂是整个抛物线最後的一点。在现代人的思想中,甚难理解一个人怎么能够忽然就犯了大罪,且在一星期内几次办告解,好似弄污了手再洗一般的轻而易举。悔改是包含整个人内心的转变,因此,最大的可能性是他没有大罪,或是没有真心的悔改。

告解圣事的礼仪应该更清楚地表现出人的悔改不是基於天主的自私,乃是天主爱的要求。一个真诚的悔改,无可避免地要经过一番内心的痛苦挣扎,即使是天主也不能为我们除去它。

圣事机械化不仅给忏悔者带来不良影响,也殃及听告司铎。由於对圣事的强调,疏忽了施行圣事者须有的积极态度。的确,教会曾断言。听告司铎的圣德或自甘堕落不影响圣事的效力。这为保护忏悔者是需要的,同时也是信理。在圣事中,听告司铎不以私人名义,而是代表著教会行事。但是,我们应明白这只是真理的一面,而非完全的真理。司铎的职务绝对不能限於外在的实行,而不理会其内在的要求。听告司铎不是一位演员,也不是一位公务员,铎职要求他从里到外积极地参与圣事。

「除了『事效』之外,仍要求施圣事者的参与和合作,他使圣神行动於其间,加强、渗入圣事的效力。」

在东方教会中,听告司铎的积极角色,圣神的行动和宽赦能力之间的连系表现极佳。他们承认司铎的赦罪权,但同时又偏爱修道士,认为他们的离开尘世和特殊生活方式使他们和圣神结合得更密切,因此也更能善尽听告之职。他们比拉丁教会更注重听告司铎的「神恩」。西方教会中虽然信友也表示对听告司铎神恩的重视,但在礼仪中并无此特色。

面对机械主义,须注重告解的品质,而不大注重告解次数。尤其该注意对青年们的辅导,务使他们消除对告解圣事错误的观念:视告解为一部洗衣机或是开启恩宠之门的自动电钮。

为剔除机械化思想,在某些具体情况下减少其告解次数可能是有益的,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教义的培养才是主要的,要使教友明了圣事的意义、奥秘和伟大。

        D、法律主义

福音描写天主和罪人再次相遇时流露的慈悯容颜,极其明显地表示天主要的是人真诚的痛悔,而不是一张仔细列举外在行动的清单。「浪子」的父亲一句话也不许他说……就是说,在这段信息中,


上一篇:神学论集之六十九
下一篇:神学论集之六十七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神学论集之六十八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