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点新闻TOP10:::  
 金凤志神父葬礼今日举行
 梵蒂冈:过去和现在会晤过罗马教宗的美国总统们(组图)
 献县教区隆重开启慈悲禧年仪式之:开启圣门
 廊坊大城大孟桥村隆重庆祝祝圣圣堂
 主教第一时间为葛向兵神父举祭
 献县教区隆重开启慈悲禧年仪式之:和好圣事
 教区葡萄园喜讯:四位执事晋铎
 天主教亚洲新闻
 献县教区关于王书楷神父葬礼通知
 葛向兵神父葬礼今日举行——一代精英长眠云台
 来    源: 亚洲新闻
 作    者: 亚洲新闻
 发表日期: 2017/12/6 5:11:00
 阅读次数: 494
 新闻标题: 站内新闻普世教会 → 天主教亚洲新闻
 查看权限: 普通新闻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天主教亚洲新闻

俄罗斯 - 烏克蘭


莫斯科和基辅有可能和解
Vladimir Rozanskij

莫斯科 (亚洲新闻) - 俄罗斯东正教会召开非常规「主教会议」, 庄严庆祝宗主教区恢复第100周年, 于12月2日在莫斯科闭幕。除了审视关于承认「神圣王室殉道者」的遗骸的微妙问题,以及对一系列教会生活纪律问题的评估外, 主教议会还呼吁乌克兰的「分离」东正教司法管辖区,恢复「圣体共融和祈祷」, 接受在这困难的对话一封从主要对话答复者的信件,基辅的菲拉宗主教 (Filaret, 图1右)。

这封信获得俄罗斯主教们的欢迎, 这是朝向可能愈合冲突的一个步骤。

基辅都主教菲拉目前是在1990年代初,脱离莫斯科宗主教区后的教会负责人, 有基辅宗主教和所有罗斯-乌克兰宗主教的头衔,而莫斯科宗主教区。菲拉在1966年出任基辅都主教, 作为一批与苏联政权「合作的」主教们之中一个突出的成员,由魅力列宁格勒都主教尼科迪 (Nikodim) 带领。该都主教在1978年在教宗若望保禄一世的双手中安息,享年仅49岁。菲拉与他的年龄一样, 他幸存下来,他是一位泛基督教会主义的策略家和必要的妥协, 为了教会的救恩, 再活了40年。

在 1990年, 在苏联共产主义瓦解的高峰, 菲拉发现了自己与另一位都主教在竞争,他在1929年班级,列宁格勒的亚历斯(Aleksij), 他在一个宗主教选举中击败对方,部分仍然受戈尔巴乔夫政权官员控制。

翌年, 随着苏联解体, 基辅都主教跟随乌克兰总统库奇马(Leonid Kuchma) 从莫斯科宣布乌克兰教会为古代罗斯的真正继承人。在1992年,由亚历斯担任主席的俄罗斯主教议会,宣布将其绝罚; 菲拉在1995年宣布自己为宗主教, 以此报复。从那时起, 乌克兰正统派一分为二: 东部领土对莫斯科保持忠诚, 但在该国其他地区, 以「非依据法典」教会方式盛行, 但不受其他正统宗主教区承认。

不过, 其他司法管辖区相互竞争, 包括「自由教会」, 它们在苏联时代秘密存在, 受到君士坦丁堡的支持, 以及对许多受迫害的殉道者的记忆光耀下, 使这一景象变得更加复杂,与「政权」下的莫斯科和基辅的主教们相对照。

此外, 在该国的西部省份, 自1990年以来, 希腊天主教教会已经改组。它反而成为许多迫害的受害者,并且与其东正教姊妹教会不同,仅在礼仪中念着罗马教宗的名字。

今天在菲拉和莫斯科宗主教卡里之间的和解(图1左), 是他的门生, 而今天是发展新俄罗斯传教区的「第三个罗马」的伟大激发者, 他可以协助修好乌克兰东部基督宗教的组成部分, 并结束与俄罗斯的冲突。在给主教议会的信中, 基辅教会领袖要求「停止敌对, 宣布自1992年以来制裁的绝罚令和惩戒处罚 (preshenija) 的判决无效, 并不断加重反对追随非依据法典宗主教区的教友们」。

