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点新闻TOP10:::  
 天主教亚洲新闻
 廊坊大城大孟桥村隆重庆祝祝圣圣堂
 主教第一时间为葛向兵神父举祭
 献县教区关于王书楷神父葬礼通知
 葛向兵神父葬礼今日举行——一代精英长眠云台
 身处泥土,心住基督——主教及五位神父晋铎银庆庆典
 献县教区2017年家庭年各堂区牧灵计划
 献县教区圣望修女会德高望重的孙文献修女安息主怀
 怀念已故金凤志神父
 奉献全家于耶稣圣心诵
 来    源: 亚洲新闻
 作    者: 亚洲新闻
 发表日期: 2018/2/7 6:41:00
 阅读次数: 45
 新闻标题: 站内新闻普世教会 → 天主教亚洲新闻
 查看权限: 普通新闻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天主教亚洲新闻

中国-梵蒂冈

基督新教牧师:拒绝新《宗教事务条例》的实施

成都(亚洲新闻/华源协作)— 今年2月1日起新的修订版《宗教事务条例》已经生效实施。亚洲新闻通讯社已经向读者分析介绍了2016年9月发布的修订版送审稿、以及去年9月公布的条例正式文本。新规定的适用已经全面推行开来,甚至在2月正式生效之前,大为提高了对官方团体的监控,并试图摧毁地下团体。这对所有的宗教团体都一视同仁。

这些天,华源协作网站(China Source)的博客上翻译发表了四川省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牧师王怡的文章,他宣示了五个立场,对宗教管理新规定进行了分析。从他的角度,王怡牧师对新规定写出了非常明确的批评,警示中国新教教会的基督徒们,新规将会对他们产生新的压力。他的判断是尖锐的:新的宗教管理规定是对宗教自由(这是中国宪法所捍卫,至少在理论上如此)的侵犯,为此,中国基督徒应该表达他们的反对。

王怡牧师在中国以其非常坦率地批评政府的宗教政策而知名。在文章里他说,“这一在公法上对公民宪法权利进行限制的‘重大而迫切的公共利益’的借口,也被突破了”,试图建立起一个“庞大而普遍的宗教控制体系”,不仅涉及宗教事务部门,还涉及“各级人民政府”。事实上,在新的规定中提到了宗教可能产生的许多问题——从社会分裂直到恐怖主义,意在表明宗教首先是危险的。许可和控制的级别从村、县、市、省直到中央政府。

其次(第二点),他又说,“这不是一部保护宗教自由的行政立法,而是一部反宗教自由的行政立法。新条例的颁布,标志着政府中的‘战斗的无神论者’和反宗教的极左意识形态,在宗教管理系统中,仍然处于主导地位”。

王怡牧师誓言抗争:“根据这一条例对我个人和我所在教会作出的任何行政处罚和行政决定,我的良心都要求我必须予以拒绝,并积极地以合法的和非暴力的方式,寻求诉诸于复议、诉讼、申诉、控告,或向全国人大提出对该条例的违宪审查等,反对这一条例对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严重侵犯,和对基督教信仰的非法限制。”(第五点)

他在文章的最后呼吁:“我也鼓励一切在法律、政治、公益、教育等相关领域工作的基督徒,或勇敢地发出声音,或默默地促进这一非法之法的废除和改变。”
 
_____________________

土耳其 - 梵蒂冈


埃尔多安的杂技与易货艺术
NAT da Polis
伊斯坦布尔 (亚洲新闻) - 埃尔多安昨天到梵蒂冈访问教宗方济各,他想向分裂的穆斯林世界展示自己,作为耶路撒冷问题唯一的参考点。

他正与新盟友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结盟, 普京反过来把自己表现为中东地区基督徒的守护者。

双方都渴望支配中东的地缘政治问题, 推测在政治和意识形态明显利用宗教因素, 但在现代的版本中。

对俄罗斯而言, 它涉足中东仍然是热门话题, 更被视为其帝国和地缘政治野心的战略出路。对于土耳其来说, 这是回归他的新的奥斯曼愿景的, 这是对土耳其成为一个新兴地区大国的猜测, 它的重要地缘政治立场。

