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静 观 与 禅 定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5/9/26 14:21:00
 阅读次数: 1608
 文章标题: 伦理教会伦理德行之二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德行之二

1.3 从基本抉择的角度看德行

德行与基本抉择有关。真正的德行来自正确的基本抉择。德行必须以明确的生活定向(趋向光荣天主、实现天主救赎计划的定向)为基础,或简言之,德行必须以爱天主为中心。这种定向为整个灵魂生命建立一种明晰的秩序。所有德行只有以正确的存在性选择(即坚定不移地爱天主)为基础才是真正的德行。[1]基本抉择是人在内心深处,对天主或自我,善或恶,作一基本的选择。德行必须以向善、向天主的基本抉择为根基。一个有德行的人,不可能是一个选择自我为中心的,因为这是个基本的矛盾。用传统的话说,一个基本抉择是自我的人犯了大罪,大罪摧毁爱德,没有爱德,他怎能同时又是一个有爱德的人?大罪,一如爱本身,是一基本抉择。大罪导致爱德的失落和恩宠圣化的丧失,就是恩宠状态的丧失。[2]可见有德行的人选择的是善,必定向善,“德行是一种习惯性的坚决行善的倾向。德行不但使人完成善行,更付出自己最好的一分。有德行的人,以他感性的和精神的全部力量奔向善;他在具体行为中追求善并选择善。”[3]

我们是透过人的行为来看一个人是否有德行(树的好坏是由果子辨别出来的),再上溯即至人的基本抉择。同样的方法亦可解决德行的唯一性与多样性的问题。[4]

  1.3.1 德行的唯一性与多样性

  人内心的深处,要对天主或自我,善或恶,作一基本的选择。倘若最基本的选择是天主,则爱天主就成了人行动的基本意向和基本生命的动向,他的具体个别德行,就成为爱天主这个基本抉择,这个唯一德行的反映、表达和实现。换句话说,所有的本性德行,其基本根源都是爱德;本性的德行有多种,但都是爱德不同的表现。难怪当人以罪恶改变他的基本抉择时,就是指爱德的失落。[5]

  人抉择和行动,在一件独特的事物内寻求真正的善或表面善的普遍性的基本对象。在那里,我们显示了人的抉择和行动常首先和直接以明确和有限的对象为目标(比方,以帮助近人,以这交易等为目标),但后来却以一种普遍性质的攀升而超越它们。实在,在人的深处,尤其在个别重要的抉择中,实现了某些全然更重要的事。利用选择一种独特的对象,人在天主前决断,在善恶前采取立场,专注于天主或背弃他。简言之。在个别的例子中,他选择某善或某恶的事,因为在他深处,他愿意善或恶,因为原则上,他倾向于天主或相反的转向一种提高至绝对价值的受造物,在最后的分析中,即是转向自我。个别的决定是反映、表达、实现一种新的基本抉择或坚固原来的基本抉择。个别的善的决定溯源于善的基本意向,恶的决定溯源于恶的基本意向。个别的决定常接踵而来,并且是众多的。基本抉择不会不断游移于善和恶的基本抉择之间,而可能的转变也不会前后不连地,痉挛性的发生。

  当人坚定于善的基本意向,便拥有德行。在某方面而言,只有德行或唯独一种德行存在,因为愿欲和行动都双双在德行内有着自己的焦点中心,由德行流出并回溯至德行那里。善的基本意向称为爱为天主的超性爱。

  我们怎样论及唯一德行,也能以同样的方法论及众多的德行。实在,正直的基本决定和由爱构成的基本意向本身是不够的,因为它亦需要正直的独特的决定。独特的决定该是客观的和符合价值的。就是说,决定是为生命哪一面而作的,它就该相称于该面的需求。[6]

    1.3.2 德行的改变

本性的德行,由于习惯行善而养成和滋长。反之,由于习惯作恶而削弱和丧失。一二次反对德行的恶行不致使德行丧失。超性的德行不是行善养成的,而是天主赋给的。天主赋给人宠爱时,也把超性之德赋给人,使人能立超性的善功。超性的善功越大,宠爱越高。超性之德也随之而增强。超性之德属道德界的因任何大罪告丧失。超性之德给人能作超性善功的能力却不直接削弱人的私欲偏情。故此人虽有超性之德,而并不感觉行善的容易。信德因直接反对信德的罪而丧失。信德是望德的基础,信德一失,望德亦不能单独存在。信德存在的时候,望德却能因反对望德的罪而单独丧失。爱德因任何大罪而消灭。爱德虽灭,而信德望德还能存在。[7]

