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静 观 与 禅 定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5/9/26 14:22:00
 阅读次数: 2026
 文章标题: 伦理教会伦理德行之三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德行之三

  1.4 德行的种类与存在关系

    1.4.1 德行的种类

传统上根据不同对象,德行可分二大类并以不同的名称称呼它们,即本性的(natural)及超性的(supernatural)德行,修成的(acquired)及倾注的(infused)德行,伦理的(moral virtue)及超性的(theological virtue)德行。[1]

超性的德行顾名思义是来自天主,是天主的恩赐,非人努力的成果。超性的德行是以天主及天主的完美特征(divine perfections)为对象。教会传统是列出了三种主要的超性德行:“超性的德行有三个:信德、望德和爱德。[2]启示中多次述说这三个超性德行的重要,并且三者互相关联。爱德超越所有德行,在超性德行中占首要地位:“现在有的是信、望、爱三者,其中最大的是爱”(格前十三:13)。爱是天主赏赐,由圣神倾注于人的:“天主通过他赐经我们的圣神,把他的爱倾注在我们心中”(罗五:5)。信德虽然是基督徒独特的标志,但信德必须以爱德行为配合,否则是死的:“正如身体没有的灵魂是死的,信心没有行动也是死的”(雅二:26)。望德也与信德和爱德结合,亚巴郎“他在绝望时,仍然希望,仍然相信自己将成为许多民族之父”(罗四:18)望德使人相信,天主对那些爱他的人是忠信的,必定赐于应许的天国。望德就是使人相信天主对爱他的人所作的许诺必定实现:“藉着耶稣基督我们的救主,天主把圣神丰富的倾注在我们身上。为此由于他的恩宠,我们得以成义,从而获得希望成为永生的继承者”(铎三:6-7)。圣保禄就要求我们以这些德行装备自己,我们应试清醒;让我们穿上信德和爱德作‘胸甲’,戴上得救和望德作‘头盔’(得前五:8)。特利腾大公会议也声明,人是靠天主所倾注的信德、望德和爱德而成义:“当天主的爱由于吾主耶稣的苦难功绩,藉着圣神而倾注于那些成义的心中,且就在他们内依附着时,那里不义者就因此而成为义者了。因此人就在成义时,连同罪之赦免,一并领取那藉耶稣基督所加入的:信德、望德与爱德。[3]

在众多的伦理德行中,人们从古时起就归纳出了最基本的德行:明智(prudence)、正义(justice)、勇敢(fortitude)、节制(temperance)。这四种德行最早见于古希腊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旧约虽提及四枢德:“若有人爱慕正义,应知道:德行是智慧的工作的效果,因为她教训人节制、明智、公义和勇敢”(智八:7)。旧约虽然提及四枢德,但没有作任何发挥。教父时代,教会有意识地把基督信仰融入希腊文化中,不断地采用希腊思想。奥利振(Origen)大概是第一位把希腊思想中,特别来自亚里士多德的四枢德纳入基督徒的理论中。圣盎博罗削 (St. Ambrose) 步其后尘,将这四种德行称为四枢德(cardinal virtues),因为他认为这四种德行是整个伦理生活的枢纽(cardines, hinges)。使四枢德在基督徒伦理中定型。枢德(cardinal virtues)的外文,出自拉丁文Cardo,指门的枢纽,除了重要之外,还有连接的意思。圣奥斯定不但讨论四枢德,更重视三超德,而且把四枢德纳入爱德之中,圣多玛斯把四种德行视为所有伦理德行的总纲与总目。他把四枢德和三超德联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德行伦理的体系。教会传统喜谈四枢德,到今天仍受到重视:“有四个德行扮演着枢纽的角色。因此被称为‘枢德’;其它一切德行环绕着这四个枢德而组合在一起。[4]

    1.4.2 德行之间的联系

超性的德行与本性德行之间,没有连带的关系。有超性之德不一定就有本性之德,同样有本性之德也不一定有超性之德。其丧失亦然,彼此无关。本性之德相互之间,却有几分联系。一个人修炼一种德行臻于至善的阶段,也有其它的德行。但若不到至善的阶段,彼此可以分别养成与存在。如,一迷色者可能有慷慨好施的习惯。信、望、二超德能够单独存在,而爱德却不能,一有爱德,便有一切超性之德。[5]

正如本性生命可以被超性生命所提升那样,那些善的本性倾向与能力也能被天赐的超性德行(infused supernatural virtues)所提升。这是教会的普遍观点。特利腾大公会议指出,在成义的过程中,信、望、爱三德是天主所赐于的(DS 1530)。一般神学家都认为伦理德行(moral virtues)也是天赐的(参维也纳大公会议Council of VienneDS 904)。德行的天赐过程与圣宠的灌入过程同时发生。