土耳其也在冷战期间推测其立场。在这方面应该记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虽然它保证了盟友参与对抗德国的战争, 它只在德国停战之前的前一天宣布了对后者的战争。

这在它的东方起源的本质, 在土耳其词alisveris表达以物易物的意思。

今天, 在一个日益全球化和多极的世界中, 从经济和政治的角度来看, 埃尔多安的新土耳其声称和要求对区域问题的发言权, 推测的冲突和所谓的大国的弱点: 美国、俄罗斯和中国。

欧洲认为, 它是相对的, 因为它很容易被迁徙因素所威胁, 而土耳其控制着这一流动。与此同时, 安卡拉为其提供了一个庞大而年轻的市场, 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投资地, 这是由于穆斯林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应用, 其特点是土耳其的企业家技能、劳动技能以及工作场所缺乏限制。

在军事冲突中, 德国为土耳其人提供了著名的豹坦克。法国和意大利也用各种武器来做同样的事情。

埃尔多安, 一个真正的政治动物, 来自于被 Kemalist不太欣赏的制度。正如2004年的美国报告所说, 他的特点是专制的骄傲和放肆的野心, 源自于上主命定他命令土耳其的信仰。因此, 他建立了一个威权政权, 作为新苏丹。

长期项目

这权力是建立 AKP 党作为一个蹦床, 从Kemalist 系统, 着手进行改革, 在那之前不可想象。一旦掌权, 大约在 2009, 他就开始了一场反对他的伙伴在他的攀登力量和-在2016年7月失败的政变以后-反对公民社会的竞选。

他的绝对权力享有51% 的人口, 特别是安纳托利亚和伊斯兰信仰的支援。

任何与这个群体交谈的人,都听到他们夸耀自己是土耳其人, 尽管在监狱里有异议者。
 
____________________
以色列 - 巴勒斯坦


明爱总监说,加沙即将崩溃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 - 「加沙濒临崩溃」,耶路撒冷明爱新任总干事布里奇特·蒂格(Brigget Thige)警告说。他在这么多年来一直帮助加沙地带的人民,他们受到贫困和持续战争影响。

加沙局势近几个月来恶化,未来前景不乐观。 封锁把这个地带变成了一个「露天监狱」,几乎不可能「走出去」。

能源危机依然严峻,基本药物供不应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雇员的工资被削减,加剧了经济形势的恶化。目前美国联合国救济和工程署的资金冻结,巴勒斯坦难民(近东救济工程处)正在引起恐慌。

「削减不仅会影响援助和教育的接受者,还会影响到员工。」蒂格修女说。「成千上万的人为该机构工作:教师、社会工作者、心理学家。 如果削减预算,近东救济工程处将不得不决定要削减什么。 它会是教育? 健康? 餐饮?」

这是在严重的燃料短缺时期发生的事情。 「去年夏天,能源危机非常严峻,当时我住在加沙,所以和加沙人民一起生活。」

「我住在加沙市的地方,有时在7月和8月的夏天炎热的时候,我们的电力只有2、3、4个小时。 人们没有冰箱,所以他们每天都不得不买东西。 这使事情变得更加昂贵。 医院不得不花费更多的钱在发电机上,以运行基本服务。」

「人们真的受苦了。 我听说过一些家人匆匆赶到医院的故事,窒息的孩子需要呼吸机才可再次呼吸。现在好一点了。」

虽然发电时间较多,但由于缺乏基本药物,医院的情况依然绝望。

「当我住在加沙的时候,我参加了由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地方卫生部的代表组成的会议,与拉马拉的视频连接以及其他参与医疗保健的组织,我们定期更新了这个名单的药物,几乎总是接近零。」

在加沙,明爱的主要承诺是健康,通过永久的医疗中心和流动团队为最脆弱的群体提供支持。 重点是孩子和老人,没有人在乎他们。

对于年龄最小的人来说,主要目标是用受战争创伤的思想工作。「如果你在加沙10年,你已经历了3、4次战争,很多孩子也许都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创伤。」

