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专题TOP10:::  
 七苦玫瑰经及念法
 谈谈旧约圣经(二)
 天主教圣经学习
 告解圣事
 创世纪释义之一
 《圣月 - 炼 灵 月》
 基督宗教的婚姻与爱情观
 《圣龛中的呼声》—— 恭敬圣体
 静 观 与 禅 定
 弥撒中举行的婚礼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教区微信
 作    者: 肖文泉
 发表日期: 2018/5/21 8:12:00
 阅读次数: 10837
 文章标题: 礼仪礼节 → 2018年5月13日教区朝圣日礼仪歌曲分析
 查看权限: 普通专题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2018年5月13日教区朝圣日礼仪歌曲分析

 梵二礼仪改革,提倡礼仪本地化。自从梵二提倡本地化后,关于歌曲方面各国无不争先恐后推行本地的歌曲,各地方教会出现了“多彩多姿”的圣乐歌集。
不谈其它国家,就本国而言也出现了许多不同的歌集。但由于所采取的歌曲,无论是歌词、曲调或质量方面多有差异,有些根本不适合用在礼仪使中,如:基督教敬拜赞美歌曲、个人信仰灵感歌曲、流行音乐改变歌曲、灵感黑人灵歌等等,所以很多时候似乎在弥撒中使人感觉到在“乱唱”。
今年有幸参加每年一度的教区朝圣日,其中礼仪中的合唱团尤为闪亮,队伍的庞大也让本人甚是羡慕。但是整个礼仪中的歌曲的选择和歌唱的方式,使我感到有些不舒服。
因此,本人作为一名业余的音乐爱好者,愿意在此谈谈对教会圣乐及庆典当日所选歌曲的个人见解。本文分两部分:第一部分阐述弥撒礼仪各部分咏唱的意义及朝圣当日礼仪歌曲介绍;第二部分关于音乐的几个概念,以及教会对礼仪中选择歌曲的要求。
(本文不针对任何人和团体,只就事论事)
第一部分
弥撒礼仪各部分咏唱的意义

朝圣当日礼仪歌曲介绍
 1
进堂咏
按《罗马弥撒经书总论》第47号所述“进堂咏的作用是开始圣礼,并促进参礼者间的团结,以及将他们的心灵导入礼仪时期或庆节的奥迹中,它又同时伴随主祭与辅礼人员的进堂游行。”
进堂咏应唱什么样的歌曲呢?按《弥撒经书总论》第48号所述,进堂咏最好选择由对经和圣咏组成的对唱的歌曲,由歌咏团和信众对唱;或是其他适合的圣歌。如:常年期、复活期套曲的进堂咏,《天国众子民》、《司祭百姓》等。
朝圣当日所选进堂咏:《我等齐来欢欣崇拜》。

 

 此曲原名《快乐崇拜歌》由贝多芬《欢乐颂》改编而成。
《快乐崇拜歌》是一首20世纪的新诗。它以快乐的崇拜,驱散人们的“苦意愁云”和“疑惑黑荫”;又以大自然的美丽,唱出“兄弟友爱系人群”;祝祷信徒们能以过得胜的生活,并歌唱着不停地前进。
这首诗的作者是美国著名的牧师、作家兼外交官范・戴克( Van Dyke,1852—1933)。他于1873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进普林斯顿神学院求学,并历任好几个长老会会堂牧师。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约1907年时,范・戴克应邀在美国威廉斯大学演讲。该地的青翠山峦引起了他的遐想而作这首诗的。诗写成后献给威廉斯大学校长,并说“必须配以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欢乐颂》主题来唱”。
在范・戴克写成这首诗以前曾有许多赞美诗的作家,都曾想以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欢乐颂》主题来写一首赞美诗,但都没有成功,直至1911年美国长老会新编的《赞美诗》首次实现了范・戴克的意愿。
1934年由刘廷芳博士译为中文,收入《普天颂赞》,首次将这首歌介绍给我国的信徒,今已普遍在各教堂唱颂。
《欢乐颂》(德语为An die Freude),又称《快乐颂》,是在1785年由德国诗人席勒所写的诗歌。贝多芬为之谱曲,成为他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主要部份,包含四独立声部、合唱、乐团,而由贝多芬所谱曲的音乐(不包含文字)成为了欧洲联盟的盟歌。《欢乐颂》,最常提起的是贝多芬的音乐作品、席勒的诗歌、胡风长诗《时间开始了》中的第一乐章和一部科幻小说名字,尤其是前两者,更为人们熟知。
《欢乐颂》作品大约创作于1819到1824年间,是贝多芬全部音乐创作生涯的最高峰和总结。作品D大调,4/4拍,是一首庞大的变奏曲,充满了庄严的宗教色彩,气势辉煌,是人声与交响乐队合作的典范之作。通过对这个主题的多次变奏,乐曲最后达到高潮,也达到了贝多芬音乐创作的最高峰。乐章的重唱和独唱部分还充分发挥了四位演唱者各个音区的特色。
因此,此曲仅属于宗教音乐类……,这首歌曲的总体感觉像是在描写风景……