德行中长进是教友生活的一条基本法例。在德行的道路上,停滞不前便等于后退,因为我们被召做成全的人,一如天父是成全的一样(玛五:48)。

人性德行的改变:此等德行是由操练而生,这样,它们也借操练而增长。当一种德行增长时,通常其它德行也增长,因为向善的开怀很容易从一种价值转移到另一种价值上。但在这方面也可能在例外。实在,一个人能因自己的结构本身趋向某种价值,反之,那些令他倾向于另一种价值的先决条件并不同样有帮助。比方,有些人常准备无私的帮助别人,但却难在物质享乐上节制自己。不论怎样,给予一种价值的认可越深,其它价值也越有毅力地被追求。

从人性的德行的增长定律,亦可抽取有关它衰落的结论。若人变的疏忽了,即是不再趋向完美了,却以他似乎已获得的为满足,他便不能固守岗位,而在往后倒退。后来他不但放弃一切,而且截然明知地反对一种伦理价值的立场,那和这种价值有关的德行便算了结,或至少在它真正核心内(对上述价值的赞许)是了结了,虽然在次要的官能上,可能还有些以前的习惯和倾向的残余继续存留。再者,必须注意,从持久的认可一种重要的伦理价值到蔑视它是不会突然形成的,而事前通常有一段时间日渐疏忽和冷淡。因此,到了反判变节之时,德行已经衰弱不堪了。

一种德行的瓦解通常亦在其它德行中起回响,因为明知地贬低一种伦理价值不能对其它价值的态度上全然没有后果。而且,藐视一种局部的伦理价值(一种伦理善的部分),表示人现在已不再断然向善,即是说,仁爱和爱德在他内已衰弱到有危险的程度。所以,这不能不影响到其它的德行。

超性的德行的改变:一如活于圣宠国度内的人不能自已给予自己超性的德行,而是从天主那里接受过来的,同样,这些德行的增长首先不是靠人的力量,而是靠天主的圣宠。但人该为这样的增长作好准备。

犯了大罪,人便丧失他的实体和他的官能被高举到圣宠那里的现行地位,因为他拒绝天主的爱。但这里我们必须作一保留:我们不该忘记,纵然中断了成了义的人与天主之间爱的联系,信德和望德仍可继续存在,虽然在不完美的情况下,因为在爱中才能真正以完美的方式去相信和希望。[8]

总结:既然德行是紧密联系的,以至于彼此满全,那么,它们的增长和衰弱也应该一起被考虑。一个成年信友若趋向成全,便增加自己的整体德行,即是说,一方面,他在实现德行和生活上变得更熟练,另一方面超性和力量超增长。这样德行在他的各层面都增长,超性德行的层面,是由于天主的行动和人在功劳的合作;人性德行的层面,这是由于有意识在同化于伦理价值和整个人常更妥善准备把那种同化作用实践过来。

这样整体看德行,也能整体地了解德行的衰退。比方,虽然罪不危害超性的德行,因为圣宠和那伴随圣宠的超性德行只因大罪而丧失,但重复小罪在整体上损害德行,因为那把人和某种伦理价值缚在一起的联系松弛了。因此,频频的小罪导致更糟的不幸—-令德行完全丧失。[9]



[1] 参卡尔.白舍克《基督宗教伦理学》卷一,381

[2] 参《天主教教理1861

[3] 参《天主教教理1803。此节参吴智勲《基本伦理神学》,256

[4] 参安瑟尔莫龚多尔《呼召与回应》第三册,534

[5] 参吴智勲《基本伦理神学》,260

[6] 参安瑟尔莫龚多尔《呼召与回应》,534-535。在许多伦理学者讨论哪一个是首要的德行,不同的哲人对什么是德行之最有不同的看法:苏格拉底认为智慧是德行中之最高者;柏拉图认为是公义;亚里士多德却认为是明智;奥斯定认为是对天主的爱;多玛斯它分为二:在伦理德行中智慧为最高,在基督徒德行中爱德为最高。(参吴智勲《基本伦理神学》,258)。

[7] 参张希贤《伦理神学纲要》,79

[8] 以上参安瑟尔莫龚多尔《呼召与回应》卷一,538-540

[9] 参安瑟尔莫龚多尔《呼召与回应》卷一,540-541


上一篇:德行之三
下一篇:德行之一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3篇]
  德行之二
  德行之二
  德行之二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