另一项方案针对贫困地区的3至5岁难民,肠道蠕虫是一个主要问题。

「希望大家在幕后进行政治和其他谈判,以缓和局势。」蒂格修女总结道:「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所知道的只是当地的情况。我住在那里,我分享了他们的生活,我知道这是多么的绝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印度尼西亚


巴布亚省:阿斯马特区的人道危机已“得到控制”
Mathias Hariyadi

雅加达(亚洲新闻)— 在巴布亚(Papua)省,在最近几个月里已导致数十名儿童因麻疹和营养不良而死亡的人道主义紧急情况以已“得到控制”,这是印度尼西亚卫生部今天宣布的。在印尼国土最东端这个省份里偏远的阿斯马特(Asmat)区,至少有72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儿童。这一疫情促使卫生当局向该地区派遣了医务人员和军事援助,并于1月15日宣布进入“异常流行疾病”的紧急状态。阿斯马特区的负责人艾莉萨·坎布(Elisa Kambu)说:“我们已经解除了警报,因为受感染的人数正在减少,而且没发现新的病例。”约有650名儿童感染了麻疹,至少有223名营养不良。互联网上发布的政府声明中说,已有超过17300名儿童接种了疫苗。

当地的天主教会是首批支援当地土著居民的机构之一。阿格斯(Agats)教区的主教类思·马胡图(Aloysius Murwito,见题图照片2)蒙席协调了两支志愿者队伍,向这个偏僻地区的几个村庄分发援助。目前他正在索龙(Sorong)参加马老奇(Merauke)、查亚普拉(Jayapura)和蒂米卡(Timika)的主教会议,他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证实了卫生部门宣布的危机结束的消息。马胡图主教说:“不过,我们主要关心的是设计一个中期方案,为两个由二十多个孤立村庄组成的极偏远地区的当地人提供良好营养。我们多次乘摩托艇到达这些偏远的定居点,分发食品和其他必需品。”

教区志愿者和卫生工作者面临着诸多困难。阿格斯教区的阿斯马特区地理特性非常独特,整个印尼群岛境内都非常罕见,这里的土壤不是固体,而是由稠密和潮湿的泥土组成。阿斯马特区距离周边村庄有几个小时的船程(见题图照片3),只有小型摩托艇才能抵达这片有鳄鱼侵袭的水域。在该地区宽阔的河流(500-1000米宽)上的航行时间至少需三到五个小时,从经济和身体的角度来看,都是非常危险和昂贵的。

面对复杂的情况,印度尼西亚天主教徒给予阿格斯教区的财政支持是至关重要的。类思·马胡图主教再次感谢所有为教区的人道倡议作出贡献的信友们。雅加达的一些天主教组织,比如Sesawi.Net、Sesawi基金会和印度尼西亚天主教论坛协会(Indonesian Catholic Forum Society)等都设立了临时筹款机构,为志愿者们艰难的摩托艇之旅提供资金(见题图照片4)。这其中有维罗(Vero),来自中爪哇省的天主教徒,已在阿斯马特区生活了二十多年。她说:“麻疹和风疹病例正在减少,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主教解释说:“我们将不得不分配我们捐助者筹集的资金,完成我们的使命。我深深感到他们在支持我们的爱德计划方面所表现出的慷慨。确实,通过团体的工作,我们可以做到我们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他重申,这些捐款使阿格斯教区在“财务上有能力”来实施当地居民需要的中期营养计划。马胡图主教最后说:“我们单个的自己是如此虚弱,但我们在一起时就变得坚强有力。”
 
___________________

埃及

埃及教会:公民意识、医疗和教育是建立和平发展未来的关键

开罗(亚洲新闻)— 穆斯林和基督徒一起建立一个和平和共存的国家之价值观基础是“公民意识、教育和所有人都能够获得的医疗”。为了达到这一结果,“必须消除歧视性的心态”,这种心态仍然存在在很大人群中,包括少数民族。这是埃及天主教会的发言人拉菲克·格雷克(Rafic Greiche)神父在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采访时所强调的,他评论了埃及国内还有不到两个月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将要卸任的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似乎很受青睐。格雷克神父说:“天主教徒、新教徒、科普特人等一般都支持总统,但教会并不打算采取立场,但同时我们也继续邀请大家关注和参与到国家利益中去。”