 

 2
答唱曲

按《弥撒经书总论》第61号所述“答唱咏是圣道礼仪的一部分,具有重要的礼仪及牧灵价值,因为它协助人默想天主之圣言。”

答唱咏的作用主要是帮助人默想天主的圣言,借着答唱咏人与天主一个言语上的交流。天主借着圣经向我们讲话,我们听了天主的话要回应天主,圣咏则是天主启示的话,是最完美的,因此我们用圣咏来回应天主。

答唱咏应选什么样的歌曲呢?

按《弥撒经书总论》第61号所述“答唱咏要与所读的圣经配合,通常选自读经集。答唱咏最好采用歌唱的方式,由读经员或唱经员领唱,信众回答。”答唱咏应是读经集中的圣咏,而非随意选择选择一首好听的歌曲来代替答唱咏,这样就失去了答唱咏本身的价值和意义。

当日的弥撒,选用的是“中华圣母”弥撒经文,读经一、二和福音亦是如此。但不知为何,答唱咏却以常年期第15主日的答唱咏为咏唱曲目。让人甚是无语……

 

3
福音前欢呼

和答唱咏一样,福音前欢呼亦采用“答唱形式”:唱经班或唱经员首先咏唱“阿来路亚”(Alleluia)答句,而后全体重复该答句(有时会省略该步骤);再由唱经员领唱短句(Versus),全体咏唱“阿来路亚”回应并作结。教会要求短句该是取自《读经集》。

阿来路亚,此一名词是希伯来语“Yalelu-Yah” 的音译,意指赞美上主(Yah=Yah weh雅威)。是一句邀请大家赞颂主的欢呼词。

又是对即将发言的耶稣基督的期待;按照李振邦神父的注释,这首歌是既有“进行”的意味,又是圣道礼中读经的一部分。因此,唱经班要斟酌“阿来路亚”答句在礼仪中的善用,不能一味贪图节奏,失了祈祷意味。

  4
预备礼品曲
按《弥撒经书总论》第74号所述“预备礼品曲是伴随整个准备礼品时所唱的歌曲,自呈奉礼品队伍游行开始咏唱,至少唱至礼品放在祭台上为止。”一般情况下预备礼品曲都唱到整个准备礼品结束,直至神父洗手和向教友奉香完毕。
关于预备礼品曲教会并没有过多的规则,它的主要作用就是伴随预备礼品曲行动。新礼弥撒(Novus Ordo Missae)恢复早期习惯,更为强调信友呈奉的目前还是饼和酒,是大地和人类共有的劳动成果,是奉献,是出自感恩的奉献,此礼将人引入感恩祭的中心。
弥撒祭献主要是表达耶稣十字架的祭献。这个奥迹就是从简单的人类劳苦的奉献——饼酒,奉献这个要指向奥迹的变化耶稣的体血。这是祭献的中心。
所以弥撒奉献咏选曲要选这一类的歌:从饼酒到圣体圣血。这个奉献是耶稣指定的,这个体血才是无瑕疵的祭品,是天父认为最好的,是这个祭品要赎回人类的罪,是这个祭品是永生生命的食粮。同时,我们将自己的生活中的劳苦喜乐结合与基督的祭献而成为悦乐天主的祭品。
关于所选择的歌曲类型,最好选择一些能表达感恩圣事预备礼品曲的意义的歌曲,如《上主万有的天主》、《仁慈的圣父》等等。当人们听到歌词时,更容易让人想起现在是预备礼品曲的时刻,默想这个奥迹。另外预备礼品曲的速度、长短、感情上也要适当。