菲拉相信, 俄罗斯教会能够采取步骤,是「不可缺少的为着正统教会的益处.....作为你的兄弟和共祭者, 我恳求宽恕, 我在所有的言语、行为及以我所有的感官犯罪, 同样,我全心原谅一切」。这封信以问候完结。「在基督的爱内 - 你的兄弟菲拉」, 以及一个简单的签名,没有冠冕堂皇的职衔。

由于对推诿和煽动仇恨的相互指责持续存在, 年长而持不同意见的宗主教的决定令人惊讶,对冲突中两个国家的民意。莫斯科主教议会的反应是谨慎满意, 知道的冲动性格的古代同伴的冒险苏联时代, 并期待在返回教会的具体步骤, 从莫斯科的控制, 和其他必要的真正重建冲突的措施。

毫无疑问, 如果事实如此, 这两个教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相遇, 因为除了历史和组织争端之外, 没有任何深奥或理论性的理由。

即使乌克兰当局将没有方法防止和解, 乌克兰信众分裂, 总统波罗申科(Poroshenko) 希望与拉达议会见面。如果菲拉, 放弃他的父权角色, 由于年龄, 承认基辅都主教安费齐(Onufrij )的权威, 莫斯科的服从, 俄罗斯教会将重新发现历史伟大,将削弱莫斯科的声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

香港主教:将临期牧函2018年献给青少年


香港(亚洲新闻) - 香港教区杨鸣章主教在传统的将临期时发表了他就任后第一封牧函。

在牧函中,他谈到了年轻人和他们的希望,感谢他们「为了您的主动和您对教会呼吁的热情、勇气和创造性的响应」。

他对新一代的承诺,是在香港天主教会宣布为青年的世界主教会议作准备的「青年年」表达的,会议预定在2018年10月举行。

献给年轻人的一年正式从将临期第一主日开始,将以明年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结束。

在他的牧函中,主教把「将临」定义为「期待、分享」的时代,以「期待的希望和敬畏」为生活。

出于这个原因,「我应该再次强调继续的重要性,再次相信并热爱我与年轻人的接触和对话,这也是正确的和合适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我们的希望。」

主教从心底里感谢自他开始主教任务以来遇到的所有年轻人,「特别是,不仅是领导人」。

8月5日,许多年轻人参加了主教的就职仪式,许多年轻的天主教徒都投入社会,参与占中运动。

「我怀着谦逊之心祈求,求主赐我一颗慧心(列王纪上3:9)。你给了我很多倾听和思考。」他写道。

事实上,香港的年轻人向主教提出了几个坦率的要求,他们希望教会更加外向透明,要求更多的积极参与和对话平台。

杨鸣章主教在信中说:「让我立即在这里说,我个人同意你的意见。 在天主的帮助和你们的协助下,在神职人员,平信徒和其他有关人员的配合下,我将尽一切努力实现你们的建议」。

「常言道,危中带机,机中藏危。可是,如果我们不好好把握当下的契机,又或拒绝迎难而上、托辞退避,那么,危险就会愈大,我们不能原谅或隐瞒自己。」

主教指出,2016年7月31日,在波兰世界青年日的祈祷期间,教宗方济各鼓励年轻人。

「耶稣是危险的主,是永恒的,『更多』。耶稣不是安慰、安全和安逸的主,」主教引用教宗和他的劝谕。

「跟随耶稣需要一点勇气,准备以沙发换上一双步行鞋,踏上陌生且未知的路径、开辟带来崭新视野的道路,好能传扬喜乐。这份喜乐来自天主,而且随着每一个惠泽他人的善举而充盈你们的内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梵蒂冈

教宗: 基督徒要谦卑, 像耶稣一样接受屈辱

 梵蒂冈城 (亚洲新闻) - 接受羞辱, 正如耶稣所做,它代表谦卑, 是基督徒生活不可缺少的礼物。教宗方济各今天上午在圣玛尔大之家庆祝弥撒说的。教宗评论依撒意亚先知书 (11:1-10), 在那里, 他说: 「在那一天, 一个嫩枝从叶瑟的树干萌芽, 从他的根长了芽将会开花。」

教宗说, 每一个基督徒都像「一颗幼芽, 上主的圣神在那里休息, 智慧和聪敏的神, 超见和刚毅的神, 明达和敬畏上主的神。」教宗说:「这些是圣神的恩赐, 从萌芽的细小生长到圣神的丰盛。这是应许, 这是天国和基督徒的生命,他强调说。「要警醒,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根发芽, 必须与圣神的力量, 在我们的圣神的丰盛成长。基督徒的任务是什么?只要保持在我们成长的拍摄, 保持增长, 保持精神。」

