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月 - 炼 灵 月》
 静 观 与 禅 定
 七件圣事之一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shengren
 发表日期: 2015/10/30 10:02:00
 阅读次数: 1185
 文章标题: 圣经新约 → 新约导论之八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新约导论之八

七、新约书信

当我们进入研讨新约的第二个主要部分――书信――时,我们在时间上反而向后退了些。大部分的书信――例如所有实际由圣保禄自己所发出的书信――都是在所有福音公布以前(除了马尔谷福音外)所写成的。但是把它们安排在福音以后是正确而合乎逻辑的,由于它们表现对于基多教奥迹的了解及解释,远比对观福音更为进步。这项事实证明了对观福音圣史们的忠诚和他们所采历史的实证主义,就是他们都极力避免“追溯”在公元一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所苦心推敲研究出来的神学;这些后期的神学就逐渐在书信中表现出来,特别在保禄书信中最为明显。

每封书信却将另有个别的小册子分别讨论它们。从更概括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提出两点:它们的特性及教理的发展状况。

甚至在今日,书信的形式还是适于各种不同的用途。一对夫妇或朋友间的私信与写给某些群众的“公开信”或“读者投书”一类的函件自然是有差别的。它们都是对收信人直接说话,但其特性及目的则不同。古代关于信函的书写也有类似的变化。短论、著述、政治或宗教的宣传品多少都加入了人为的书信形式。圣保禄所留下的信函包括了从完全私人的信件(费肋孟书)到教义讨论式的著述(如罗马书,另一种形态不同的有厄弗所书)。但他大部分“给教会的书信”则都列入中间类型。这些都是为了要向收信城市中的人民在宗教公议会时宣读的公开文件;同时它们是真正的,而非仅是形式上的信件,在其中表现出圣保禄(以及与他的助手们)与各个教会团体的成员之间的联系,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与保禄相熟识,其中斐理伯的教会可能与他关系最为密切。前面所提到两封特别书信型式上的特性,可以从它们写成背景说明如下:罗马书是写给一个并非由保禄建立的教会;厄弗所书则写给小亚细亚一带的教会团体的互传文件,而并非 写给厄弗所人而已。

除此二者外,保禄书信表现出保禄与其通信者间有非常特别的关系;这并非指通常的朋友之情,同胞之情或任何仅仅源于自然的关系。他是耶稣基多的宗徒、使者、先驱和为他们解惑的人。他自比为他们的父亲或母亲,在信仰中,他们成为他的子女(格前四14,得前二11迦四19)。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超自然而“在基多内的”。他的书信所讨论的完全是宗教主题,并只谈到伟大的“天主所启示了的奥迹”。用他的爱情及职务上所拥有的权威,这位宗徒写下了坚定、鼓励和教导人们信仰的作品。

书信的收受者都是基多徒,因此保禄只需要唤起他们对曾经接受过的道理的记忆,以及将他的书信完全来用于教导(格前十五1)在这方面他常有新的发挥。但我们不应指望(甚至把所有的书信都放在一起)能够发现对保禄宗徒神学能获得完整圆满的说明。保禄写书信时,知道收信人已对教理有相当的了解,他很少重复曾经说过的话,而只是接收信者的环境及视他们所需不断地给人们新的教导。虽然如此,他教导的深度和丰富的程度似乎是无穷尽的,教会将永无止境地默想保禄书信。在此我们只需提到耶稣的先存性,他有宇宙中的中心位置,他的受难及死亡的赎罪及救恩的价值,原罪的学说,在对基多的信仰内真正超性的合一;他的复活成为我们日后肉身复活的原罪,以及许多其它的学说,将在其它几本注释的书中仔细讨论。

保禄所写四封给私人的书信(费肋孟书、弟茂德前后书及弟铎书)表现出两种不同的形式。给费肋孟的短简是保禄真正私人的信件。由于这封书信的读者们认为它对于基多徒具有很大的价值,所以就把它列入圣经中,正如我们以前所说,保禄受到以圣神的默感,使他为整个教会的利益而写成的。其余三封书信就组成了现称的“牧函”。它们虽以个人的口吻写成,但却是对牧职的正式指示,而且论到教会中长上的行为准则,而远远超出针对弟茂德及第铎书的个人指示。

希伯来书虽然是写给教会中一个特殊团体的但较普通信函有更多神学方面的讨论。对于新旧约间的关系以及基多司祭远较亚郎的来得卓越等方面都提出了深奥的、有启发性的解释。我们不知道它的创造者,但一个早期的东方传统把它归于保禄书信而不归入公函中,由于本书信作者与圣保禄间的关系,使希伯来书也拥有了必要的来自宗徒的权威。

所谓“公函”,是除了保禄之外,其它某几位宗徒的文学作品。我们无法十分肯定冠有雅各伯之名的书信是否由雅各伯宗徒所写。“公”这个形容词很明显的是指他们并非写给特殊团体,而是写给一般基多徒的书信。它们包括雅各伯书、犹达书、伯多禄前后书、若望一、二、三书;其中除若望二、三书外,它们都少有信函的特征,而含有较多论说或教训的选择性。这睦书信与使它们命名的宗徒们之间的关系,正如大部分保禄书信与其作者一样的密切。有时我们必需假设,来自某位宗徒的教导传统,是日后由其弟子笔之于书的。举例而言,由于伯多禄后书提到宗徒们均已逝世(三4),所以我们可以确定绝不可能是在伯多禄有生之日所完成的,这可能是新约中的最后一封书信。

在古人眼中,作者身份的概念比我们现代一般公认的尺度宽得多。(我们可以将近代罗马教宗通谕作一个比较,教宗不自己写作而认可别的作品)将一位宗徒的名字加在一封信上,可能是指出它曾由宗徒认可,或仅仅因为这封书信是描述该位宗徒个人言论的作品。


上一篇:新约导论之九
下一篇:新约导论之七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新约导论之八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9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