既然人可以被提升到超性状态并应朝着超性目的努力,那他就必须具有超性的能力。灵魂及其能力在本性范畴如何,圣化圣宠和天赐德行在超性范畴也是如何。超性德行这个词似乎不够精确,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讲天赐的不是德行,而是超性‘德能’(supernatural dispositions and power)。这些天赐超性德能与本性和德能是相对的。然而这些天赐德能不能马上就产生行为能力,人必须在本性与超性两方面对其进行培育与发展,才能获得德行所特有的能力。因着基督的救赎工程,人得到救赎并且被放入一个超性和范畴;因而,人的整个存在及所有能力都获得了一种新的定向。

本性的德行并不与超性的德行对立,并非前者是努力的后果而后者是天主的赐予。把两类德行对立起来能产生不良后果:

(1)         只重视超性的德行,人不再努力去修德,养成属灵的惰性。

(2)         轻视所有人性和德行,与人文主义者无法交谈,无法修成的德行作合理的欣赏。

(3)         对修成的德行过分关注及乐观,至于超性德行天主恩宠只属口头的承认,以至本末倒置,超性之德沦为被引用的点缀品或本性之德的附属物。

拉内(Karl Rahner)认为超性德行与本性德行不但不对立,而且是分不开的,基督徒实在不应该太关注两者的区别。天主的恩宠救赎了整个人,恩宠并非附加在人性上的东西;恩宠使人开放自己走向天主,所有所谓本性和德行都是在恩宠推动下走向天主的行为。[6]换句话说,没有纯粹的本性的德行完全不受超性德行所影响;所有本性的德行,必然的带人走向天主,即本性的德行,总有超性的目的。因此,一个实实在在的基督伦理观不需在区分本性与超性德行上进行烦劳。拉内的看法是正确的。在天主的广泛救赎意义里,本性德行具有一个超性目的。《天主教教理》肯定两者的密切关系:“人的德行根植于超性的德行。超性德行使人的官能适于分享天主的性体。超性的德行奠定、激发基督徒的伦理行为,并显示出其特点。超性的德行激发所有伦理德行并使之定型而活跃起来。[7]

我们把超性德行与本性德行间之密切关系综合于下:

(1)                原则上我们可区分出超性德行与本性德行,但在救赎的秩序里,两者是不能分的。没有天主的恩宠,也不可能在修成的德行,修成的德行不可能不受超性德行的影响。

(2)                虽然人在某种程度上可获得本性之德,但在实际的救赎秩序里,没有基督的圣宠,这是不能实现的;所以实际上,本身出于本性的德行亦受超性的影响。没有人只靠修成的德行而得救,没有天主的恩宠,人不能持久行善。“天主要人人得救认识真理”(弟前二:4),他总让人有机会走向他。他慈悲地以自己的恩宠倾注天人中,使他在恩宠助佑下,藉修成德行走向他。

(3)                当超性之德灌注给人时,通常也包括本性之德在内。我们说通常因为不包括婴儿,婴儿还不能运有理智。本性之德包括在超性之德内作为补充成分并被灌入。超性之德给人在超性层面上行动的可能性,但不自动给予这样行动的便利和自发性。当人不断实行灌注在他内的德行时,这便真的实现了。这时,本性之德的成分便和超性之德全连起来;这样超性之德便臻于完满。此外,不要忘记,圣神仍然推动成了义的人,但圣神的推动该变成人本身的推动。

(4)                在救赎秩序里,二者都应有,两者缺一便不是完德。超性之德需要本性之德 去落实及体现,本性之德需要超性之德去启发与扶持。两者缺乏对方总是有所欠缺。[8]



[1] 参吴智勲《基本伦理神学》,256-257

[2] 参《天主教教理1813

[3] DS 1530

[4] 参卡尔.白舍克《基督宗教伦理学》卷一,385。然而,福克斯(Josef Fuchs)认为,这种分法不是令人满意的(参Josef Fucks, Theologia Moralis Generalis, Pars Altera (Ad usum privatum). Rome: Gregoriana, 1966/7, 220)。这是正确的。第一,明智比其它三种德行更具广泛性每一种德行都是由明智所辖管的,因此明智不能与其它三德同属一个范畴;第二,有些基本德行对基督徒来说具有特殊的重要性,但四枢德这种分法并没有包括它们,如谦逊(海霖将此德行归为第五枢德,参The Law of Christ, vol. I, 1966, 546-557)、听命、感恩、博爱。如此看来,四枢德必须要有其它一引起德行来补充。四枢德之外还有其它本性德行,称为附属德行(subordinate vitues)。参吴智勲“德行伦理”见《神思》563。《天主教教理1805。参吴智勳《基本伦理神学260-261

[5] 参张希贤《伦理神学纲要》,79

[6] Karl Rahner, “Virtue”, Sacramentum Mundi, vol. 6 (London; Burns and Oates, 1979), 338

[7] 参《天主教教理1812-1813

[8] 参吴智勲《基本伦理神学》,258-259。参安瑟尔莫龚多尔《呼召与回应》卷一,532-533


上一篇:德行之四
下一篇:德行之二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2篇]
  德行之三
  德行之三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