埃及将在三月下旬举行总统选举,选择接下来四年的国家元首。如果第一轮未能选出,将于四月下旬举行决选投票。民意中占上风的是塞西总统,他目前在国内唯一的挑战者是自己的前支持者和忠实干将穆萨·穆斯塔法·穆萨(Mousa Mustafa Mousa)。反对派呼吁抵制。

格雷克神父解释说,塞西总统的反对派呼吁人们不要去投票,“因为反对派无法推出一个强大而可信的候选人来挑战即将卸任的总统”。神父补充说,作为一名埃及公民,“我看不出有什么人能够挑战现任国家元首,他在某些方面为国家的利益作出了强有力的贡献”。

格雷克神父继续说道,塞西总统在经济、基础设施和发展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但是“让他更有可信度的”是他知道“如何做出强有力且不受欢迎的决定,比如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亲前总统穆尔西]为非法、推动了当地货币汇率的自由波动等”。

在社会和经济层面,埃及必须沿着近年来推动的发展道路继续前进。这包括最近发现的天然气田的开采,因为“国家消耗大量的能源,在国外转售部分产品为当地经济和商业融资很重要”。此外,“在今天只有村庄和城市贫民区的地方开发建设新城市”以及“能够把这些现实相互联系起来的新基础设施”的发展,“便利人们迁徙流动,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

如果安全问题始终还是“担忧”的根源,那么到目前为止,与信仰和宗教认同有关的问题并不是选举活动的优先要素之一。天主教会发言人说“这是好事”,因为今天的总统必须是一个“能够无差别地代表每个人的人物”。然而,国家发展的三个关键因素是“公民意识、教育、和消除仍然存在于很大部分人口中的歧视性心态”。

格雷克神父解释说:“政府必须消除障碍,让每个人都能接受教育。但埃及的发展不仅是制度的任务,而首先是人的关切。公民也必须改善,对他人表现出更大的开放性,而不是封闭自己。此外,在公民问题上需要进行一场文化革命,向人们解释成为埃及公民意味着什么,取消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分歧,他们都是拥有相同权利和义务的人”。神父最后总结说:“不幸的是,萨拉菲主义的教义仍然存在着差异和分歧,甚至基督教徒本身中也仍然存在一些对穆斯林的不信任和封闭。”
 
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国-梵蒂冈


陈日君枢机:反对曲解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信
Card. Joseph Zen

香港(亚洲新闻)—  陈日君枢机昨日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再度评论了梵蒂冈与中国政府可能已达成协议以非法主教取代合法主教的问题,他称之为向北京政府“负卖”中国教会。

以下是陈枢机博客文章原文:

東拉西扯 2018.02.05  陳日君樞機

- 有些關心我的人勸我不要多講話了,還是多祈禱吧。當然多祈禱絕對正確,我們的希望全該放在天主身上,並依靠聖母的轉求。

- 勸我不要多講話的人大概是怕話講得多了也容易被人攻擊。這我倒不怕,祇要我肯定講的是公道的話,有益的話,那末憑我的年齡已不怕什麼得失了。

- 我之所以還想多嘴,是因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講話了。請大家容忍我。

今天我想講的:

(一) 本主日第一篇讀經是約伯書,他承受「苦痛的長夜」,他說「我的眼晴也看不見幸福」。但答唱詠(詠146)立即回答說「請讚頌上主,他醫治了破碎的心靈」。

大陸的兄弟姊妹這幾天聽到了梵蒂岡準備向中共屈服了,心裡大概很不舒服。見非法、絕罰的主教都將被合法化了,而合法的反被逼退下了,那末地下的合法的主教們,不都會為他們的命運擔憂嗎?神父、教友們想想不久就要服從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絕罰的,明天因政府撐腰而獲教廷認為合法的主教,會有多少苦痛的長夜?