 朝圣当日所选歌曲:《献上感恩的祭》。

 此曲作者、出处都不详。在网络上只能查到以下相关信息:
《献上感恩的祭》
歌手:昆明茨坝擎光合唱团
所属专辑:《来自大山的赞美》
作词:  作曲:  发行公司:未知 
发行时间:2012/11/18 23:55:29
分类:基督教歌曲  语言:国语 
介绍:《献上感恩的祭》 是 昆明茨坝擎光合唱团演唱的歌曲,时长03分36秒,该歌曲收录在昆明茨坝擎光合唱团2012年的专辑《来自大山的赞美》之中。
从类别来看:此曲为基督新教赞美歌曲,属于教会音乐类……
 5
领主曲
按《罗马弥撒经书总论》第86号所述“主祭领受圣事时,开始咏唱领主咏。信友借着同声歌唱,表达他们心神的合一,内心的喜悦,并更能显示出列队前去领受感恩圣事的团体性。”
首先,领主咏的作用是伴随领受主圣体的队伍前去领圣事。其次是标志着信友是一个团体,人们同心合意的领受这圣事,内心充满着喜悦,因为大家都是领受同一个主的身体,也有一种象征大家在“赴天国婚宴路上,共同携手并肩前进”。
由此,建议选用:《分享同一圣体》、《天神之粮》、《主的晚餐》、《基督的灵魂》等。
朝圣当日所选领主咏:
(1)《奇异恩典》

 《奇异恩典》,其英文为《Amazing Grace》,也有人称《天赐恩宠》,是美国最脍炙人口的一首乡村福音歌曲,也是全世界基督徒都会唱的一首歌,被奉为基督教圣歌。
《奇异恩典》创作于18世纪的赞美歌,歌词作者是由1725年出生于伦敦的英国白人约翰·牛顿John Newton ,歌词简洁充满敬虔、感恩的告白,也是他的生命见证,约翰牛顿本是一名黑奴船长,无恶不作,后来反而沦落非洲。在一次暴风雨的海上,他蒙上帝的拯救,于是决心痛改前非,奉献一生,宣扬上帝的福音,成为19世纪伟大的传道人。
去世之前,他为自己写了墓志铭:“约翰牛顿牧师,从前是个犯罪作恶不信上帝的人,曾在非洲作奴隶之仆。但借着主耶稣基督的丰盛怜悯,得蒙保守,与神和好,罪得赦免,并蒙指派宣传福音事工。”
  

 这首诗歌就是他一生得拯救的见证。在歌中充满了他对自己过去贩卖奴隶的悔恨,和对不计较这些仍赐福于他的上帝的感激之情。
此曲,原本属于传统的民谣或黑人灵歌,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一首很好的表达信仰的音乐。表达一个人因神的恩宠而改变自己的信仰经验,一首很好的个人信仰灵感歌曲……
由此,这首歌成了基督徒每次祈祷忏悔时必唱的曲目,后来它流行越来越广,超越了宗教,成了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流行歌曲,成为人们祈求和平的经典歌曲,是人民精神世界的赞歌。
(2)《耶稣,亲爱耶稣》

  

词曲作者为:陈逸豪;编曲汪美。
属于基督新教歌曲,歌曲出自“有情天”的音乐专辑《严冬里也有春天》,其他不详。

(3)《歌颂主恩永不停》

 

 

 

 

 

 基督新教歌曲,作者、出处不详。就歌词的意思来看,此曲应属于团体敬拜赞美歌曲……

(4)《那双看不见的手》

 

 

 

 

词曲作者不详,也无法考证,只知道属于台湾原住民的诗歌,由徐浸福翻译成国语。

1998年长期居住在美国的寇顺举牧师在一次布道会的途中,拜访他的老同学杨旭牧师和他的团体。当地原住民儿童纯真的天性和嘹亮的歌声深深的打动了寇牧师。在杨牧师的恳请下,他挑选了一些极具天性的儿童,密集的训练了三个月。同年夏天他带领组建的这个合唱团,去美国巡回演唱后,这首歌就迅速的传遍了华人教会和团契,深受人们的喜爱。

 

 

这的确是一首很美的歌曲,无论是从歌词还是旋律无不触动人的心弦。但他是否适合在礼仪中咏唱呢?能否表达礼仪的精神和意义呢?