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像耶稣一样, 谦卑的样式。它需要信心和谦卑, 相信这一拍摄, 这个小礼物将来到圣灵的恩赐的丰满。要谦卑地相信, 天父, 天地之主, 正如今天的福音所说, 已经把这些东西从智者那里藏起来, 并将他们带向小的人。谦卑意味着渺小, 就像萌芽, 通过圣神的力量, 一点一点地成长为生命的丰满。」

教宗继续说:「有些人认为谦虚是有礼、殷勤, 闭上你的眼睛祈祷。」「不, 谦虚不是这样。」那么「我怎么能知道我是否谦卑?」「有一个标记、一个信号、唯一: 接受屈辱。谦逊而无屈辱并非谦逊。谦卑的是那个男人、那个女人, 他能忍受屈辱,耶稣所承受的羞辱, 那大羞辱。也有许多圣人的例子」, 他们不仅接受羞辱, 而且要求它像耶稣一样。教宗总结: 「愿上主给我们这个恩典, 以保护我们的小, 守卫圣神的丰盛, 而不是忘记我们的根和接受屈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孟加拉 - 梵蒂冈

达卡(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访问达喀尔获得成功,之前他们还没有在该国看到十字架,现在孟加拉国人已经发现天主存在,天主教徒生活在他们的国家,也要感谢媒体对活动的广泛报道。原则上中央委员会的组织是有效的,如果有时候也混淆。

这些是与《亚洲新闻》在与青年会晤后翌日的一些直接反应,这是一个任命总结了教宗在孟加拉的访问。对全国各地的信徒、一些神父和传教士,以及孟加拉国主教团秘书长方济各.科斯塔神父(Jyoti Francis Costa)。一般印像是,教宗的临在是一个「特殊的事实」,是当地教会和传教士热情的新时代的火花。

科斯塔神父报告说,他收到了很多赞赏的信息:「大家真的很高兴,他们感受到教宗的内心深处的爱抚,整个活动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达喀尔总教区博德·罗萨里奥枢机(Patrick D'Rozario)向组委会祝贺,他们共同努力使这次访问成为所有人的精神体验。」

他继续说,教宗多次在演讲中强调,和谐「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现实,我相信这次访问会加强这方面,是不同宗教信徒之间的合作和支持。每个人都听到了教宗这讯息,即使在电视上,这也会带来积极的影响」。

一位同意这看法的天主教记者说:「以前国家电视台从未在苏拉德瓦乌迪安公园直播过弥撒,或者甚至在晚间的节目中继续播放有关祭司的报道。」「这最终使我们看到了 - 增加了一个使命 - 现在大家知道天主教徒存在,并且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基督徒的十字架。」

科斯塔神父继续说,感谢这次访问,「我们为穷人、有需要者、被边缘化的人、罗兴亚人所做的工作,将会有新的力量,已经在进行,而且将会更加多。」

他认为,这个「重要的一点是要了解甚么回声,从现在到3个月的时间访问会有什么共鸣,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传达和吸收爱与和平的信息在地方层面。在这方面,我们正在筹划明年3月份的评估会,我们将分享个别教区层面的经验和接待,我们想知道天主教徒如何活出方济各的教导,如果他们导致了明显的变化」。

「除了积极方面之外,一些天主教徒也有一些批评,比如一群街头流浪儿童先被邀请参加然后被拒诸门外,或者好像没有同步翻译教宗的演讲。这就是我们在与年轻人的会面上没有听到欢呼的原因。最大的屏幕没有覆盖整个房间,所以年轻人不明白,而且走廊的空间非常大把他们与教宗隔开了,所以他们不能触碰他,方济各也试图向外倾斜,但是他也无法接近他们。」

对于孟加拉教会的希望,该位秘书说:「我希望这次访问是一个全面更新慈善和牧民工作精神的机会,我希望神父、修会人士和天主教徒能普遍参与和致力于传教工作,我们必须学会共同生活,我们需要这样,重要的是要学习如何以兄弟姐妹的身份生活,并相互尊重。」

最大的挑战「是把信息带到周边地区,到那么多天主教徒生活的偏远农村,因为如果教宗向我们证明我们是『世界的边缘』,那么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必须这样做,开始参与堂区、传道员」。