不要說明天,就是今天大災禍也已開始了。從二月一日開始政府會嚴厲執行宗教規則了,上海地下神父已通知教友們不要去參與彌撒了,固執不聽話的大概會被拘捕了!

不要害怕!天主會醫治破碎的心靈!

(二) 教廷國務卿說「我們了解中國兄弟姊妹們昨天和今天的苦痛」。哎呀!這個少信德的人,他懂什麼是真正的苦痛?!大陸的兄弟們不怕傾家蕩產,不怕鐵窗風味,也不怕傾流鮮血,他們最大的痛苦是被「親人」負賣!

帕羅林也作了一大篇訪問,全是似是而非的謬論(希望不是心口不一)。不過最不體面的,是一位堂堂國務卿竟敢侮辱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斷章取義地引用了他十年前給國內教會的信。帕羅林祇說教宗本篤說了「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但教宗本篤接?說的話他卻沒有提了:「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信4.7)」

Non è decente per un alto ufficiale della Santa Sede manipolare la lettera di un Papa, anche se già ritirato, citando la frase (4.7): “la soluzione dei problemi esistenti non può essere perseguita attraverso un permanente conflitto con le legittime Autorità civili” nascondendo che la lettera segue immediatamente dicendo “nello stesso tempo, però, non è accettabile un'arrendevolezza alle medesime quando esse interferiscano indebitamente in materie che riguardano la fede e la disciplina della Chiesa.”

教宗方濟各在亞洲青年日,在韓國,對亞洲主教們也說了「對話的第一個條件是要忠於自己的本質(Coherence to one’s own identity)。

「教廷高層消息人士」很謙虛地說:「我們仍將像籠中鳥,但鳥籠會大點......我們將寸土必爭鳥籠的空間。」天呀!問題不是鳥籠的大小,是誰在鳥籠裡呀?!地下團體的教友本不在鳥籠裡,現在是你們要逼他們進鳥籠,和已在鳥籠中的「合一」!?當然在籠中有些是奴隸,但有一些是甘願在籠中耀武揚威的奴才。(我是第一個說了在中國祇有一個教會,地上教會的人心中也都愛教宗。現在我不敢這樣說了。)

既然我已決定以真理及公義為優先價值(我所說的都是為了保護教宗的聲譽及給大家澄清教會的道理),我也不妨告訴大家:三年前我得到教宗方濟各私人接見。我用了四十分鐘向他報告了我對「對話」的看法,教宗留心聽了我四十分鐘,沒有打斷我,祇有當我說「大陸地上教會客觀來說已是裂教(獨立自辦,政府辦教)」,教宗說:「當然啦!」(“Certo!” “of course”)。

(三) 昨天不少人親身或電話來「安慰我」,因為我被教廷發言人痛?了。這又是一個大誤會,我絕不需要同情,不如讓我們一齊去安慰那發言人吧!他才是籠中鳥,被逼擔任這麼尷尬的職務:這次他這麼有效率,第一時間對我的言論作了批評(當然是別人寫了,他讀出來的)。但一年多前,國內開第九屆中國天主教代表大會前,他不是說「看了大會確切的事實後才會作出判斷」嗎?(“Holy See is waiting for hard facts before it makes a judgment” “La Santa Sede attende di giudicare in base a fatti comprovati.”)已一年多了,我們還在等?那判斷哩!

(四) 南華早報的那評論員A. L.也很值得同情,他每天都要找個對象來批評、來諷刺,他該是萬能博士(能談論de omnibus et aliquibus aliis, 所有的題目,還有另外的一些。)他那天寫了文章說我喜歡政治多過宗教。我想提醒他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the fools rush in”,他懂什麼是宗教?什麼是信德嗎?他說我決定要大陸的信友受苦,他懂得:為有信德的人什麼才是真的痛苦嗎?不過他最後一句話倒說對了:“The Vatican has to readjust its wordly diplomacy, whatever its spiritual preferences.” 不過,那些不祇是preferences,是not-negotiable principles!

上一篇:圣座:美国核武器计划是在走囘头路
下一篇:教宗推文2018年2月6日──国际加强网络安全日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10条]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天主教亚洲新闻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8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