(5)《主啊,我算什么》

 

 

 作词:感恩;作曲:麦子;演唱:麦子。
属于基督新教歌曲,其它不详。根据歌曲中的歌词和旋律看,因该属于个人信仰灵感歌曲类……

以上大多数歌曲都是基督新教歌曲,敬拜赞美中所使用的歌曲,就歌曲本身来讲都很不错,可以触动人心,甚至让人痛哭流涕。其实有些歌曲不属于基督新教正式的诗歌,在他们正式的活动中都不咏唱这些歌曲。

但反过来讲,这些歌曲与天主教的礼仪有关系吗?和天主教会最神圣的感恩圣祭有关系吗?我们教会最庄严、最神圣、最隆重的礼仪,就可以随便拿一些“好听”的歌曲来使用吗?

在此说这些并不是说我反对基督教歌曲,有些基督新教歌曲也真的很好。特别是在表达个人信仰经验和情感上比天主教歌曲更能打动人心,但我们的信仰和礼仪仅停留在感觉的层面上吗?弥撒礼仪中的行动是属于天上的行动,不是从人的感觉来……

因此,不是所有的圣乐都可以在礼仪中使用;只有那些符合礼仪精神和目的、而且不损害礼仪和教堂的神圣、尊严的歌曲,才可以被纳入礼仪中使用。

 

 

 6
礼成咏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中没有提到礼成曲。但是在我们的习惯中弥撒结束都要咏唱一首歌曲,作为礼成曲。此歌曲标志着弥撒已经结束,伴随着主祭及辅礼者走出圣堂,人们将继续回到各自个岗位,继续他们的生活。

我们都知道整个弥撒礼仪都是指向天主,是我们协同耶稣基督一起向天父献上感恩赞颂之祭。感谢天父赐予他的爱子耶稣基督做我们的赎罪羔羊,感谢天父在弥撒礼仪中给予我们的种种恩惠。因此,我们除了用歌声和祈祷表达感谢意外,还要以生活中的行动来回应天主的爱。

另外,有时候会看到教宗在他的弥撒之后,走到圣母像前唱一首圣母歌,然后再唱一首其他的一首歌曲作为礼成咏。记得曾经在修院复活节的时候我们也是先唱一首圣母歌,特别是在复活期或是圣母的庆节,然后再唱一首歌曲作为礼成咏。毕竟弥撒是礼仪,而敬礼圣母是热心善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所以,关于礼成咏大家视情况而定,教会官方没有明确的指示。

朝圣当日所选歌曲《万福至圣母后》。

 

 

 

 

第二部分

关于音乐的几个概念
以及
教会对礼仪中选择歌曲的要求


首先,澄清几个概念:宗教音乐、教会音乐、圣乐、礼仪音乐。

很长时间以来,教会中对使用的歌曲有不同的名称。最普遍和常见的名称有:宗教音乐、教会音乐、圣乐及礼仪音乐。大部分的人对此并没有清楚的认识和了解,往往被人相提并论或任意代用。

1. 宗教音乐

宗教音乐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凡是和宗教有关或是表达某种宗教感情的音乐,或以宗教题材所作的大型神剧、宗教歌剧都属于宗教音乐。
不论是天主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的音乐都可称为宗教音乐。包括的形式也有很多,如礼仪性的,团体性敬拜或个人性宗教感情的表达等等。

2. 教会音乐

教会音乐是指基督宗教所用的音乐。教会音乐范围较广,不仅仅指天主教同时也包括基督新教的歌曲,大家都统称为教会歌曲。

在基督新教内可以指举行赞美会时的歌曲或一般聚会时所唱的歌曲等等。在天主教会内可以指我们平时表达祈祷之意的所用歌曲,如要理班中使用的歌曲,或饭前、饭后的祈祷歌曲,甚至包括热心敬礼时的民间歌曲。总之,只要是在基督宗教中所使用,并能表达对天主(神)的感情的歌曲都可称为教会音乐。