科斯塔神父总结,孟加拉国基督徒必须「像盐一样,它给食物带来了味道,我们没有那么多,大约有60万人(0.2%的人口),大多数居民像大米,而我们尝试像盐一样工作:在学校和大学,我们传递人类价值观,我们教导如何彼此相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梵蒂冈-缅甸-孟加拉


不只是罗兴亚:教宗方济各在缅甸和孟加拉传递的讯息
Bernardo Cervellera

罗马(亚洲新闻)-  在缅甸和孟加拉之旅的尾声,教宗方济各终于说出了那个令人困扰的词:罗兴亚。但他说这个词并不是“摔门而去”或者捶胸顿足,而是为全世界的冷漠请求宽恕,抚摸着亲人被杀、从战火中逃出的男女和儿童们的面颊,在这样的情景下说出的这个词。教宗在达卡会见了16名罗兴亚人,他们都和他一起祷告,一起哭泣。教宗方济各还说:“天主也是罗兴亚。”

全世界的媒体都在等着这个词,好用来谴责缅甸军方的暴力,指责民主领袖昂山素季的不作为,以制裁的压力让缅甸屈服。从某些方面来说,仿佛让人感觉教宗此行的意义就在于此。然而,如果是这样,媒体就无法把教宗讯息的丰富性传递给世人,也无法表明教宗在世界的这个如此丰富又如此贫穷的地方所给予的巨大力量。

因为这是事实,在缅甸方济各没有用到“罗兴亚人”这个词,但他谈到了所有的少数民族(克钦族、钦族、克伦族、那加族、克耶族……),他们经历着罗兴亚人的遭遇,但却从来没有引起过媒体头条的关注。罗马教宗说,必须让所有人享有公民权,公平分配财富,在缅甸社会中合作以建立和平。军事独裁统治的几十年造成了几乎无法弥合的创伤,暴力和战争,但是教宗勉励大家——首当其冲是基督徒——要宽恕,要致力于推动和解,以便远离战争的阴影,战争会让所有人都一败涂地。

这就是为什么教宗并不在意媒体审判或谴责,而是积极寻找建设性的希望之路。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两个国家——缅甸和孟加拉国——教宗都特地面向年轻人,支持他们的热情,指出一条对未来的希望之路。这些年轻人有可能移民,有可能接受奴隶一般的工作,或者有可能拿起武器,那么就会陷入绝望之中。方济各号召年轻的基督徒成为希望的催化剂。

这就意味着不在自己民族或宗教群体里固步自封,不对他人无端猜疑,不被惰性和忌惮阻碍,而是在人类共同尊严的支持下,向着相遇相识敞开心扉。

宗教之间的合作是此行的另一支柱: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孟加拉国、和在佛教为主的缅甸,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因为这两个国家正在发展中的经济,是建立在人的尊严这一奥秘的基础上,而不只是追求利润,不是建立在剥削劳工和儿童奴工的基础上。教宗方济各阐明了通过重视宗教层面,人们会更关心和重视共同利益。

教宗促成了与缅甸和孟加拉国的宗教领袖见面,他们一起谴责那些妄以上帝名义施行的暴力和恐怖主义,但最重要的是,他推动各宗教共同致力于建立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不管属于哪个民族,因为所有人都是按着上帝的形象被造。

关于这两个国家的教会,由于他们是人少力单的少数团体,常常处于被迫害的漩涡之中。教宗赞扬基督徒尽管微小如“芥子种子”,却为孟加拉国和缅甸的人民特别是穷人提供了盛筵。基督徒所得到的尊重主要是由于他们的服务:学校、医院、农业和劳工合作社。但在这些服务中,人们惊奇地发现了基督大爱的原因。正因如此,在孟加拉国和缅甸,教会每年都在增长,有许多人蒙圣召,这些小小的基督徒团体已经开始派遣传教士去其他国家。

这也许是迄今为数不多的把缅甸所有基督教民族和孟加拉国几十个民族聚在一起的几次机会之一,引起了佛教徒和穆斯林的钦佩。这是一个对未来的好的承诺。
 

上一篇:帕罗林枢机:教宗访问缅孟两国主要是会晤当地天主教会“少数团体”
下一篇:西普里亚尼枢机:教宗喜乐地期待前往秘鲁访问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10条]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8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