3. 圣乐

该名称是最近几个世纪教会官方文件中经常使用的词汇。“所谓圣乐,即指形式高雅及神圣,为举行崇敬天主的仪式,而创作的音乐。”(《在关注的事中》,第2号。)

“此类音乐包括:额我略曲,新旧各种合唱曲,管风琴及其它许可乐器之圣乐,以及大众宗教歌曲及圣歌或礼仪歌曲。”(《论圣乐与礼仪》,第4号。)

学者们把“圣乐”二字,当作一切与宗教有关的音乐的总称。其中分为正式礼典音乐,如弥撒曲、日课经等,都属于狭义的“礼仪音乐”(Liturgical Music)。

普通虔诚敬礼的一般圣乐(Devotional Music),虽非正式的礼仪,但仍在教堂内应用,故此称“礼仪外围音乐”(Extra-liturgical Music)。如圣母颂、临终七言等。(李振邦 著,《教会音乐》,第2页。)

4. 礼仪音乐

礼仪音乐顾名思义就是指那些专门为礼仪而作,为在礼仪中使用的音乐。尽管廿世纪前,礼仪音乐这一名称不常用,但梵二会议后的今天经常使用,并专指天主教礼仪中使用的音乐

“礼仪圣乐应该是一种忠实表达经文的歌曲,其旋律是超脱的、冷静的、毫无人间欲念,它并不重视听觉上的美感,也脱离夸张的成分,与一般只为娱乐或欣赏而作的乐曲有别,而且它纯粹只为礼仪庆典而作,是一种实用音乐。” (蔡诗雅,“额我略圣乐与复音圣乐的简介”,《圣乐文集》,(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编辑、真理学会出版,1994年8月),第167页。)

“这类的音乐是教会在官方和公开的礼仪中,在法律和客观上都能接受的音乐。礼仪音乐的明显特点是紧紧地与礼仪动作相连,表达仪式的意义,并从礼仪中取到圆满的意义。”

所以说,礼仪圣乐在教会的礼仪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圣乐越是和礼仪密切结合,便越神圣,它能发挥祈祷的韵味,或培养和谐的情调,或增加礼仪的庄严。 (周云飞,“教会圣乐与礼仪”,《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第42页。)

另外,在神圣的礼仪中,若隆重地以歌唱举行,民众以歌唱、祈祷来回应天主,这能促使信众互动的参与,并能培养他们的信德——向天主高举心灵,向祂奉献灵性的崇敬,并丰厚的蒙受天主的恩宠。

不是所有的圣乐都可以在礼仪中使用;只有那些符合礼仪精神和目的、而且不损害礼仪和教堂的神圣、尊严的歌曲,才可以被纳入礼仪中使用。由此可见,不是所有的圣乐都是礼仪音乐,但所有的礼仪音乐都是圣乐。

当然弥撒中的音乐必须与礼仪配合,发挥圣乐的真正目的,“教会在礼仪中重视音乐,不只为使礼仪隆重,不只为了艺术韵味,其最后的指向在乎使礼仪达到它的目的:音乐或圣歌的目的在乎使参与的教友更能光荣天主和圣化自己。”

“弥撒圣祭是以基督和教会的名义献给天主的敬礼行为;就其本质而言不论庆典的场合和方式,都是公共的。” 而非个人的行动。( 宋之钧 著,《漫谈弥撒》,(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1999年8月),第75页。《论圣乐与礼仪》,第2号。)


第二,我愿意简单谈一谈教会对礼仪中选择歌曲的指导和要求。

1. 选曲者必须熟悉礼仪的结构和意义,和要选的歌曲有哪些。

需要选的歌曲一般说来分为“固定部分”,即:垂怜曲、光荣颂、信经、欢呼歌和羔羊赞,也包括信德的奥迹、感恩经后的阿们和天主经等,在弥撒当中“歌词固定”,曲子也不常做变换的歌曲。

“变化部分”,即:进堂曲、答唱曲、欢赞曲、奉献曲和领主曲,也包括谢圣体曲和出堂曲等,因弥撒主题的变换而选用的歌曲。

这些歌曲的内容都是敬神的,即唱给天主的赞美之歌、感恩之歌、求恩之歌。真情实感地咏唱这些歌曲时,其表达常是身心放松、呼吸均匀、表情自然的。巧合的是,这个状态非常适合唱歌,也是不扰人的。

根据李振邦神父(1923-1984)的研究,“变化部分”的咏唱形式,可分为两种:

对唱形式(Antiphony)

进堂咏、奉献咏和领主咏便属于此类;相对而言,“对唱形式”对大多数教友来说,可能不太明确。属于这类的作品本就不多,再加之没有刻意在弥撒中选择这类歌曲,遂造成了这种无知。“对唱形式”之格式是:对经由全体信友咏唱,之后唱经班咏唱领句,信友再次咏唱对经,这样便产生了对唱。如:《天国众子民》等。

进堂咏、奉献咏和领主咏,都属于这个类别,巧合的是,这三首歌曲又都是伴随着礼仪的“进行”而咏唱的,即进堂时的游行、奉献礼品的列队前进、领主时的心怀期待而前行。

“对唱形式”的歌曲恰恰具有这方面的优势,其分段咏唱的方式刚好配合礼仪的伸缩。

答唱形式(Responsory)

答唱咏和福音前欢呼属于此类。

对我们来说,“答唱形式”比较容易理解。弥撒中,答唱咏不拘诵念还是咏唱,一般做法是:读经员先读一遍答句,全体信友重复该答句作出回应;读经员再读出领句,全体信友再次重复答句。若由唱经员咏唱答句和领句,格式依然如此。

福音前欢呼也属于这类歌曲。(此部分引用刘忠超弟兄的资料,有所改动)

2. 礼仪歌曲的歌词较好选自圣经

这是教会一直以来特别重视的,“礼仪中的歌曲的歌词应该是选自圣经或至少由圣经启发而来” 。尤其圣咏是特别推崇的,圣咏本身就是非常美的祈祷文,如果再配上适合的曲调就更美了。

我们可以看到在教会传统的音乐中,大多数的圣乐都是取自圣经或尤其是圣咏,采用对唱或答唱的方式。

3. 歌词敬礼的对象是天主

教会所有的礼仪行动主要是对天主的敬礼,礼仪中的歌词也应是指向天主的赞美、称颂、感谢等。因此,“所有敬礼圣人的歌曲,直向圣人的通常不适合用在弥撒中”。当然有时候为了突出礼仪庆节的主题,也选用一些有关圣人的歌曲,但是尽量避免歌词是直向圣人的,可以选一些歌词中包含某个圣人,最后的敬礼是指向天主的,或将圣人的歌曲放在礼成咏,尽量不要放在进堂咏。

4. 所选的歌词和曲调符合礼仪庆节

教会礼仪年分为不同节期和大小不同的庆节,每个礼仪节期和庆节都表达不同的意义。所以在礼仪中所使用的歌曲要根据不同的庆节或季节而变化,“所唱的歌词应显示出庆节或季节的关系”。如,四旬期的歌词和曲调是表达的痛悔、哀伤,复活节的则是庆祝、喜乐;亡者弥撒和婚礼弥撒所要表达的意义不同等等。所以每个庆节或季节有它特定的歌词和曲调,用以配合礼仪的进行,表达礼仪的意义。

在一些堂口我也看到这类似的情况,如圣母的节日,就随便选用一首圣母的歌曲作为进堂咏或领主咏等等,这样是不符合礼仪精神和意义的。

5. 所选的歌曲适合每个礼仪环节

弥撒中歌唱的部分各有他们不同的功能和特点,因此所用的歌词和曲调应适合之。如进堂咏的歌曲不适合预备礼品曲,作预备礼品曲的不适合领主咏等。
关于常用部分的歌曲,因为都是礼仪中的经文,所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过有很多学者建议一台弥撒中最好选择同一作曲家的一套曲子,这样使礼仪更和谐。


第三,歌咏团在礼仪中的角色

在礼仪行动的各成员中,歌咏团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它不仅使礼仪更隆重、更虔诚,而且有助于帮助教友热心的参与礼仪。教会一直非常重视歌咏团,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鼓励歌咏团的成员说:“你们的使命,就是在礼仪中,以标准的歌咏方式咏唱圣乐,也鼓励信友踊跃参与,一同歌颂赞美天主。因此,你们着眼的,不应只是音乐艺术的一面,更该是信仰和虔诚的一面,是整个被救赎的人,是整个基督徒。”

歌咏团除了妥善完成自己的任务以外,“若因信友训练不足,或是歌曲本身是为合唱而编写的,可交由歌咏团独自担任,只要在其它属于信友的部分,他们不要被排斥便可。

但习惯地把(弥撒)全部【专用部分-Proper】的歌咏和全部【常用部分-Ordinary】的歌咏都由歌咏团包办,而信友却无份歌唱,是不允许的”。因此,歌咏团要时刻明了自己的职责,切勿成为一群艺术的表演者,失去了本有的崇高价值。

另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选择歌曲上要尽量选择适合信众程度的曲调。我们前面已经多次提到,教会的礼仪是团体的行动,尽量使每位成员都能积极的参与进来。

因此,在选择歌曲上应该特别注意,尽量选择大家能咏唱的歌曲。当然这对于一般的堂口来说,也许是比较困难的;如不能使每首歌曲都适合大众的歌唱,但至少有几首较简单歌曲是要大家一起唱的,其他一些难度较高的歌曲可由歌咏团担任,这样让每位成员都有机会主动的参与到礼仪中去。但要特别当心的是,要注意选择适合礼仪的歌曲,不应只看信众会不会唱。

 


总 结

以上的简单分析和阐述,上有很多瑕疵和不足之处。只是从一个音乐业余爱好者的角度简单谈谈自己的感受。根据教会的传统,所谓弥撒中的歌唱,原则上要咏唱弥撒各部分的经文,而非选唱与经文无关的歌曲做点缀,不是凭感觉、更不是看热闹……

因此负责为弥撒选曲者,首先要看歌词是否适当,与弥撒该唱歌性质是否相合,然后再看曲调是否适当。

也许有些地方过于咬文嚼字,但是为了事礼仪更加的神圣,特别是在一些大的庆节上,愿我们在选择歌曲上能够审慎,在我们有限的环境和能力下尽最大努力,选择适合礼仪的歌曲,以便使礼仪更隆重、圣神,从而达到光荣天主、圣化人灵的效果。

参考文献: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003年修订版,(上海:光启社出版,2008年10月)。

《天主教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上海: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2015年12月)。

罗炳良 著,《圣乐综论Ⅰ》(中国神学研究院、天道书楼有限公司联合出版,1978年9月初版)。

李振邦 著,《教会音乐》,(台北:世界文化出版社,2002年)。

赵一舟 著,《弥撒中的咏唱》,(台南:天主教闻道出版社,民国九十九年十一月初版)。

蔡诗雅,“额我略圣乐与复音圣乐的简介”,《圣乐文集》,(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编辑、真理学会出版,1994年8月)。

《梵蒂冈电台》,天亚社编辑,教宗本笃十六世之“圣乐的发展要忠于传统并给予礼仪尊严”,《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贾文亮,“何为天主教圣乐”,《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3年5月)。

梁雅明,“教宗与圣乐”,《圣乐文集》(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编辑、真理学会出版,1994年8月)。

林乐培,“天主教圣乐演变研究”,《圣乐文集》,(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编辑、真理学会出版,1994年8月)。

刘忠超,“教会音乐”, 此资料由刘忠超弟兄本人提供。

苏开仪,“圣祭礼仪中音乐的执行”,《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苏开仪,“如何为礼仪选曲”,《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周云飞,“教会圣乐与礼仪”,《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王若翰 恭译,苑小德兰 恭校,教宗庇护十二世之《圣乐纪律》,1955年12月25日,《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王若翰 恭译,苑小德兰 恭校,礼仪圣部之《论圣乐与礼仪》训令, 1958年9月3日,《天主教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4年10月)。

吴新豪神父 译,礼仪圣部之《论圣礼中的音乐》训令,《圣乐资料汇编》,(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2013年5月)。

宋之钧 著,《漫谈弥撒》,(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1999年8月)。

网络资料。


上一篇:礼仪圣事部关于弥撒中“平安礼”的相关规定
下一篇:弥撒礼仪中的姿势及祭衣色彩的意义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1篇]
  2018年5月13日教区朝圣日礼仪歌曲分析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